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5-6月受理)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璨]“一池三山”的神话解读
  作者:刘璨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7-01 | 点击数:953
 

  “一池三山”中的池从秦朝时的兰池在汉代演变成为了太液池,其中《三辅黄图》云:“太液池,在长安故城西,建章宫北,未央宫西南。太液者,言其津润所及广也。”关辅记云:“建章宫北治大地,名曰太液池,中起三山,以象瀛洲、蓬莱,方丈,刻金石为鱼龙、奇禽、异兽之属。”[9]太液池又作“太乙池”,《三秦记》作“太一池”,太液池的原型与“太一”崇拜有关,《淮南子•诠言训》云:“洞同天地,浑沌为朴,未造而成物,谓之太一。”太一在汉武帝之前是作为哲学概念存在,太一崇拜与盘古开天辟地前天地混沌有相类似之处,此时的太一被认为是万物之源,其实是对宇宙与人类起源思考的进一步总结概括,与盘古的开辟时代形成了承接关系。《汉书·礼乐志》云:“至武帝定郊祀之礼,祠太一于甘泉,就乾位也;祭后土于汾阴,泽中方丘也。”[10]汉武帝将太一作为祭祀的对象,将其命为最高天帝,其地位甚至高于五帝,而“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则证明当时太一神在汉武帝心目中的至尊地位。太一神的概念并非起源于汉朝,早在战国时期《楚辞•九歌》中已经有了《东皇太一》,此时的太一是星名,王逸注:“太一,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东,以配东帝。”[11]东帝是指伏羲,而太一神与伏羲氏共同在楚东祭祀,足已见得太一神在战国时期已经成为了祖先神的代表,这种思想延续至汉代,并在汉武帝时期进一步深化,太一神融入到皇室的祭祀崇拜当中,在这样的文化思想背景下于是便有了汉武帝广开上林。

  上林苑的建造规模空前宏大,《汉书•扬雄传》云:“武帝广开上林…周袤数百里,穿昆明池象滇河,营建章、凤阙、神明、馺娑、渐台、泰液象海水.月流方丈、瀛洲、蓬莱。”[12]“一池三山”的造园手法将汉武帝的神仙思想进一步形象化、具体化,当时的方士和道家宗教为-汉武帝所接受,由此不难理解为何汉武帝如此大修园林苑囿,其园林形制浓缩了其对方士神山不死思想和西王母神仙思想的笃信,以及对太一神的信仰膜拜。

2.3神话思想的传承和延续

  “一池三山”的神话内涵其独特之处形成了自成一统的神话体系,以《山海经》中的记载为母题,在“不死”的主题之下迎合皇室的思想主线被不断重述并增添新的文化内涵,更为重要的是以物质形态在各个时期记载和保存了下来。

  魏晋时期的神话典型是《列子•汤问》中的描述,其将先民神话中的不死之术,同黄帝神话、先秦的自然崇拜与神仙崇拜集合,带有神话层累式的特征,其描写更为具体全面。《列子•汤问》云:“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上台观皆金玉,其上禽兽皆纯缟。珠玕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食之皆不老不死。所居之人皆仙圣之种,一日一夕飞相往来者,不可数焉”[13]《山海经》中的不死植物珠轩之树依然存在,“上台皆金玉”则与《山海经》中对于西王母居于玉山相契合,且有群仙居于此。《楚辞》中也对于仙山的起源以及其变迁的故事进行描写,解释了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的由来。“五山之根无所连箸…帝恐流于西极…使巨鳖十五举首而戴之。而龙伯之国有大人…一钓而连三鳖,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于是岱舆员峤二山流于北极,沉于大海。”[14]因此,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园林对于仙苑式的园林进行传承和延续,并衍生出了五岳、四海、四渎的园林形式,是对仙境形态的演变和更替。

  隋唐盛世不仅仅是经济国力的繁盛,其思想文化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升华的种类和思想更加的丰富,随之也带动了文学作品和园林的发展,皇家园林中以蓬莱、方丈、瀛洲为主体的仙山思想也得到进一步的传承和发展,如其沿袭了唐朝时期仙山理水的做法,在大明宫中营造蓬莱殿,苑林区的中央大池设为太液池。随之宋代文人思想的百家争鸣加速了口传神话的迅速发展,与之相对应的文史神话则满满淡化,鬼怪文学盛行于世,也因此为宋代园林注入了新的活力,私家园林迅速发展,同时皇家园林中融入了道教的思想,最为典型的是宋徽宗时期,艮岳园林突出体现了道教的特征,并与文人艺术相融合。直至元明清,皇家园林的一池三山思想已经较为成熟,在神仙思想的不断重述与发展中,继承和延续,昆明湖的一池三山景观依然存在于世。

三、中国民间文学中的神话重述

  “一池三山”虽然是皇家园林对于神话的完美解读,无论在正史还是在民间文学作品中,都对“一池三山”所包含的神话内蕴进行了重述和传承,这种现象贯穿于中国文化发展中,植根于神话母题的源头。

  《风俗通义》成书于东汉献帝年间,记载了汉代的风俗以及当时的鬼神崇拜,并对历代传闻进行考证,《风俗通义》云:“秦始皇欺于徐氏之属,求三山于海中,通甬道,隐形体,弦诗想蓬莱,而不免沙丘之祸。”[15]秦始皇将复道与甬道连接在一起,并且隐居其中,作诗期待能登上仙山,但依然驾崩于山丘,这是民间文学中关于秦始皇求仙行为最早的记载。

  明末清初的文学家张岱将神仙鬼怪、衣食住行、生物礼政等分类为二十部分,记载于著作《夜航船》中,其中包含了诸次多文化常识,同时也写了荒诞不经的神话及传说,也包括关于“一池三山”的神话描述。《夜航船•宫室》云:“隋炀帝筑西苑,周三百里,其内为海,周十余里,为方丈、瀛洲、蓬莱诸山岛,高出水百余丈,有龙鳞筑萦回海内,缘筑十六苑门皆临渠,每院以四品夫人主之…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16]隋炀帝时期,“一池三山”的神话思想已经较为成熟,皇权思想与神仙思想锦瑟齐鸣,于是在仙山的神话中加入了龙的传说,龙的力量体现的就是自然中水的力量,龙最早的起源是民间祈雨的巫术,原始思维推动了水与龙之间关系的转换,所以仙山中有龙的神话出现具有其必然性。《夜航船》云:“安期生,卖药海边,秦始皇东游,请与言,三日三夜,赐金璧数千万,出置阜乡亭而去,留玉鸟为报,遗书与始皇曰:‘后数十年求我于蓬莱山下。’生以醉墨洒石上,皆成桃花。”[17]关于安期生为秦始皇寻找不死之药的传说在正史中也有相关的记载,但是在《夜航船》中进行了加工并给予了结局的凄美色彩,醉墨洒石变为桃花营造了神话结局的悬念。

  《开辟演义》中关于蓬莱、瀛洲、方丈神山的神话描写取自于精卫公主与西王母的对话,其演绎更加生动也增加了其神话内涵。“东海中有五山:一名岱舆,二名员峤,三名方壶,四名方丈,五名瀛州,皆仙人所居。但岱舆、员峤、方壶、方丈奇景少,奇景多在蓬莱、瀛洲二处,去中国数十万里,所居皆金宫、玉殿、紫阁、瑶台,花木常如二三月;人但长生不死。”公主日:“请问蓬莱景致!”王母日:“蓬莱有久视山,山有金池,水、石、泥沙皆有金色,复生金茎花如蝶,人皆带之。故彼处人云:‘不带金茎花,不得到仙家。”公主曰:“请问瀛州景致!”王母曰:“瀛州有聚窟山,山生十样草,皆名还魂草。人既死后,取而服之即苏。一名震澶,十种中之最上者。又有玉膏山,出泉如酒,饮之返老还童。”[18]《开辟演绎》中的神话复述从汉朝时的道家神仙思想逐渐与佛家思想相融合,但其根古不变的是“长生不死”的思想主题。

  一池三山的园林形制从中国古代园林一直延续至今,经过历朝历代的更替依然活跃于皇家的园林思想之中,浓缩了中国社会和文化的历史变迁。其“不死”的主题恰恰契合了皇帝渴望永载天下的愿景,也因此在各个时期都有不同的展现,并随着文化思想的日益丰富而愈加完整。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文化人类学”公众号2018-06-29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王尧]传说的框定:全国性神灵的地方化
下一条: ·[乌丙安]论当代中国民俗文化的剧变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