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邓启耀]陶塑:泥土烧结的文化志
  作者:邓启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05 | 点击数:1122
 

  三、抟土为灵

  在人类学田野考察中,我们看到独龙族、普米族、纳西族、哈尼族、藏族和摩梭人在举行祭祀时,要捏制一些代表鬼神或精灵的面偶和泥偶,通过仪式使它们与遍在的灵异发生交感。独龙族出猎前,要用荞面或泥巴捏一些动物,去和山神交换野僾兽。在滇南,农历六月中旬属虎日,哈尼族尼人每家都要用泥捏一些牛马猪羊,拿簸箕端来村社长老或祭司家。祭司“龙巴头”杀一只白鸡,用鸡血围着这些泥人泥兽绕一圈,丢出西门。这些泥做的塑像接得血气,立刻便有了灵性,由凡俗之相变成了灵界象征(图12)。四个男人围拢了,用两根竹竿,搭上篾席,放上泥人泥兽,抬将起来。众人敲鼓打铓,开枪放炮,把这些本是他们制作而现在又异于他们的泥塑作品,送出龙巴门(寨门)外以西一里的“嘎哩录”大树下,丢在那里则算送走了附在泥人泥畜身上的鬼邪,“换”得了人畜平安。类似的塑像行为,在藏区苯教僧侣、纳西族主持仪式的“东巴”、普米族“韩归”、摩梭人“达巴”祭祀仪式中,都有存在。

图12纳西族巫师“东巴”举行仪式中的灵俑。邓启耀摄,1998年

  在中国古代和各族民间的各类民俗造型物中,指示人天关系(或人神关系、人鬼关系等)的还有多种表现。中国古代建筑的屋脊上,一般都会安装一些龙鱼模样的陶塑构件,称为“鸱吻”“龙吻”“螭吻”等,张口震慑四方,用以吞邪镇宅,其龙鱼之性,与水关联,可防火灾。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傣族、德昂族等民族,在他们的寺庙屋脊上,安装的瓦陶类饰件造型样式很多,如正脊中央的塔形物“帕萨”象征天堂,装饰化的彩云、火焰以及各类神鸟异兽亦是天界之相。这些瓦陶类饰件,正像一种通连俗世与天界关系的灵媒。

  在广东地区的重要庙宇和祠堂,屋脊陶塑(当地人称“瓦脊公仔”)极其繁富,甚至成为一种地方性特色建筑构件和叙事性视觉表达长卷。这些屋脊陶塑的主要内容是吉祥象征,如荷莲图、富贵图、狮子滚绣球等;或是戏剧化了的历史故事,如桃园结义等,表达了忠孝节义的意念(图13)。

图13宋代瓦脊陶塑。邓启耀摄,2015年

  还有一种形式是古代建筑构件中的“鬼面瓦”,以及现在许多民族居宅屋顶上都有的“镇瓦兽”(俗称“瓦猫”)是阻隔人宅与鬼域的护卫。它们立在居宅屋顶,龇牙咧嘴地对家宅之外的野鬼游灵进行无声的恫吓。鬼面瓦和鬼面壁饰阴沉而扁平的面孔上,突兀的眼睛惊愕地凝视着一个迷茫的空间。就像镜像的折射一样,它自己的面孔在重复变奏中呈现谜样的表情,自然形与幻想形莫名其妙地合一了,人形的五官和日月鬼神在造型上互渗,心灵之象与神灵之象在形的幻化中对应。这是人脸之形的变相,亦是人心之象的变相。它们是古人用泥土揉捏的一个梦。这些梦烧结为一种变幻无穷的艺术形象,使人在平庸的面孔之外看到另一种奇异的存在,看到人重新建构世界建构自身的无限可能。换言之,当一种新面孔遮盖在旧面孔上,人(无论是表演的还是观赏的)就开始了下意识的移情。通过面形的变相,人得以在瞬间从乏味的单一存在中解脱出来,体味到人生的多面及生生不息的“轮回”。这些非神非人的陶面具,凝固了一种来自冥冥不可知处的表情。从这些晦暗的面孔上,你既看到历史,也看到现代;看到形幻,更看到意幻。总之,人们用不同的象征方式,或以“阳”克“阴”,或争风斗水,或五行相谐,或顺天定命,皆为调适人天平衡,感应天道之序,使“天”与“人”,时时处在一种有着神秘同构对应关系的情境之中。

  幻化性陶塑是“意”(意识)“念”(观念)建构的形象。这类陶器虽然也是“有用”的,不过毕竟与生活中的日常实用陶器有所区别。它们与当时社会的意识形态,有更直接的关系。意念性陶器的形式,可以是具象的,可以是意象的,也可以是抽象的。

  对陶器赋予幻想性意念最多的是用于彼世亡灵的殉葬物。各地墓葬考古出土了大量陶俑、陶镇墓兽等,显然是服务于亡灵的。无论是写实具象的陶俑、陶屋、陶车马、陶田陌,还是幻化意象性的镇墓兽、神煞俑、魂罐,都被赋予了很多与神话、巫术和宗教相关的文化观念,渗透了无所不在的权力、财富、宗族及族群等社会意识。在墓葬里出土最多的是陶俑,它们作为人殉的替代品,折射着相似的“同构对应”意念。如果不是坚信死者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可以享用他在人世所有的一切,人们不会在墓葬中埋下那么多的宝物、奴仆和用具。

  幻化性陶塑与纹饰是对超自然虚拟世界的一种想象和创制。在形式上,它们没有超越直观具象的自然物象,但人的意识特别是宗教观念的渗入,使想象性元素揉进陶的形塑中,变成另外一种意象的创制。这种创制尚未脱离具象的基础,它的创制其实是既有物象的重构,比如人首与兽身的组合。由于幻化性塑型作品事涉灵界,所以,在墓葬中,除了现实生活具象场景的直观模拟,还有一些超现实的存在需要注意。在古人心目中,世界除了可见的事物,还有一些不一定可见但存在的事物。特别在幽冥世界,更是有各种精怪邪灵游荡。为了保护亡灵不受侵扰,人们会根据墓主人的身份和宗教信仰的说辞,标配一些冥界灵物,如镇墓兽、神煞俑等。陶工想象灵异的模样,塑造一些超常规的怪物,让它们经由仪式获得灵性,以镇墓和厌胜。镇墓兽最初发现于战国楚墓,流行于魏晋至隋唐时期,多为人首兽身,口有獠牙,背生刺鳍或双翅的怪物,专为驱赶摄食死人肝脑的罔象。神煞俑(图14)则为人首蛇身(或鱼身、鸟身)、兽首鸟身等,初见于唐代,多在帝陵或王公重臣墓中出现。镇墓武士的脚下,往往会踩着企图侵扰亡灵的邪怪。这类邪怪常被塑为长着乳房的女性,以象征其阴,需用盛阳之躯镇压。这些灵物,反映了不同时代、不同族群的人们,对于冥界世界的想象。

图14人首蛇身的彩釉陶神煞俑。邓启耀摄,2015年

  幻化性陶器应用的极致,是帝王的陶兵马俑和陶仪仗俑群。他们活着的时候剑扫六合,在人间称霸;虽然无法万寿无疆,但死后也想威震冥界。为此,不惜劳民伤财,制作阵容庞大的兵马俑。他们一定相信,这些栩栩如生的文官武士,在冥界也会听从死者的调度,让他永葆文治武功之威,继续叱咤风云。

  结语

  陶在古代文化中承担着重要的作用。发明或能够制陶者,在古代社会,特别在文明初创时代,意味着是掌握了先进生产技术的人,这种人往往被视为文化的创始人和领导者,甚至被奉为神灵,如“抟黄土作人”“炼五色石”的女娲,“耕而种之作陶冶斧斤”的神农,做黄帝专职“陶正”的昆吾,“耕于历山,陶于河滨,渔于雷泽”的舜,以及各地各族民间奉为“陶神”的各种制陶祖师爷或文化神,如炎帝之子宁封,民间至今还流传着许多关于他制陶的传说。在广东佛山陶明代陶窑遗址,在陶窑点火和遇某些相关节祭时,人们还会对一尊用陶制作的陶神焚香祭祀(图15)。

  

图15祭祀陶神的民众。邓启耀摄,2010年

  陶是用具。陶的制作,结束了先民卷叶汲水、埋土屯物的历史。陶器迅速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具,从日常生活器皿,到社会交往的礼器,敬祖祀神的祭器,一直伴随人们到彼世,陶器成为石器时代墓葬的重要随葬物,可见先民对它们的重视。

  陶是文献。在无文字时代,陶匠如同史官,用泥巴烧结了一章章视觉文化志,记录了古代中国物质生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各种事象。将其散轶的陶塑汇集展读,可以读到从远古延续到现代的许多故事和生活细节。从陶塑“直播”的历史现场,我们看到了古代建筑、服饰、交通、狩猎、养殖、农耕、手工艺等社会日常生活、社会礼仪以及国际关系与经济文化交流的实况。陶塑还把神话传说和信仰、伦理等不可见的精神世界和价值观念,通过具象化或幻化的方式可见了,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信息。所以说,陶塑,也可以视为古代文化志的一种视觉文献。

  陶是灵意。人与动物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有信仰,人相信物质之外的灵性的存在,相信现实空间之外的另一世界。于是,人们相信生命是抟土所造,最终归于尘土。人们也抟土为灵,将心中的意象化为可见的塑像,或用此界的可见事物去象征彼界那些不可眼见的因缘。那些灵性的存在,经由巫师、道士、僧侣、牧师和工匠的手,凝固在各种祭坛和神殿,成为人类文化史、艺术史的经典作品。

  正如石器时代、青铜时代是以工匠之作命名的一样,陶器是石器打制与青铜冶炼之间过渡性的一种文化形态。它延续着对天然之物(泥土)打制研磨的传统,也开启着利用水火之力烧结冶炼的异想。由于这种异想,人类创造了另外一种物质,以及一种可以任意构型的器物。由于这种异想,更多的泥土和“五色石”被投入火中,人类炼出了剑、犁及各种“国之重器”。“异想”促进“天开”,“异想”开启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工业时代的新天地。而艺术、文化,甚或文明,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悄然产生。

  原文载于《民族艺术》2018年第2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祁泰履] 传统中国的民族身份与道教身份认同
下一条: ·[柏桦]纸钱如何起源:中国民间故事里的“烧钱”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