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守华]论民间故事的“改写”
  作者:刘守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11 | 点击数:173
 

      四

      关于怎样改写,我已经同一苇女士有过几次意见交流,她在写作实践中也不断有所改进提高。她曾提出,“不是拿某个故事作为题材,写一篇用于表现我自己的小说 ”,而 “应该使每一个故事成为它们自己”,即延续它们“自己的生命”。这个总的构想我以为是可取的,下面再说几点意见。

      首先是故事篇目的选取。通常的故事文本写定,是就作者自己直接进行田野调查所得的口述资料整理写定,我们现在所说的改写,是参照已编印成册的书面故事资料再加工。在此,编纂《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所遵循的全面性、代表性和科学性的 “三性”原则还是适用的。特别是要注意选取篇目在民族地域、题材、体裁、风格上的代表性,尽力展现出中华文化的绚丽多彩风貌。按故事学研究中的“类型”来选择篇目有利于构建中华故事的百花园。

      其次是文学加工的实施。《意大利童话》的编者卡尔维诺告诉我们:

      格林兄弟采用的方法,在今天看来称不上“科学”,最多只能称为半“科学”,对他们原稿的研究可以证实行家在阅读《德国民间故事集》时的强烈印象,即格林兄弟(尤其是威尔海姆 · 格林)在老妇人口述的故事里,加上了自己个人的色彩。他们不仅根据德国方言翻译出版了故事梗概内容,而且还把故事的各种不同说法统一起来。他们删去故事中粗俗部分,对故事的表达和意象作了润色,并力求文体风格前后一致。

      讲到《意大利童话》的编写,他说:

      在编选过程中,我亦采用半“科学”的方法,或四分之三的“科学”方法着手工作,另外的四分之一则加入了我个人的判断。集子里合乎科学的部分,实际上是他人的成果,即那些民间传说研究者近百年来耐心记载下来的素材。我所做的工作,类似格林兄弟工作的第二部分,我从大量的口述资料中(总数约达50种基本类型)选出最罕见、最优美的故事原型,将它将由方言译成意大利语。如果尚存的唯一版本已由方言译成了意大利语,但没能体现其风格,我就干脆改写这个故事,努力恢复其本来面目。我努力充实故事的内容,但从不改变它的特征和完整性。同时,我力求使情节丰富,使其具有更大的可塑性。对故事中遗漏和过于粗略的部分,我尽可能予以精心增补。我还努力使故事的语言在不流于俚俗的同时,保留方言的清新和纯朴,极力避免使用过于高雅的词句。

      他搜寻各种意大利的民间故事资料,“感到自己被类似昆虫学家们的那种特有的热情所支配”。对意大利故事的丰厚意趣和语言艺术魅力获得深切感受,然后在吸取《格林童话》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从事《意大利童话》的编撰,成为改写民间故事的又一成功范例。

      从《格林童话》到《意大利童话》还有《俄罗斯民间故事》,这些事例有力地表明改写民间故事这项文化工作的重要价值,也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

      一苇女士将改写民间故事的构想概括为延续民间故事自己的生命,将这个工作的特点和价值和个人的文学创作区别开来,我认为是很恰当的。这里我想补说一句,如果将改写和写定原作相比较,改写所构造的文本面貌似乎可以用 “似与不似之间”来要求。所谓 “似”,就是它应具有民间故事的特殊韵味,不同于纯粹个人创作的小说之类;所谓“不似”,即它不是简单重述或抄袭那些流行的书面故事文本。这里还存有一个保护故事原创成果的知识产权问题,不能不郑重对待。我在给一苇的信中提出,在保持原故事基本面貌(核心母题、主要角色、主干情节)的前提下进行适当的文学加工和修饰,应当被作为民间故事的一个新品种来看待。其目的在于延续每个故事自己的生命,其中还包含尊重,保留原故事所含的习俗信仰根基。可是要做到既不对原作生搬硬套,又须保留原作(并非某一单篇文本)的生命神韵,实际上是比通常的“整理”或自己独立编写故事更为繁难的一项工作,须付出创造性劳动才能做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专题║ 走向田野的神话学研究
下一条: ·[李丽丹]“小红帽”故事的精神分析学研究之批评
   相关链接
·[林继富]创新民间故事传承:一起到走马镇品茶听故事·[李丽丹]“小红帽”故事的精神分析学研究之批评
·今天如何重述中国民间故事?·欧洲首部民间故事文集《五日谈》引进出版
·为中国的孩子建一个中国故事库·失落的民间故事需要“徐荣耀们”来打捞
·[刘加民]民间故事的“两个版本”·《东北民间故事》出版,抢救寒地黑土的民间文学奇葩
·[祝秀丽]包公传说“五鼠闹东京”的类型与意义·[谢开来]全球化与民俗化背景下的中国动画对民间故事的一次再发掘
·[王婷婷]汉藏兄弟型民间故事的比较·[穆昭阳 张梦琼]“非遗时代”的民间故事搜集整理
·[李丽丹]鄂尔多斯蒙古族民间故事中的蟒古思·[霍志刚]曹雪芹传说与民间故事类型
·[黄郁惠]缅甸蛇郎故事的历史起源探讨·林继富:《汉藏民间叙事传统比较研究:基于民间故事类型的视角》
·[李成生]待字闺中的高峰彝族民间文学·对话刘守华:为什么中国没有《格林童话》?
·刘守华:五湖四海结学缘·万建中:打捞我们自己的民间故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