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当“古火烟花”遇上偏执的秩序本位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31 | 点击数:1076
 

  现代秩序若不能为传统文化留扇门,文明传承难免会有断代的遗憾。

  这种遗憾,眼下正是“古火烟花”的遭逢。因“非法制造爆炸物”被警方拘留,经过一审、上诉,一年后,2017年12月29日,79岁的河北非遗“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相较于一审的“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二审判决虽未必皆大欢喜,却终究彰显了司法之谦抑。

  但是,真正的尴尬之处在于:“五道古火会”是当地的一个民间组织,主要组织正月十五的烟火表演,杨风申正是这个古火会的会头。2012年4月,石家庄颁给杨风申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证书,非遗项目为“赵县五道古火会”;2013年12月,河北省为杨风申颁发证书,命名他为第三批省级文化遗产项目“赵县五道古火会”的代表性传承人。结果因有人举报,杨被提起公诉。一审判决认为其“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的批准,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情节严重”。

  传统民俗与现代秩序似乎冰火难容,且眼下还找不到一个缓冲的出口:根据最高法的有关司法解释,杨风申用于制作烟花的火药超量,确实违法;可是想要合法领证制作,制度上又是个悖论——县级安监部门没有发放烟花爆竹生产许可证的权限,就算省级安监部门可以发证,也只发给企业而不可能发给个人。杨风申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违法,要么歇业。有个需要补充的细节,据杨风申称,“本来县里给我找了一个学手艺的接班人,结果人家一听我被抓了,就吓跑了”。

  可仔细想来,情理法在“古火烟花”上当真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吗?

  这个问题其实对应着两个具体的疑问——“古火烟花”的火药风险有多大?司法对自制火药的惩戒是为了什么?显然,这是两个边界不同、答案几乎没有交集的问题。前者是特定场合可控可管的民俗表演,后者指向火药滥用的公共危机。这和法律可以禁止作为凶器的刀具,却不能把居家日用的菜刀也禁了是一样的道理。再者,法律秩序的独立与威严,并不排斥道德礼教的“人性”。且不说《唐律》中“一准乎礼”的原则,即便看司法实践的个例,依然可以为民俗与文化留有合理的容身之地。

  1967年香港便制定法例,严禁燃放烟花爆竹,但若干年过去,即使没有了满街烟花,维多利亚港贺岁烟花汇演仍成为经典美景之一。没有人觉得这欢腾的一幕是“违法”的,更没有人觉得这民俗跟时髦的大都会“不搭”。

  现代秩序是为人服务的,而不能有了制度与律法,人却成了“套中人”,致使文明与文化只能去削足适履地匹配今时今日的新制度、新律法。《天工开物》说,制以时变。传统技艺固然要推陈出新,秩序律法也当呵护遗存。人人都玩“古火烟花”,当然是违法违规的;但在地方部门监管之下,非遗传承人去承续这一民俗文化,应有合法的舞台和空间。

  眼下,我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2项、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名录项目总数达39项。这些漂亮的数字固然鼓舞人心,但更多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省市级文明遗产、文化遗存,恐怕还需跨越秩序本位的门槛和陷阱:一方面,当考虑以“特许”的形式,赋能于传承人合法身份与地位;另一方面,应增强监管作为与市场思维,逆转其自生自灭的命运。

  在洋节遇冷的今天,传统民俗文化不能成为叶公好的那条“龙”。即便是眼下违法的“古火烟花”,也应该在法治语境下,找到通往未来的合法的灿然之路。

  文章来源:光明网 2017-12-31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郭梅:过了冬至便是年
下一条: ·人类学家最新研究:会讲故事的人拥有更多社会资源和后代?
   相关链接
·山东大学召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记录工程研讨会·“二十四节气”保护工作暨摄影作品展通气会 在中国农业博物馆举行
·非遗传承人衡阳张紫映与世长辞·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通知
·[张明明]“海丝之路”背景下的中琉妈祖信仰书写及其文化交流意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创意产业高峰论坛暨第四届城市社会与文化建设博士博士后论坛征稿启事
· 文化和旅游部等:关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方案(2018-2020)》的通知·[夏循祥]民俗遗产化的价值观冲突
·中国民俗学会非遗团队与新加坡来宾举行会谈·[王均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实践过程与社会性别角色再生产
·录取║ 2018年中美日民俗学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暑期学校:中方学员录取名单·[马千里]“一带一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编制策略
·开创生动局面 提供中国经验——我国非遗保护工作行稳致远·[马克·本德尔]中国学派的国际影响: 朝戈金对口头传统研究的贡献
·[艾哈迈德·斯昆惕]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遗产化反思·[高丙中]妙峰山庙会的社会建构与文化表征
·[杨利慧]官民协作:中国非遗保护的本土实践之路·招生║ 2018年中美日民俗学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暑期学校:招生启事(申请截止时间3月30日23:59)
·打通文化遗产保护的壁垒·通告║ 美国民俗学会:有关2018年民俗学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暑期学校的说明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