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尧]传说的框定:全国性神灵的地方化
——以山西洪洞地区的杨戬二郎信仰为例
  作者:王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22 | 点击数:2367
 

  二  韩家庄:“舜舅”与“妻舅”

  难道杨戬二郎传说没有其他变异的可能吗?在韩家庄、大胡麻村和洪洞西南部地区,杨戬二郎有与本土信仰进一步融合的机遇,然而实际的转化过程却不够彻底。在此先简要介绍韩家庄事,大胡麻和洪洞西南地区的情况更复杂,后文将专门揭示。

  从洪洞西北到西南,越过汾河,地形从山地变为平原。这片土地上最迟从宋元以来就流行着尧、舜、娥皇女英的传说,并有相关遗迹和信仰,至今仍每年定期举行以娥皇女英为主神的“接姑姑迎娘娘”游神仪式。“姑姑”“娘娘”即指传说中的上古人物——尧女舜妻之娥皇、女英。当地传说,娥皇、女英生长于洪洞西南的甘亭镇羊獬村,而舜耕于西北部万安镇内的历山。每年三月三和四月二十八,当地都要以驾楼抬出二位女神,以羊獬、历山为中心,举行巡游仪式。

  历山附近的韩家庄村除供奉娥皇女英外,亦有二郎庙一座,已经破败不堪,但建筑规模相当宏大。门前有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立碑,碑文漫灭,能辨认者仅起首“韩家庄古有二郎庙”寥寥数字。向村民询问,老人们都知道供奉的是二郎;至于哪位二郎,多数人说是杨戬,村中被认为最能说古事的老人霍四亮却认为杨戬二郎只是前殿供奉,后殿供奉的是韩二郎。杨戬二郎据说是娥皇女英的舅舅(下简称为“妻舅说”),后殿的韩二郎则为舜王的舅舅(下简称为“舜舅说”),也就是舜王后继母的哥哥。

  按照仪式传统,“接姑姑迎娘娘”的活动路过该村都不被接待,队伍只是从村外路过而已。对于这一现象村民有不同的解释,“妻舅说”者认为是因为舅舅大,外甥女的仪仗不能大大咧咧、热热闹闹地从其门前经过;“舜舅说”者则认为因后继母虐待舜,关系不好。

  分析起来,“妻舅说”是因为当地传说娥皇女英的母亲叫“皇天圣母”,是玉皇大帝的女儿,那么按辈分推算,杨戬应是娥皇女英的舅舅了。人们又继续进行合理化想象:既然娘娘的舅舅在此,那么姥姥家也应该在这儿,所以韩家庄也当为娥皇女英的姥姥家。这是根据杨戬二郎身为玉帝外甥的通行传说为依据,进行了顺势推衍,杨戬于是和洪洞当地神娥皇女英、皇天圣母建构了一层亲缘关系。而“舜舅说”指向韩二郎,与杨戬无关。这两种说法此前在村里皆有流传,甚至同一个人也常常说混乱了。近年来该地区着力论证邻近的这座历山即是“舜耕历山”遗址、舜文化的发源地,随着对外宣传的加强,韩家庄的“舜舅说”作为辅证也得到一些民俗精英的重视、引导和强化,渐成主流,“妻舅说”少有人知,于是杨戬二郎原本就比较微弱的本土化努力,也被消泯殆尽了。

  三  大胡麻:观塠二郎

  笔者在县境中部大胡麻村二郎庙发现,杨戬二郎并非没有本土化的可能。该庙从前的主神“观塠二郎”与洪洞东北部受历代帝王御祭的中镇霍山有极密切的关系。目前学界关于二郎神的研究已很宏富,对其多元化的身分问题亦有充分讨论,但在李冰、赵昱、杨戬诸说之外,尚未发现地方文献中还有一位“观塠二郎”。

  一切要从霍山神说起。明嘉靖《霍州志》载:“霍山:一名太岳,州东南三十里。南接赵城,北跨灵石,东抵沁源。古为冀州之镇,今为中镇祠,在山麓。国有大事致祭焉。按《尔雅》称多珠玉即此。”赵城今属洪洞县,霍山南部即与洪洞接壤。中镇祠在霍山山麓,祀霍山之神。霍山自隋代以来被纳入国家祀典,是受朝廷赐封、御祭的重要山岳之一。

  霍山神的著名灵迹有二,其一是遣三神授赵襄子竹书,文见《史记·赵世家》。另一是在隋末唐初时,霍山神使白发翁为唐王指路,助其战胜隋将宋老生。以上两事常为后世传讲,成为霍山神标志性的灵验传说,各类书中多相沿袭。他因对人王的作用成为备受历朝重视之神。据《宋会要辑稿·礼二〇》载,霍山神有三子:

  霍山神山阳侯长子祠在赵城县,徽宗崇宁五年十二月赐庙额“明应”。霍山神山阳侯第二子祠在霍邑县,徽宗崇宁五年十二月赐庙额“宣贶”。霍山神山阳侯第三子祠在岳阳县,徽宗崇宁五年十二月赐庙额“康惠”。

  三子祠庙分布在相邻的赵城、霍邑和岳阳。第三子“康惠”在岳阳县(即与洪洞东部接壤的古县),今已无考,不详何神。长子“明应”是洪洞东部广胜寺(原属赵城县)水神庙供奉的霍泉水神,在当地正有“大郎神”之俗称,或与其长子身分有关。

  (一)观塠二郎

  霍山神次子祠在霍邑,赐额“宣贶”,又是何神?笔者在清道光五年(1825)《直隶霍州志》和民国《霍山志》中发现一则元至正进士、霍州人程睿所作《宣贶真君庙记》,详叙这位神的来历和崇祀经过,对解决这一问题至关重要:

  宣贶真君庙记至正进士本州训导程睿州举人

  天地之间群祀不一,亦各有所主焉。主京国者,诸侯得以祀之;主百邑者,臣民得以祀之。吾里霍太山有观塠二郎神,即《史记》所载现于王泽之三神也。一庙在简城,一庙在岳阳,一庙在霍邑,皆主百邑之祀。当是时,赵襄子神授竹筒朱书曰:“余霍太山山阳侯天使也。”既曰天使,必能体天而行也,故其灵验,捷如影响。唯天极乎至诚之妙,造化有迹而可验,如日月星辰,雨云霜露,万象睹焉。使乎天者,必能体此而行,亦有迹而可验。故休咎灾祥,盈亏消息,悉能符契于人。据竹筒书授原过于王泽云:“三月丙戌,使襄子反灭知伯。”至日,果如所言。其后,天厌隋乱,又化为白发翁,指唐高祖于千里径,进兵以败隋。非有迹而可验欤?且兴赵灭智氏,天也。兴唐败隋,亦天也。天定冥漠之机,而阴泄于阳明之域,岂非至诚之神,能运乎在天之灵,将以致人心而契天心者乎?不然,何其灵之验也如此哉!宜乎享百邑之祀,血食千古而不泯也。一旦建祠,里民卜于霍太山南岗上,木作己具而欲构焉。其夜合村惊骇,家家牛背如洗,何其异也。明日视之,南岗木作之具,罄迁于北岗之上,遂庙于兹,名曰观塠。嵯峨突兀,襟带晴岚,跨揖川壑,甚耸人瞻仰,可不伟欤!迨宋徽宗崇宁五年,敕封宣贶真君,迄今歆祀者,奚啻百邑而已。芳邻接壤,涓埃承奉者,岁岁不绝。噫!神之所以为神者,必顺乎天之道,则乎天之明,承乎天之命,行乎天之事,一至于诚而已。此灵之验于人者,盖由此也。或曰:夫如是,何不使百邑之人,恶者祸、善者福也耶?余曰:祸福,天也;善恶,人也。非求可得,非祷可免,神岂不监诸?善善恶恶,可不日省于心乎?余生斯境内,见如斯境神,诚可敬而可畏也。况涉猎诸史,五六十载间,未有若此辉赫详著于史册者,亦未有若此父老相传为口碑者。余忝师儒,苟不纂述其始末,恐世远而人忽也,以俟后之君子有仗义者碑焉,欲垂千万世之下,愈加敬焉。斯吾所愿,遂为记之。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下一条: ·[刘璨]“一池三山”的神话解读
   相关链接
·[刘先福]民间叙事文类的界定与转换·[叶涛]民间文献与民间传说的在地化研究
·[祝秀丽]包公断案传说中“箭垛式人物”的生成·[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张成福 杜昭熺]历史记忆与地方性建构
·[袁学骏]关于河北耿村的孟姜女传说·[余玮]关于“传说”概念的辨析
·[宣炳善]黄大仙财富伦理传说的现代意义·[孙明辉]论“刘阮传说”的产生、流传和文化影响
·[施爱东]寻找“罗源秀才”·[陆薇薇]日本河童驹引考
·[柳倩月]《纬书集成》中所见牵牛、织女星的神话要素分析·[李扬]布鲁范德都市传说搜集与研究述评
·[黎亮]民间精神与童心世界的融合·[姬海南]乡土建构:村落生活中的信仰世界
·[党允彤]中国古代舞蹈传说与神话·[陈芳 杨宇鑫]中国西南和日本“竹生”神话之比较研究
·[毕雪飞]高辛氏子传说在日本节日中的流传·[黄涛]刘伯温传说的文化形态与现代价值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