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祁连休]中国故事的独特魅力
  作者:祁连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03 | 点击数:950
 

        我对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关注,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美籍华裔学者丁乃通编著《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一书的节译本(1985年)和全译本(1986年)相继出版后,丁先生多次来华作学术报告并与中国学者座谈,引起了我和学界同仁的极大兴趣。与此同时,臼田甚五郎、小泽俊夫等日本学者与我国学者座谈时,还讨论到中日两国学者共同研究民间故事类型的问题,亦受益匪浅。1991年5月,我出席了河北“耿村国际学术讨论会”。在与到会的日本学者座谈时,我曾提出东亚各国的民间故事类型多有关联,建议中、日、韩学者共同就民间故事类型研究进行合作。同年夏天,我又在一些国内学者中呼吁,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学者合作,共同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并且提出了具体的构想。1999年7月,我出席“海峡两岸民间文艺研究与发展学术研讨会”时,又提出编制全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是新世纪海峡两岸学界的一项重任。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的十年间,我在编撰的辞书和学术著作中,还做过一些民间故事类型的梳理工作。比如,在《智谋与妙趣——中国机智人物故事研究》(2000年)一书中,就梳理出相关的民间故事类型324个。编制一部名副其实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是我国民间文艺学学科建设的一项重要的基础工程。

  这些年来,我一直希望能够为此项工程作一点具体的贡献,却又深感有劲儿无处使,十分孤独与苦闷。直到1999年《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一书得以立项和启动,才改变了这个状态,让我感到欣慰和振奋。我深感到,以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完成编制全面系统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这项浩大工程的。更何况我着手做这项工作时已经年过六旬,比当年丁乃通先生编著《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时大许多。但我选取这样一个特定切入点,即从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来动手,就个人学术积累和精力,课题的艰巨程度和工作量而言,是完全能够胜任的。我希望,在我完成这个项目之后,会有一些年轻学者接过学术“接力棒”,继续进行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工程。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民间故事的发展源远流长。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离不开对古代民间故事类型进行全面、系统的清理。这无疑是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基础工作。这项工作做得扎实与否,直接影响编制工作的水平和质量。《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一书,从自先秦至清末的大量古籍文献中,梳理出500余个我国古代的民间故事类型。这项工作,扎实、可靠,虽然不敢妄称“搜罗殆尽”,但可以说做到了两个“绝大多数”,即将绝大多数的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都梳理出来了;对于每一个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历代异文,绝大多数都搜集进来了。这部著作,为今后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基本上做好了翻阅古籍,查找资料的艰巨、繁难的工作,无疑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和精力,并且可以确保追根溯源的学术水平和学术质量。

  不仅如此,这部著作结合中国民间故事实际,对国际通行的“AT类型分类法”进行了理论上的再认识,并且在实践中作了理论性的回答。“本书梳理和论析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时,没有采用‘AT类型分类法’,从故事类型的确定、命名,排列到论析,均基本上不涉及‘AT类型分类法’。本书所论列的五百余个故事类型,完全是立足本国,从大量的古籍文献中梳理、概括出来的。每一个故事类型的确定,都是以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自身的特点为依据的,其命名也是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并且适当参照中国学界过去的一些做法来确定的。这样运作,不但可以关注‘AT类型分类法’不涉及的传说类型,而且可以充分关注中国特有的故事类型,以期更好地展示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全貌,并且避免按‘AT类型分类法’操作时出现削足适履的种种尴尬,避免‘AT类型分类法’中诸如确定的类型过于宽泛、或者将一个完整的故事分为几个类型一类的弊病。”我们知道,我国民间文学界过去在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是否采用“AT类型分类法”的问题上存在不同的见解。今后要进行这项工程,必须首先在发扬学术民主的基础上统一认识,进而确定实施方案。毋庸置疑,这部《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对今后编制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在理论探讨和实际运作两个方面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民间故事的生命力体现在流传的过程中,而民间故事类型的形成,也产生在流传、变异的过程中。对于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深入研究和全面梳理,必须建立在对于从古到今的民间故事的全面了解、认识的基础上,离开了对于现当代民间故事的了解、认识,对于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研究就很难达到应有的深度,对于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梳理就很难达到应有的水准。我从事民间故事研究已有四五十年,我的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是在对于中国各民族民间故事有一个比较全面、深入了解的基础上进行的。不掌握中国现当代民间故事的流传情况,是不可能做好研究和梳理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工作的。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察:

  一方面,对于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的判定,大多需要联系现当代的流传情况,其中一些古代故事类型,还必须审视现当代的流传情况才能确定。比如,“放鳖喝水型故事”(见于《韩非子》)、“男人生子型故事”(见于南宋陈元靓撰《事林广记》)、“鲁班造桥型故事”(见于元无名氏撰《湖海新闻夷坚续志》)、“十兄弟型故事”(见于明屠本峻撰《憨子杂俎》)、“补针鼻型故事”(见于明潘游龙撰《笑禅录》)、“盗牛巧言型故事”(见于明醉月子辑《精选雅笑》)、“桃花女斗法型故事”(见于清许秋坨撰《闻见异辞》)、“戏父遗矢型故事”(见于清采蘅子撰《虫鸣漫录》)、“不知修(羞)型故事”(见于清程趾祥撰《此中人语》)、“改石磙型故事”(见于清丁治棠撰《仕隐斋涉笔》)、“鸡鸣停工型故事”(见于清俞樾撰《茶香室续钞》)、“请上坐型故事”(见于近人徐珂编撰《清稗类钞》)等故事类型,古籍都只出现过一次。仅凭这一种文献,是难以确定其为一个故事类型的。但是,我们参照其在现当代的流传情况,就可以毫不犹豫地判定其为一个故事类型。

  另一方面,认真考察古代民间故事类型在现当代时期的流传情况,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从古至今中国民间故事的产生、发展、消亡的全貌,加深我们对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认识,以利于探讨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发展规律。以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的发展态势为例,可以分为古代发展甚大和古代发展不大两大类。倘若联系现当代的流传情况来考察,每一个大类又有多种不同的发展态势。在古代发展甚大的故事类型中,有的古今发展一直都健旺;有的古代发展健旺,现当代稍有流传;有的古代发展健旺,现当代已基本上不再流传。在古代发展不大的故事类型中,有的古代发展不大,现当代广为流传;有的古代发展不大,现当代流传不广;有的古代发展不大,现当代已基本上不再流传。显而易见,只有熟悉口传形态的中国各民族民间故事,掌握现当代民间故事类型的流传情况,才能对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的发展态势作出全面、准确的评估。

  (本文刊载于《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漆凌云]汉文化圈视域下的中琉天鹅处女型故事比较研究
下一条: ·[高荷红]傅英仁讲述的神与神话
   相关链接
·[黄永林]刘守华:把中国民间故事“点石成金”·[王丹]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的宝物类型与意涵
·[高荷红]“嘴茬子”与“笔头子”:基于满族“民间故事家”傅英仁的建档研究·毛巧晖:《20世纪下半叶中国民间文艺学思想史论(修订版)》
·[陈建宪]故事类型的不变母题与可变母题·[林继富 彭书跃]民间故事讲述人与苗族“花场”的建构
·[祝秀丽]包公断案传说中“箭垛式人物”的生成·[张惠美]解析缅甸民间故事《拇指哥儿》
·[徐鹏]文化政治学视角下的特朗普竞选故事研究·[王霄冰]文艺民俗学的学术范畴
·[漆凌云 万建中]故事学“母题”概念再反思·[毛巧晖]民研会:1949—1966年民间文艺学重构的导引与规范
·[王晶波 韩红]“牛犊娶亲”故事的佛教源流及其演变·[岳永逸]故事流:历史、文学及教育 ——燕大的民间故事研究
·[周福岩]民间故事研究的方法论·[漆凌云]他山之石与本土之根:故事类型学在中国的译介与研究
·新时代中国故事创作高级研修班开班·[丁晓辉]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的盲点
·[祝秀丽 蔡世青]“五鼠闹东京”传说的类型与意义·[鹿忆鹿]从民间故事看中国家族关系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 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