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郝佩林]苏州评弹与近代江南乡民日常教化
  作者:郝佩林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12 | 点击数:844
 

  俗话说,一身之戏在于脸,一脸之戏在于眼,尽管评弹演员表演不用描脸上装,但是其面部表情之呈现仍旧是吸引听众的焦点。黄兆麟,人家叫他“活关公”,他起关公角色,眼皮总是向下,要紧时刻,眼睛张大,显得炯炯有神。他说,我们不是做戏,身上是便装,角色起足了反而不好看。角色语言,往往只是开个头,模仿人物腔调。蒋一飞人称“活蒋忠”,喉咙响,声音大,大喊一声,足以惊人。

  无论是身体形态的演绎,还是面部表情的刻画,都是艺人们对剧本内容的行为展现。人类学认为,人类的行为从结构和层次上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范畴,其一是实用行为,其二沟通行为,最后是巫术行为或崇奉行为。沟通行为和崇奉行为都是借助某一种行为以表达沟通者心中的一些意愿。因此,评弹艺人们的演绎行为亦是沟通行为之一种,其要旨在于借表演行为以譬喻人生,借行动来表达其文化理想及其内在意愿。尽管评弹所展示的行为不是原汁原味乡民生活和心理,而是艺术化了的,但是台上所展示他们比起生活更典型、更集中,放射艺术的光华。是贴近生活,经得起观众拿自己的生活与心理来验证的。这些经典的行为仪轨使评弹文本里所蕴含的思想内容更有效地传递给底层乡民,从而使得乡民的知识接收更加具象化、通俗化。

  (二)依从乡民心理改编书目

  乡民是评弹的主要受众,也是评弹艺术真正的鉴赏者。乡民对评弹表演的认可度决定着艺人们演出的生计和前景。尽量适应乡民的口味和心理成为艺人们修正表演的重要指标。于是,在演艺界便涌现了《野珠塔》《野岳传》等书目。说他野,是因为他的书路不同于都市正规书场所谓响档们的表演的形式,乡土气息更加浓重,更适合乡民的欣赏口味。上海润余社的创办人程鸿飞,独以《野岳传》著称于书林,所谓《野岳传》就是指不同于其他人的书情结构而言的。他的岳传没有神仙鬼怪,这就是他的编书诀窍。他说:“你想,每逢书情紧张关头,却来一个天神显灵,大数注定,你听的满意吗?书中一定有神仙鬼怪出现,要受他大累。神仙神通广大,但不讲道理,而我们说书,是要讲道理,取信于听众的。”其中在“牛皋退粘罕”一目中,传统的书路是牛皋把手荷叶岭原来是王灵官显圣,才把金邦太子粘罕吓走的。而他不是这样说的,他用牛皋机智用兵的计谋代替了神灵的帮衬。他说:“牛皋粗中有细,情急生智,命部将带五百名兵丁,在后山山麓多点灯亮,摇旗呐喊,布下疑兵之计,他自带三百兵丁在荷叶岭守住。粘罕亲自带兵三千,冲上山来,却上了牛皋的当,怕岳飞叫牛皋诱敌深入,就退下山去。这段书中,牛皋与粘罕的对话非常精彩,几乎每句话都引得哄堂大笑。”他在改造书目时,真正关注的焦点是听客的感官感受和理解认知的路数,把大量喜剧色彩的对话加进去,少了玄幻神灵,多了乡土人性的淳朴。无独有偶,码头老虎沈绣章也是以乡土气息更浓的“野”《珍珠塔》见长。第一书码头——常熟听客对沈绣章很熟,都知道是《野珠塔》,所以他的生意还不错,日场两百多点,夜场近三百人。最后一天都双档剪书离场,我们夜场也肯定爆满。评弹界将这种自己改造书情或者编书称之为“簧书”,簧书的关键是要懂得听众的心理。石秀峰在谈到编书经验时指出:“编书要种根。新编的故事要在原有的故事中“种因”,不让观众听到突然。他说故事要新,人要熟。人名熟,听众关心;故事新,易吸引观众。”无论是野还是簧书,他们的核心在于揣摩听客的审美心理和审美习惯。艺人们用乡民所熟知的叙事结构或者表达顺序包裹评弹的艺术符号,从而使乡民易于接受这些艺术符号所要传递的内容。在理查德·鲍曼看来,这些簧书的表现是表演新生性的生动体现。新生性指表演过程一个故事的讲述过程或者歌谣演唱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特定的事件特定的场景,这些事件或场景最后又被纳入表演本身当中。新生性亦是表演者故事讲述者或歌手自身创造性的表现。总之,评弹艺人们,通过改编既有书目的书情,使其成为乡民们喜闻乐见的地方性知识,既便利了乡民对评弹内容的理解,同时也强化了其对书中智识的印象。

  (三)依托日常元素再现情景

  从根本上来说,表演一定情景下口头交流的模式,会引起对表述行为的特别关注和高度意识。对于表演的人来说,最具挑战性的工作,就是在文化表演事件中引人注目的、公开的表演,与日常生活语境中自发的、非计划的、可选择的表演之间,建构起连续性。这种日常的联系可以使得观众觉得表演所传递的经验更加真切、亲民。评弹作为江南水乡的民间曲艺,在这方面颇具特色。它在表演时尽量融入日常元素,尽可能降低听客对内容的生疏感。首先,评弹运用地域特色鲜明的吴地方言说唱,以其方言的独特性,彰显出与江南地方的有机联系。此外,有的评弹艺人擅长各路方言,为演出着实增色不少。姚荫梅开书第一回听客甚少,他登台付之一笑,说表樊家树自杭赴京,列车汽笛长鸣,沿途上来浙北,苏南、苏北和山东、天津等地旅客,各种南腔北调乡音攀谈,形容过不同身份的男女老少无不惟妙惟肖;接着说樊家树逛天桥,形形色色的游艺杂耍,行贩叫卖,说真方卖假药的大力士,设诈骗局的古董商人,结识江湖豪杰关寿峰父女,初听沈凤喜唱京韵大鼓,夹杂着警察地痞的敲诈勒索,一回书中出了无数人物,是众生相,是风俗画,是运用蒙太奇的手法在评弹书艺之中,可谓口头文学的上品,他以巧嘴独擅胜场。陈云鹏在语言上极有本领,擅各路乡谈(即各地方言)。不仅能说附近一带无锡、常熟或较远的宁波、绍兴的话。而且能说更远一些的广东话。他说乡谈能说得我妻子喷饭,我也笑得立不起来。也有艺人以精彩的口技博得听客喝彩叫好声。比如殷剑虹肚里才学极好,三教九流都能谈一套善口技。在某码头上,有一位剃头师傅对我说,他的鸡叫很像,叫时气往内透,人家则往外面出,他的书在小码头上很受欢迎。张震伯的杀猪口技,从猪被拖到架子上的挣扎声,刀进喉咙的惨叫声,放血时的呼救声,一直到奄奄一息的断气声……叫的层次分明。

  其次,评弹艺人们在台上尽量还原日常生活情景,将日常生活情节表演得细致入微。据说,李伯康为杨乃武开一张药方,就多次就正于名医生;为杨淑英写一纸状纸,也屡次就教于老刑名者斧正;许继祥说《英烈》,把精力放在表书上,细致的描写,灵活的穿插。人家称他是活口,以“小卖”见长。听人家说,他每天要看不少报纸,当天说书,就把时事、新闻插到书里,效果极好。和听客亲切交流,沟通思想。还有王子和的瞎子是出名的,要学像他很不容易。瞎子有瞎子的瞎形:走路靠明杖两边点地(探路),身子略偏(防碰物),脚步踉跄(吃不准),听话时头部微侧,耳朝声音方向,头颈不能多动,小动作多,如剔指甲,摸胡子等。瞎子面部最大的特征,是眼睛只见眼白,不见眼黑,练起来很难,又不能不练。练时眼睛要用力向上翻,要练得自己看不见人家,人家不见你眼黑。

  评弹艺人从不同侧面着力再现日常生活,使其尽量给听众一个耳熟能详的熟悉场景,这样才能使听众产生真实感。评弹艺人们熟悉各行各业人物的语汇、熟悉周围的一切事物,做到心中有数。不论对皮匠、补锅匠、船夫、茶艺、浴室工人、农民、和尚、道士、叫花子等等,都做过实地观察。学习他们的举动。宜禁停留在随意看看或摹拟上,而是反复地细心观察,并且进行练习,演小贩用小贩的语汇,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物。说表与动作紧密相连,手口一致。这种富有日常生活元素的表演紧紧地抓住乡民心理特点:传统乡民文化素质较低,终生处于一个狭小、闭塞的环境中,因而心胸狭窄,目光短浅,言语粗鲁,不好思考。喜看别人热闹、笑话,猎奇心理十足。艺人们用自己的演技让他们熟悉的元素和场景艺术化的再现出来,不仅满足了他们欣赏品评的乐趣,同时也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文艺“美教化、移风俗”的功用。评弹表演利用听觉、视觉交织一起的情景场域,传递着来自说书人的情感陶冶和精神洗礼。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牛淑萍 徐畅]20世纪前期济南市民休闲生活变化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王振忠]听苏州评弹感受历史沧桑·吴侬软语“天籁之音” 苏州评弹艺术无国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