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叶宏 李金发]神话的结构与彝族生态文化
  作者:叶宏 李金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1-04 | 点击数:1090
 

摘    要:在对大自然的不断适应中,彝族形成了独特的生态文化,反映在信仰仪式、节庆礼俗以及日常生活的诸多方面。神话是彝族民间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彝文经典《勒俄特依》记载的洪水漫天创世神话,以及以支格阿龙为代表的英雄故事等,构成彝族神话的主体。从对彝族神话结构的解读,可以了解彝区的自然风貌,彝人对于所居生境的认知,对于易发灾害的预测和减灾举措,天人和谐的生态伦理以及与人为善、团结互助的道德伦理等彝族传统生态文化要素。对于彝族生态文化的研究,有利于民族地区传统文化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

关键词:神话;彝族;结构;灾害;生态文化


  彝族主要分布在中国西南山地,这里地质环境脆弱、气候多变,一直是各类自然灾害的高发区。彝族先民曾创造出辉煌的古代文明,一部分保存在古彝文典籍里,更多的则是流传在民间的口头文学中。历史上,彝族经历过几次比较大的迁徙。如何适应气候和生境的变化、降低自然灾害带来的影响,是彝族先民发展生产需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本文通过对彝族神话结构的深描,试图剖析彝族的灾害观和生态文化体系,进而为民族地区传统文化保护以及生态文明建设服务。

一、神话中的灾害故事

  神话,彝语北部方言称,该词汇涵盖了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散体叙事(William Bascom,1964)。彝族神话,很多都与自然灾害的发生有关,其中比较有代表性如“洪水漫天”创世神话,支格阿龙英雄故事,以及民间盛行的关于山神、水神等自然神的神话故事。彝族神话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民间口传的神话故事,另一种记载于《勒俄特依》、《物种起源》等彝文古籍和毕摩文献中。二者在人物、内容、情节等方面有很大的相关性,只是在表达形式上,后者更似是前者的诗体版,并通过彝文记载;而前者多为后者的口语版,经由世世代代口口相传,且伴随不同讲述者的渲染和篡改,呈现多种变体。

  1.洪水漫天创世神话

  彝文典籍《勒俄特依》广泛流传于凉山彝区,是一部有关天地形成、人类起源、万物来源、民族迁徙、战争以及英雄事迹的叙事体创世史诗。其中的“洪水漫天地”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从前,地上住着的却布居木一家有三个儿子。三兄弟每天早晨上山去开荒,谁知道头一天开好的地,第二天又变成了荒地,一连三天都是这样。原来是天神恩体谷兹派来的阿古叶枯神赶着一头野猪,将开好的土地一一还原。兄弟三人围住阿古叶枯神,大哥说要杀死他,二哥说要打他,老三说,不要杀也不要打,问问清楚再说。阿古叶枯说,人类打死了恩体谷兹派到地面上收税的神,为了惩罚人类,天神要发洪水淹没大地。在阿古叶枯神的引导下,洪水来临时,大哥和二哥藏身的金银铜铁床沉入了水底,唯独老三的木头柜子漂浮到了滋洪尔碾山头。善良的老三居木武吾,从洪水中救出了青蛙、蛇、鼠、乌鸦、蜜蜂等。后来在小动物们的帮助下娶到天神的女儿,成为汉族、藏族和彝族的祖先。民间传诵的版本与《勒俄特依》中的记载大体相同,但在方言和细节上有些许差异。

  对应彝族的洪水神话,在我国现存最早的汉文地方志《华阳国志》中,已有“杜宇禅位”的描述。根据作者刘琳的分析,杜宇时代约在春秋中期。而按照彝族民间故事提到的古侯曲涅迁入凉山以前的谱系推算,时间也接近同一时期。因此,也有学者认为杜宇即为彝族历史上的六祖分支共祖阿普笃慕(居木)。

  “洪水漫天”创世神话在西南很多少数民族中都有所呈现。结合彝文、汉文的文献记载和民族民间传说,似可做出如下推断:在3000-5000年前的西南地区,确实发生过大的洪灾。《勒俄特依》和民间传诵的“洪水漫天”创世神话,可以被认为是灾害历史记忆在普通百姓间的神化和夸张,是在有限的历史条件下,彝人对于自然灾害的解释,经由历代讲述者的艺术加工和润色后,发展成为彝族的创世史诗。

  2.支格阿龙英雄故事

  支格阿龙是彝族十分仰慕的神话英雄人物。在彝区广泛流传着支格阿龙战胜天神鬼怪以及征服自然的英雄故事,比如“支格阿龙射日射月”、“支格阿龙制服雷公”、“支格阿龙寻找天界”、“支格阿龙制服魔鬼”、“支格阿龙平地”、“支格阿龙驯动物”等等。每个故事都有若干版本的异文,仅“支格阿龙惩治雷公”的故事就有异文十来篇。

  在《勒俄特依》中有三节讲述支格阿龙,分别是《支格阿龙谱系》、《射日射月》和《呼唤独日独月出》。据《勒俄特依》记载,在阿古叶枯神呼唤出六日七月出后,导致人间干旱,树木庄稼和江水全被晒干,家畜晒死,人类无法生存。支格阿龙在觉土木古的土尔山上,站在高大的杉树上射落了多余的太阳和月亮,才使人间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在民间传诵的“支格阿龙惩治雷公”故事中,天神恩体谷兹嫌人间吵闹,就派雷公专门朝最吵的地方劈,结果支格阿龙的母亲也被劈死。支格阿龙历尽坎坷来到了天上,利用红铜网兜将雷神捉住,并进行了惩治。

  在其他支格阿龙英雄故事中,干旱、洪水、雷击、虫灾等自然灾害,都被描述成由神灵引起,主人公支格阿龙被塑造成为了人类的幸福生活,敢于和天神斗,敢于和灾害斗,奋不顾身、一往无前的英雄化身。

  3.神“龙”与洪水

  在彝族山区,人们把山上的湖泊叫做“舒热”即汉语的“小海子”。彝人认为,“小海子”中有“硕诺木呷”神,这是一种类似于“龙”的神灵,一旦他离开,就会有灾难发生。比如,位于越西县与喜德县交界的小相岭,彝语称俄尔则俄,意为神龙出没的冰雪之峰。此峰在《勒俄特依》里也有记载。据说俄尔则俄上就有“小海子”,“小海子”作为“龙”的居所,具有神圣性,人们不能向里面乱丢东西,否则会引起“龙”发怒或者搬家,造成暴雨洪涝等灾害。因此,对于某地发生暴雨、洪涝、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原因,民间认为那一定是该地的神“龙”移位了。神“龙”的故事常被人们绘声绘色地讲述,比如,关于“龙”的样貌,在一些传说中,是像蟒蛇或者类似蛇的东西;有的地方则指群居的小四脚蛇。而在小凉山的传说中,神“龙”看起来更像一个庞大的树根,当神“龙”搬家的时候,就会化身为树木或者巨大的树根走在浪头。

  彝人相信,每个山上都有“小海子”,也都会有神“龙”。“小海子”通常位于比较隐秘的地方,不会轻易被人看到,一旦有人看到,天就会下雨,几天后这个人就会死去。但在小凉山的传说里,见到小海子却会给人带来福气,如果能偷偷喝到小海子里的水,更会祛秽除病,得到神龙的保护,甚至“恩泽十八代”。

  4.其他灾害故事

  彝族神话故事与民间传说的内容十分丰富,不但涉及神人争斗、英雄故事,而且也涵盖祖先迁徙、智慧人物、爱情婚姻等方面,其中很多与灾害有关。比如,关于火把节来源的传说是,在很早以前,天上有个大力士叫斯惹阿比,地上有个大力士叫阿体拉巴,两人都有拔山的力气。有一天,斯惹阿比要和阿体拉巴比赛摔跤,结果斯惹阿比被摔死了。天神恩体谷兹知道了此事,大为震怒,派了大批蝗虫、螟虫来吃地上的庄稼。阿体拉巴便在农历六月二十四那一晚,砍来许多松树枝和野蒿枝扎成火把,率领人们点燃起来,到田里去烧害虫。另据《勒俄特依》的记载,正因为阿体拉巴得罪了天神恩体谷兹,才引发了漫天洪水。

  凉山州喜德县流传着木帕神仙的故事:木帕神仙能够呼风唤雨,引起了其他人的嫉妒。于是选了一个美女送给木帕神仙当老婆。美女每晚看见神仙在屋边的小海子里变成蛇洗澡。美女问他怎么变成神仙的,有什么弱点等等。神仙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美女,美女拿笔记录下来。美女谎称给娘家报平安,让木帕神仙把记载他弱点的信放在了自己娘家的李子树上。其他人看到了这封信,就按着信上说的,把连在一起的山砍成一段、一段。大山开始流血,木帕神仙也一命呜呼。据当地的老人说,如今那些被人为破坏和切分的山就是没有山神保佑的,必然会发生灾害。

  而在美姑县流传的“惹狄索夫故事”中,惹狄索夫是一个类似支格阿龙的英雄人物。他不但经历了出生的荒诞离奇,有着与自然神、天神、鬼怪斗争的神勇经历,也在多个传说版本中加入了与人类争斗的内容。可见,随着时代的发展,神话传说也经历着变迁,趋向于更多地反映彝人的社会生活。在当代流传的神话故事里,都不再局限于人类与天神、英雄与自然的斗争,神灵更加人格化,更加贴近人类社会中的生产生活,甚至反映出族际关系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金鹏程]“中国没有创世神话”就是一种神话
下一条: ·[卡尔·赖希尔]最后的歌者:口头史诗的未来
   相关链接
·[肖海明]试论清代《天津天后宫行会图》的叙事结构和象征意义·[张志娟]马伯乐论中国神话
·[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王丽清 董秀团]彝族土主信仰传承发展助推乡村文化振兴研究
·[汤英]黔西北纳雍县穿青人“庆五显坛”仪式调查报告·[苏永前]多重证据视野下的孙作云图腾神话研究
·[任建伟]“怪异儿”类型故事的结构形态分析·[柳倩月]《纬书集成》中所见牵牛、织女星的神话要素分析
·[刘璐瑶]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共性研究·[李永平]“大闹”:热闹”的内在结构与文化编码
·[李燕]海上和平女神·[高健]无文字的“起源”神话与“无文字主义”
·[党允彤]中国古代舞蹈传说与神话·[陈芳 杨宇鑫]中国西南和日本“竹生”神话之比较研究
·王宪昭:从中华民族神话中寻找追梦精神·陈永香 等:《彝族史诗的诗学研究——以<梅葛><查姆>为中心》
·[金鹏程]“中国没有创世神话”就是一种神话·[侯冲]元明云南地方史料中的九隆神话
·[毛巧晖 白蓉]地域秩序与社会记忆的表达·[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神话研究学术史探微——以《民族文学研究》为视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