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乌丙安先生追思会:在线参与网址(2018年7月16日周一上午9时)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田野报告

首页民俗学文库田野报告

[王新宇]中华第一卯——走进荔波水利大寨
  作者:王新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08 | 点击数:599
 

·《中国海洋大学校报》“田野采风”专栏系列文章·

      什么是田野调查?做田野调查是为了什么?这些幼稚的问题,在未读研究生之前,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然而,当我真正进入到田野的时候,发现田野调查原来是那么有意思的事情。2017年6月份,我与另外两个小伙伴到黔桂交界地区的龙江、都柳江一带进行了水族卯节的田野调查。

      水族是我国特有的少数民族,虽然人口不是特别多,但其民族文化却独具特色。2017年6月21日是水书上的卯日,这一天要过卯节。卯节是水族的盛大节日,分四批轮流度过,过节日期选择在插秧结束之后的水历九月、十月(阴历五、六月)的卯日,是“绿色生命最旺盛的时节”。卯节除了宴请宾客之外,最热闹的环节就是卯坡上的对歌活动,被中外人类学者称为“东方情人节”,水利的卯是第一个卯,所以我们此次来到了荔波县的水利大寨。

      因为已经来过一次,所以和这里的老乡已经熟悉了。刚进寨子,便看到到处张贴的宣传标语,觉得有那么一点节日的气氛了。提着各种设备,我和小伙伴就来到了歌师吴国立老师家 (过卯也是吴国立老师打电话通知我们的),本想着在吴老师家门前休息一下,却看到了上次在茂兰的妮滴(“妮滴”是水语阿姨的意思),我们过去打招呼,寒暄了没有几句,妮滴便邀请我们去她家吃晚饭,寨子里人们的热情是出了名的,我们也没有拒绝便跟着过去了。在田野调查当中,我最无法逾越的便是——酒,在妮滴家里比较实在,所以那一晚便搪塞了过去,没有沾酒。边吃边聊的时候,妮滴的侄女趁卯节来看望奶奶,刚好与我们年龄相仿,便聊了起来,她们家已经搬到县城住了,如今很少回到寨子里了,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看看。吃过晚饭,她让我们去她家休息。她家的房子是新建的,在街道办对面,大约要走10多分钟的路程,我们便一起过去了 (田野当中总是无法拒绝老乡们的热情)。由于第二天要赶卯节,我们便早睡了。

      夜里两三点,窗外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叫,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仔细听来,是家家户户开始杀猪宰牛了,此时过节的气氛越来越浓。清晨,天刚蒙蒙亮,各家的妇女们都开始张罗着在自家的门前支起遮阳伞,搭建起临时的小商店,售卖饮料、西瓜等小零食,也有从外地赶过来的民众,像是赶圩日一般。在水利大寨里,男人们相对来说还是很悠闲的,他们或是三五个一起去卯坡对歌,或是在家里迎接亲朋好友。我们到的前一日在卯坡还见到了几个男人聚在一起练习山歌,以便更好地迎接今日的对歌。太阳越升越高,气温也越来越热,赶卯节的人陆陆续续地奔赴卯坡,不仅是寨子里的老乡,其他寨子的兄弟姐妹们也都赶过来参加节日,共同庆祝;当然,这里面也不单单只有水族民众,还有布依族、壮族、瑶族等少数民族同胞,都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山歌而来。

      吃过早饭,我和小伙伴们便直奔卯坡,烈日灼烧,但是烧得人热情更加高涨,我们到卯坡时,已经是人头攒动了,表演的舞台也都已经搭建好,只是开始的时间还没有确定。在这间隙,主舞台的左边,不知是哪里来的剧团,在表演着一些现代流行歌曲,吸引观众驻足观看。县、乡、村里的领导嘉宾到卯坡顶的木屋吃饭休息去了,待他们结束后,整个卯节才正式开始。在卯节这一天,对歌不受任何限制,青年男女都可自由选择自己心爱的人,在卯坡的树丛中、草地上、山石旁,或站或坐地撑起各色花伞遮住脸唱起歌来,而四周几个男青年围成一个圈,相互对歌,以歌传情。若是两人对唱得合心合意,事后只要由男方家带着猪、酒、糯米等认亲礼品前去女方家认亲,选好了婚期便可成婚,一般家中老人很少干涉。伴随着舞台上的表演,台下的对歌活动也在继续,只是现在以这种形式结合在一起的男女已经很少了。

      过卯节也是水族族群之间走亲访友的时候,犹如汉族的春节。男女青年在卯坡对歌的同时,山下各家各户也在迎接着亲朋好友的到来,送走一波儿宾客又来一波儿,吃着流水席。我的小伙伴在整个下午就赶了四场宴席,这不仅是节日的因素,更是水族人民的热情。这种聚会不会随着卯坡对歌的结束而结束,而是要持续到夜里十点钟或者更晚,通宵达旦,以节日的名义来增加民族之间的认同。

      近年来,政府在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民众的活动要以民众本身为主,不能把“政府组织”变为“政府主导”,否则会让传统民族民间文化失去其原有的意味。文化的变迁需要民众的文化自觉,民众开始自己参与到他们的文化活动中,这样的集体记忆才能够可持续发展,精致的民族文化才能一代代地传下去。

      我们这次的田野调查是建立在其他几次的基础上进行的,只是没有老师的指导,还是有一些举步维艰的感觉。我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一套田野体系,与人沟通的时候还有所欠缺,希望能尽快弥补自己的不足吧!

      作者简介:王新宇,男,广西艺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人类学方向硕士研究生。

(本文原载于中国海洋大学校报 - 第1991期(2017年10月26日) - 第04版:副刊)

(本专栏投稿邮箱:1178718234@qq.com)

【本文责编:张建军】

上一条: ·[刘智英]行走在田野中的智慧——走进江西省乐安县牛田镇流坑村
下一条: ·[尹艳艳]“送大暑船”习俗记
   相关链接
·“节气、节日、节俗与乡村发展”田野工作坊邀请函·[黄龙光]民俗艺术田野调查与艺术民俗志书写
·[林安宁 唐培旭]师公面具艺术拍摄与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探索·刘志伟、郑振满、赵世瑜:在田野中“跑”出的问题与思考
·第五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VRFW 2018)正式录取名单·赵世瑜:新的中国通史新在何处
·张振犁:中原神话学田野上的如歌行者·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山东村落田野研究丛书》出版发布会暨“改革开放与乡村社会建设”学术论坛在山东大学举行
·山东大学成功举办“节日传统与社区生活·田野工作坊”·[张青仁]从妙峰山到恰帕斯:我在边缘看中心
·[贺少雅]关于民俗学田野调查方法的思考——从“三进平卿”谈起·[刁统菊]女性民俗学者、田野作业与社会性别制度
·[石圆圆]乡土书写的“诗性”之辩:从宫本常一的田野调查谈开去·[徐冰]从田野走向学术殿堂——20世纪民间小戏研究述略
·[刘锡诚]田野采风杂忆·[刘智英]行走在田野中的智慧——走进江西省乐安县牛田镇流坑村
·古村落:学术研究不可忽略的角落·[王建革]19-20世纪江南田野景观变迁与文化生态
·[埃尔默]米尔曼·帕里口头文学特藏的数字化:成就、挑战及愿景·[张多]田野突发事件与田野伦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