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李郁]乾隆定调“摄魂案”
  作者:李郁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4-08 | 点击数:6898
 


  在1768年春天开始的近一年里,"摄魂"的谣言在江南蔓延,
后来,这股妖风竟然冲击了半个中国,百姓为之惶恐,官员为之奔命,连乾隆皇帝也为之寝食难安

  

  前一段,由日本地震、海啸引起的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本身对中国基本没有什么有害影响,但由此却发生了抢盐风波。这虽然看起来像个社会笑话,但在我们这样的文化传统国家,也许不是偶然发生的。因为类似事件在我们的历史中发生过许多起,比较典型的是乾隆三十三年的“摄魂案”。

  这一年春天,在江南出现一股谣言,说是妖术师可以通过获取他人的发辫、衣物,甚至姓名来盗取他人的魂魄,为自己所用,而魂魄被盗者则会生病或死亡。

  这股谣言不断在社会上蔓延,冲击了大半个中国。百姓因此惶恐,官员因此忙碌,连乾隆皇帝也因此寝食难安。于是,全中国掀起一场大规模的除妖运动。但结果是除冤死许多和尚、道士、乞丐等下层群众外,一无所获。全国上下轰轰烈烈地演出了一场荒唐而又恐怖的闹剧。

  风波起于青萍之末

  清乾隆三十三年,即公元1768年春天,“摄魂”的谣言迅速在江南蔓延开来。谣言的源头事实上是很难追溯的,据后来的处理结果看,可能缘于浙江的几个平常案件。

  这一年年初,浙江北部湖州德清县城东的水门和桥梁因年久失修倒塌,县令就用招投标的方式将维修工程承包出去。来自海宁县的石匠投标失败,仁和县的石匠吴东明中标承揽了修建工程。

  这件事本来极为普通,却被邻近一个寺庙的和尚恶意利用。

  德清城外有两座寺庙,观音殿和慈相寺。观音殿香火鼎盛,而慈相寺则门可罗雀。慈相寺的和尚贫困潦倒,便对观音殿心存嫉恨,于是利用这个竞标事件散布谣言并发了传单,说投标失利的海宁石匠为了报复,在县城外去观音殿的路上做了法,路过的人都要遭殃。

  这个谣言不胫而走,并被添枝加叶地说走了样。说是修桥的木桩很难打到河底,石匠们需要将写有活人名字的纸片或活人的头发缠在木桩上,以人的魂魄精气来加大打夯力度,并加固水门和桥梁的基础。

  当地民间本来就普遍相信匠人有施法害人的魔力。于是有人找到吴东明,求他将写有自己仇人姓名的纸条打进桥桩里。吴害怕惹出麻烦,立即报告当地保正(也叫保长,在当地掌管户口治安、训练壮勇等事),将此人扭送德清县衙盘问。知县审理后,下令将此人打了25大板后才许开释。

  但事情并未因此结束。在传统中国,妖术迷信对底层大众来说已经变成他们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有时由于种种条件的集合会将某种谣言放大并迅速传播开来。

  慈相寺和尚编出的谣言很快传遍了附近的市镇乡村,并不断向外扩散。一时间,人们谈妖色变,或无端猜疑,或蓄意诬陷,演出了一出又一出闹剧。

  德清县一个名叫计兆美的年轻人因喝了几杯酒,被叔叔疑心在外赌钱,挨了一顿打,逃到省府杭州,打算在这里靠乞讨为生。一天半夜,当地人对计兆美的口音起了疑心,对他进行盘问,怀疑他是到杭州摄魂的。于是对他拳脚相加,又把他拖到当地保正的家中继续拷问。

  计兆美吓坏了,便胡诌出一个故事,说他确实是来叫魂的,身上带了50张纸符,48张扔进了西湖,剩下两张已咒死了两个孩子。

  第二天,计兆美被带到杭州府钱塘县衙门。此前,他曾经听说过有关德清县城桥工程的种种谣传,也听说过为首承办的石匠姓吴,并隐约记得石匠名字中有一个“明”字,审问中他回答说:“纸符是瑞明给我的。”

  石匠吴东明即刻便被押到了钱塘县衙门。所幸的是,计兆美未能从一干人中将吴东明辨认出来,他胡乱编造的故事不攻自破。受刑后,计兆美承认故事都是因为害怕编造出来的。

  谣言不断扩大蔓延

  此时,浙江地区已经因谣言引发了好几起类似的古怪事情,闹得人心惶惶,省巡抚为了消除人们的疑虑,决定再进行一次审讯,让原告与被告当面对质,以便将事件作个了结。

  巡抚指示杭州知府召集钱塘与德清两县知县一起升堂问案,再让计兆美辨认吴石匠,但他仍未认出。官府又暗中搜查了吴石匠的家,也没有发现任何与妖术有关的器物。德清知县在造桥的工匠中进行个别调查,也没有发现有将人名或头发植入桥桩后打入河里的证据。于是一些信谣生事的人受到杖责,甚至带枷示众。

  可是,要真正将对于妖术的恐惧从民众中驱除出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信谣生事人的惩罚,反而引发了民众更多的疑虑。民众眼中看到、耳中听到的是被抓到的“妖人”数目不断增多,心里更加恐慌,谣言也更加迅速向外传播。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新网-法治周末 2011年04月08日 10:24

分享到:
上一条: ·[张绪山]汉籍所载希腊渊源的“女人国”传说
下一条: ·[武文]尧乎尔文学对裕固族历史的口承与补正
   相关链接
·[朱晴晴]清代清水江下游的“会”与地方社会结构·[张岩 祝鹏程]青岛德式下水道:一则谣言背后的中西想象
·[海力波]“小孩弹弓杀老人”:一则当代传说中的道德困境与集体焦虑·[祝鹏程]怀旧、反思与消费:“民国热”与当代民国名人轶事的制造
·[施爱东]食品谣言的传统变体及叙事生长点·[周露丹]幸运信的传播、发展及其民众心理
·[宋康]清代宫廷戏曲文学研究·[米海萍]清代西部竹枝词“鲜明的风情画”内涵解析
·[刘文江]作为实践性体裁的传说、都市传说与谣言研究·[祝鹏程]“托名传言”——网络代言体的兴起与新箭垛式人物的建构
·[张静]西方传说学视野下的谣言研究·[施爱东]网络谣言的语法
·[肖海明]清代《天后圣母圣迹图志》版画研究·[施爱东]网络谣言的语法
·[聂强]谣言的编码与解码·[罗晓欢]以墓葬建筑及其雕刻为中心的四川清代民俗信仰研究
·[罗楠]川东、北地区清代墓碑建筑中的八仙与八仙信仰研究·[柳倩月]清代学统中的《山海经》序文与“神话历史”观之学术逻辑
·[李传军]洪水谣言与两汉之际的“汉家更受命”说·[施爱东]谣言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