【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卡尔·林达尔]卡特里娜飓风传说:有权犯错、幸存者对幸存者的故事讲述和疗伤
  作者:[美]卡尔·林达尔(Carl Lindahl)   译者:游自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12 | 点击数:1440
 

  回应卡特里娜灾难的一些心理学家旨在设计故事:同幸存者合作去“重新架构”叙事,并帮助他们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我们的方法刚好相反。对受创伤的幸存者来说,没有什么比他们对故事的所有权更为重要;这主要是说卡特里娜个案,因为那些参与到我们培训中的人觉得很多情况被媒体极度歪曲报道。他们想把他们的故事要回来;他们不想让我们再加工。如果挪用了他们唯一现存的财产,这对我们来说将是非常不合情理的。

  所以我们寻求的是“自然的叙述”,从不止一个层面上而言:故事是说话的人创造的,而不是访谈者;也是由幸存者同胞所共享的——实际上,在社区里,它们首先是为了幸存者而被幸存者创造出来的。我们希望,项目的叙事可以足够自然,以便让整个世界都可以旁听到幸存者的谈话;这样的记录不仅对民俗学家最有价值,对幸存者自己也最好:这是他们彼此最想要的,也是他们开始疗伤时最需要的。

  对想要做的这些事情,我们并没有任何模型可以参考。对我们直接产生启发的,是美国民俗生活中心的2001年9月11日项目,其记录了9•11灾难中美国人的诸多个人经历。安•霍格(Ann Hoog),美国民俗生活中心民俗学专家,曾经在录音上网前分享了一些给我听。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我听到的最引人信服的叙事不是由像我这样的专家录制的,反而是由叙述者自己创造的——由他们的朋友或者甚至是他们自己录制(Lindahl,2004:653-62)。但是,我们想要比9•11项目更多的故事,更长的部分。我们决定通过组建一个完整规模的“田野学校”给幸存者更多的培训,更多的工作,以及相应地更多的报酬,这个“田野学校”深受美国民俗生活中心开展的同类学校的影响。通过与美国民俗生活中心专家佩吉•巴格、古哈•尚卡尔(Guha Shankar)、迈克尔•塔夫脱(Michael Taft)和大卫•泰勒(David Taylor)的合作,帕特•贾斯帕和我组织了一个培训项目,着重强调被访谈者创造的、在“社区”情景下讲述的“自然叙事”。

厨房餐桌故事:幸存者对幸存者叙事疗伤的方法论

  我们的指导前提,虽然很容易表述,却很难掌握,我们是到了第四期学校才打磨好模型的。最后的形式如下:

  1.确认幸存者的动机。当培训开始的时候,我们要求参与者分享他们签约的原因。很少人提到钱,尽管事实上,即使是暂时的工作和一般的薪水也能让他们的生活大为改善。异口同声地,他们谈到幸存者的声音需要被听到;异口同声地,他们肯定采访幸存者的最佳人选是幸存者同胞。除了这些点之外,其他各自有所侧重。有些人谈到他们将要搜集的故事的历史重要性:他们想要有人在一百年之后参观国会图书馆或休斯顿大学时,能从受灾最深的难民的角度去看待并感受当时的风暴及其后果,要不然他们将默默无闻。有人谈到了汇编材料,记录那些帮助导致、加剧并延长灾难的诸多社会不公正之处。但大多数人谈到当下直接的关注,以极度个人的方式。他们强调分享经历的治疗方面的意义:文森特•特洛特(Vincent Trotter)告诉我们,“我来这里疗伤。”但最通常,以及最重要的是,他们谈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想让人们知道我们是谁。许多人如此慷慨,但即使是最慷慨的人往往也不清楚我们到底经历过什么。我们不是罪犯、傻瓜,或落魄的人。我们拥有荣誉、尊重和自豪感,对别人,也对自己。我们不希望人们蔑视或可怜我们——只是知道我们是谁。”这项练习强化了这样一种认知,该项目的目标,实际上,正是幸存者想要的。

  2.认识到幸存者的专长。接下来,我们告诉幸存者,他们是专家:实际上,每个人在她(绝大多数的学员为女性)的个人经历领域都是世界顶尖级专家,每个人都经历了卡特里娜飓风,而这些都是老师们所不能完全共享的——他们曾经讲述或听到飓风故事,其已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知道这样的故事怎样在日常情况下展开;他们不用被提醒说,这样的故事对讲述者来说到底有多重要。这种姿态是旨在认可学员卓越的知识和经验;他们最常见的反应是,会意地点头,并具有明显的信心。他们似乎松了一口气,终于来到了一个尊重他们经历的地方。

  3.为有机社区创造空间。两个介绍性的练习旨在鼓励参与者彼此之间分享:但在这个方面,它们完全没有必要。它们只是正式加强和渲染学员已经深深共享的社区意识——这是我们在第一期田野学校学到的教训。在培训的第一天,当我们在休斯顿大学校园没有找到什么是新奥尔良人想吃的午餐时,学员们决定集中资源为第二天做一顿公共午餐——每人都带一道不同的菜,供大家分享。第二天的午餐比官方背景下配发的不仅要好上很多倍,也长上很多倍。我们可能会说,让学员自己掌控餐桌共享,搞砸了我们的时间表,但事实上,他们自然地创造了我们想试图人工诱导出来的社区。很大部分的疗伤都是发生在餐桌上。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卡尔·赖希尔]比较视野中的中世纪英雄诗
下一条: 无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