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民俗影像

首页民俗学文库民俗影像

[林安宁 唐培旭]师公面具艺术拍摄与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探索
  作者:林安宁 唐培旭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7-08 | 点击数:1015
 

摘要:平果县师公面具艺术拍摄,是民俗活动影像记录,也是师公唱本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天时、地利、人和是大型民俗影像记录伦理的最高境界。民俗影像记录中,拍摄团队要有风险防范意识。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工作的推进受多方面因素制约,最重要的有资金、技术、人才和评价体系等因素。

关键词:平果县;师公面具艺术;影像;田野伦理;数据库


  影像作为保护非物质文化的重要手段,使得民俗影像数据库的建设任务紧迫。有感于此,很多民俗影像资料库的建设应运而生。国家因此推出一系列课题对此加以支持,如文化部启动的《中国节日影像志》和《中国史诗百部工程》等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它要求多视角进行影像记录,并剪辑成质量较高的纪录片。

  民俗数字库的建设,得到了民俗学专家的关注。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的专家团队呼吁建立影像民俗学学科,提出了学科建设的理论与方法。我们作为第三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的中方调查负责人,积极参与到民俗影像记录的实践中。

  我们较完整地以影像记录平果县师公面具艺术,并借此良机对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作积极的探讨。

一、平果县民俗影像记录:师公面具艺术民俗志和师公唱本的活态呈现

  任何一部纪录片的拍摄方法都基于研究者对对象的认识基础之上。吴乔拍的纪录片,与他对花腰傣的人类学研究视角分不开。朱靖江的影像作品,也与他的影像人类学的认识相关联。

  学术界对师公文化的重视,始于它的傩文化价值,后来发展到它的信仰认识价值和师公唱本的多文化价值(语言、民族文化等)。师公面具艺术作为民间文化的富矿,目前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如对师公唱本的搜集与整理工作进展缓慢,对师公活动的民俗志研究也较为欠缺。笔者有两个项目都与师公唱本的搜集、整理研究有关。要研究师公唱本,就要对师公面具艺术展演过程作全面的了解。民俗志式的描写都未完成,面具艺术和师公唱本的研究就缺了一块重要的基石。对师公面具艺术的拍摄,可称之为师公面具艺术影像志。对于师公复杂的唱本内容,影像记录使干巴巴的文字鲜活起来,使它的口头传承本质得以呈现,让它的“声音”等层面得以直观展现。

  师公面具艺术展演的最重要环境是丧场。丧场活动至少持续一天一夜,时间跨度长,程序复杂,参与人数众多,拍摄靠个人很难为之,因而,强有力的团队是顺利记录的保证。

  百色市平果县的壮族丧葬仪式极为丰富,通常由师坛(师公班仪式)和道坛(道公班仪式)组成。师公文化更多壮族民族特色,其中的师公面具艺术表演,又具有独特的活态傩文化价值。

  我们跟踪拍摄师公活动整个过程,不漏掉重要的细节。2016年1月14日,即丧场活动前一天,我们到达凤梧镇壮族师公文化馆,记录师公们的筹备与排练工作。第二天天未亮,我们跟踪记录韦锦利师公出发前的请师、封村等仪式。接着,我们跟随师公搭坐的班车,赶到了丧场的现场——平果县县城。从师公搭师坛、与道坛配合超度、夜半的武术表演等,到天亮的出丧仪式,我们都一一记录。整个记录过程,我们使用了四台摄像机,其中两台是肩扛式专业摄像机,另外有两台DV。在丧场仪式中,一台专业摄像机固定拍摄,另一台拍特写。两个单反相机着重拍师公面具。录音笔四个,近距离录下歌唱内容,供配音、研究使用。

  除了全面记录,我们重点跟踪师公班领头韦锦利及他的儿子韦全福,对他俩的特写镜头也比较多。

  丧场仪式内容复杂,时间持续长,对于歌唱的仪式,只作简单记录(歌唱内容过后再访谈,并拍摄、记录),对于师公面具艺术表演和武术表演的环节,我们则作全程的记录。

  摄像资料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基础。笔者对仪式过程反复观看、琢磨,以此为依托,向师公韦锦利进行请教,完成了论文《壮族傩仪调查与傩书研究初探》。此文在2016年的中国民俗学会年会上宣读,并在刊物上公开发表。论文介绍了平果县师公文化与壮族傩书(即师公唱本)的概况,考察了平果县壮族傩书与傩仪关系,分析了师公法事仪式的主要特点,并指出平果县壮族傩书的多重文化意义。若没有影像记录的基础,对于师公复杂的仪式不可能有如此深入的研究!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庄孔韶]我为什么要用影像记录“金翼之家”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筱林]影像的力量·年华易老 记忆永存
·搭建一个展示和交流的平台·第五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VRFW 2018)正式录取名单
·[庄孔韶]我为什么要用影像记录“金翼之家”·[邓启耀]民俗影像拍摄的现场语境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影像展”征片公告·中国民俗画的回归——来自海内外学者的观察
·2018年《中国节日影像志》子课题招标通知·第五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VRFW 2018)邀请函
·杨利慧:抢救性建设京津冀大运河口述史影像库·[鲍江]民族志电影:在学术与艺术之间
·[吴晓东]影像视域下的中国南方史诗与仪式·[张启龙 张文艳 张统夏]拍摄“村庄记忆”影像的实践与探索
·[聂强 孙正国]论壮族师公面具的叙事途径·[雷亮中]影像民族志:人类学知识生产过程与实践
·2017年度《中国节日影像志》立项公示·第四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VRFW 2017)招生简章
·2017年度《中国节日影像志》子课题招标通知·[覃鉴淇]广西平果县凤梧镇山歌初探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