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陶立璠]概说隋唐五代时期风俗文化
  作者:陶立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18 | 点击数:507
 
 
  3、古荆、河、豫州,置郡府十八。主要是河南地区。《通典》说,荆、河之间,四方辐辏,故周人善贾,趋利而织啬。东汉、魏、晋,建都洛阳。夫土中风雨所交,宜于建都立社,均天下之漕输,便万国之亨献。
 
  4、古冀州,置郡府四十一。即今河北、山西一带。《通典》说,冀州尧都所在,疆域尤广。山东(太行、恒山之东)之人,性缓尚儒,仗气任侠;而鄴郡为商齐国都,浮巧成俗。自北齐之灭衣冠,士人多迁关内,惟伎巧、商贩及乐户移实郡郭,由是人情险波,至今好诉讼。山西土脊,其人勤俭;而河东魏、晋以降,文学盛兴,特多儒者。闾井之间,习于程法。并州近狄,俗尚武艺,左右山河,古称重镇。寄任之者,必文武兼资焉。
 
  5、古兖州,置郡府十。即今山东一带。《通典》说,兖州旧疆,界于河、济。地非险固,风杂数国,卫、魏、宋、齐、赵五国之地。秦汉以降,政理混同。人情朴厚,俗有儒学。及西晋之末,为战争之地。三百年间,伤夷径甚。自宇内平一,又如近古之风焉。
 
  6、青州,置郡府七。即今山东一带。《通典》说,青州古齐,号称强国。凭负山海,擅利盐铁。太公用之而畜人,管仲资之而兴霸。人情变诈,好行机术。
 
  7、古徐州,置郡府五。《通典》说,徐方邹、鲁旧国,汉兴犹有儒风。自五胡乱华,天下分裂,分居二境,尤被伤残。彭城要害,藩捍南国必争之地,常置重兵。数百年中,无复讲诵。况今去圣久远,人情迁荡,大抵徐、兖,其俗略同。
 
  8、古扬州,置郡府三十九。即今江、浙一带。《通典》说,扬州人性轻扬,而尚鬼好禩。每五纲解纽,宇内分裂,江淮滨海,地非形胜,得之与失,未必轻重,故不暇先争。然长淮大江,皆可拒守。闽、越遐阻,僻在一隅,凭山负海,难以德抚。永嘉之后,帝室东迁,衣冠避难,多所萃止。艺文儒术,斯之为盛。今虽闾阖贱品,处力役之际,吟詠不辍。盖因颜、谢、徐、庚之风存焉。
 
  9、古荆州,置郡府三十三。即今荆、楚一带。《通典》说,荆楚风俗,略同扬州。杂以蛮僚,率多劲悍。
 
  10、古南越。置郡府七十一,即今岭南一带。《通典》说,五岭之南,人杂夷僚。不知教义,以富为雄。父子别业,父贫,乃有质身于子者。其富豪并铸铜为大鼓。初成,悬于庭中,置酒以招同类,又多构仇怨,欲相攻伐,则鸣此鼓,至者如云。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珠崖环海,尤难宾服,是以汉室尝罢弃之。大抵南方遐阻,人强吏弱。豪富兼并,役属贫弱。俘掠不忌,古今是同。其性轻悍,事兴迷节。爰自前代,及于国朝,多委旧德重臣,抚宁其地也。
 
  从以上各地风俗可知中原及其附近地区,交通发达,政治影响力较大,风俗的变易也较迅速,而边陲民族地区,交通不便,开化较迟缓,风俗变异相对缓慢。这种情况,南北又有所不同。北方民族游牧为生,以马为交通利器,崇力尚武,经常成为唐室边患。杜牧《范阳卢秀才墓志》云:“秀才卢生,名霈,字子中,自天宝后三代,或仕燕,或仕赵,两地皆多良田畜马。生年二十,未知古有人曰周公、孔夫子者。击毬饮酒,马射走兔,语言习尚,无非攻守战斗之事。”韩愈《送董邵南序》云:“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董生举进士,连不得志于有司,怀抱利器,郁郁适兹土,吾知其必有合也。董生勉乎哉!夫以子之不遇时,苟慕义强仁者,皆爱惜焉,矧燕、赵之士,出乎其性者哉?然吾常闻风俗与化移易,吾恶知其今不异于古所云邪?聊以吾子之行卜之也。”从杜、韩之文可知当时北方少数民族风俗,对燕、赵地区的影响是很深的。实际上唐代用人,以才举荐,将领中有不少名人为少数民族出身。《新唐书·诸夷蕃将传》就收有高丽、突厥、百济、靺鞨、吐蕃、安息、回纥、铁勒、奚、契丹等族的将领。如哥舒翰、安禄山、史思明、李光弼等。这当然是唐代国威远播的结果,但也为各民族文化、风俗的交流创造了条件。
 
  四、五代风俗
 
  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八姓十三君,交替遇诈,不过五十三年而亡,其地域不过中原数州而已。这完全是唐末方镇擅兵,封殖自固造成的。五代为君者,如朱温(后梁太祖)之徒党多起于盗贼无赖;后唐李克用之徒党则沙陀之夷狄,其子存勛为庄宗,恣肆荒淫;后晋高祖石敬瑭西夷之后;后汉高祖刘知远,沙陀部人;后周太祖郭威,少贱,黔颈为飞雀,世人目为郭雀儿。这样一些既无善教,又无善政的人,一旦驰逐得志,则其所作所为必然带来世风的败坏。
 
  五代十国,运祚均很短,政治上的因素固然重要,但表现在伦际上的纲纪废弛,无君臣,无父子,无夫妇也是重要原因。唐自中叶以后,河朔诸镇,节度废立,大权完全落在将领手中。只要下边拥立,即可为王,朝廷只不过授以节旄而已。正如安重荣所说:“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邪?”(《旧五代史·晋高祖本纪》)。军士轻藩镇,藩镇轻朝廷,权臣专擅刑罚,酷滥贪暗无厌,五代时十分普遍。如唐明宗时,有人向他进献白鹰,他手下的大臣安重诲推却后,报告给皇帝,说自己拒绝了。明宗私下派人又将白鹰要回来。有一天在郊外狩猎,告戒从人,“无使重诲知也。”五代之时,干戈频仍,父不得育其子,子不得养其亲,礼义日以废,恩爱日以薄,以致父子之间,互相残害。《旧五代史·李谚珣传》载:“谚珣素不孝于父母,在乡饱其供馈,同列恶其鄙恶。”他甚至弯弓射杀自己的母亲。这一时期,为了立功名,位将相,取天下,一方面虐待亲生父母,另一方面却又不惜改名换姓做义子、假子,拜倒在权贵脚下。如后唐沙陀,前蜀王王建,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等,均有不少义子或假子。这正说明五代遭乱离,父子不得相保,以他人为父,被视为寻常之事。无夫妇,是指五代时,妇女再嫁频烦,这种风气延自唐代。唐代公主再嫁者,凡二十六人。还有三嫁的。后周太祖郭威有四位妻妾,均是娶的寡妇。翻翻《旧五代史》,此种现象屡见不鲜。
 
  五代除伦理上的纲常败坏之外,还生出其他许多弊俗。如中国妇女的缠足之风,就始于此时。清代钱泳的《履园丛话》中说,妇女裹足之说,不载于经史,经史所载者,惟曰窈窕,曰美而艳,或言领言齿言眉目,从未有言及足者。唐人著作和文人诗文中也未言及裹足风俗。张邦基《墨庄漫录》谓弓足起于南唐李后主。陶九成《辍耕录》谓扎脚五代以后方为之。这是宋、元时代的看法,因去五代未远,还是可信的。金、元时,裹足之风盛行,直至明、清,士大夫以致汉族平民妇女莫不缠足。
 
  六、段成式与《酉阳杂俎》
 
  记载隋、唐、五代风俗的古籍很多,除《隋书》,《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中的纪、传、志外,唐代开始有许多文人笔记小说记载风土民情。如《大唐新语》(刘肃撰)、《朝野佥载》(张鹫撰)、《杜阳杂编》(苏鄂撰)、《岭表录异》(刘恂撰)、《宣室志》(张读撰)、《酉阳杂俎》(段成式撰)等。其中以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最具有代表性。《酉阳杂俎》二十卷,续集十卷。成书于公元九世纪中期,它以朴实而翔实的史笔,记述了唐代统治阶级的秘闻轶事,南北朝交聘使者的应对和礼仪,民间婚丧嫁娶,风土习俗,古代神话、传说、故事、传奇,旁及特产交流,中西文化等。这些翔实的资料,或采自秘府珍籍,或记自耳闻目睹,“所涉既广,遂多珍异”(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为我们了解和研究唐代风俗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 2017-9-15
【本文责编:CFNEditor】

分享到:
上一条: ·[陶立璠]宋代笔记小说对民俗学的贡献
下一条: ·[刘宗迪]《山海经》与怪物阐释学
   相关链接
·[彭栓红]元杂剧中的女真民俗文化·[杨旭东]民俗文化不能缺席新型城镇化
·[田兆元]民俗学的学科属性与当代转型·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会:就二级机构予以撤销或警告的通告
·[姚紫薇]吴文化视野下白茆山歌的民俗文化特质·[严昊]吉祥思维在清明民俗文化时空中的嬗变
·[汪德生]浅谈美丽乡村建设中的民俗文化传承与保护·[童方云 时立群]重视餐饮非遗保护传承 服务一带一路经济战略
·[苗苗]太谷丧葬饮食风俗探究·[刘智杰]试从费希特的“自我”哲学解析其风俗思想
·[林晓平]客家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利用析论·[李泽鑫]新型城镇化建设与民俗文化资源的融合发展研究
·[陈芳 董志君]布依族“扶马”风俗中的纸马与日本“绘马”·第二届“农耕文化遗产与现代社会”学术研讨会在南京高淳举行
·[孙云春 姚周辉]试论大众文化影响下的民俗文化·[郝苏民]“一带一路”视野里的回望与自我担当的心声
·[王崇印]民间“国”字号评选中的民俗文化价值·[喻学才]中国古代旅游神崇拜及祖饯风俗
·林晓平:《先秦民俗典籍与客家民俗文化》·镇江:探索非遗保护新思路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