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中国民俗学网指阅微站APP停止更新的说明   ·[专题视频]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   ·从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到德国经验文化学阐证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那木吉拉]突厥和蒙古等北方民族“先祖之窟”崇拜及其神话传说研究
  作者:那木吉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7 | 点击数:392
 

   在古代突厥语族民族中广泛流传的狼图腾神话传说称,在一次战争中突厥人打了败仗,残遭屠杀,只有一人或数人幸免于难,或被断足刈(yì)臂遗弃于荒野。一只母狼救助幸存者,并与之交合身孕。后来幸存者也被杀,母狼逃至山中洞穴生子,繁衍后代(有的变体说,母狼救助幸存者,并逃至山中洞穴,交感营生,生儿育女),濒临灭绝的部族再生发展。

  神话传说中的母狼逃匿并生产突厥语族民族始祖的这座“先祖之窟”即“山中洞穴”是极为特殊的存在,竟然山穴中有周回数百里,四面环山的肥沃草地。而有的汉籍所称“符离之窟”可能指此“山中洞穴”,即突厥人的发祥地—其始祖“所生之窟”的象征,后来喻指其居住地。

  突厥语族民族狼始祖神话传说中的“符离之窟”与拉施特《史集》所载蒙古族源传说—《额尔古涅·昆传说》中的“额尔古涅·昆”之间存在相通性,它们均作为“先祖之窟”,为古代突厥、蒙古族先民所敬仰膜拜。另一方面,这些神话传说中的洞穴又与古代阿尔泰语系突厥,蒙古等北方诸民族先民的祖先崇拜、图腾崇拜习俗有着密切的关系。

  一、突厥语族民族狼兽祖神话传说中的“符离之窟”—“先祖之窟”

  在汉籍中突厥语族民族“先祖之窟”有时以“符离之窟”之称出现。《北堂书抄》卷十三曹丕引《典论》论汉武帝云:“刈单于之旗,探符离之窟。”这大概是汉籍中初出的“符离之窟”即“先祖之窟”。众所周知,单于是古代匈奴君主之称号,相当于后世突厥、蒙古的haan或han,汉译“汗”或“可汗”、“可罕”等。这样“刈单于之旗”一语的意思是,汉武帝通过战争打败匈奴单于,此与汉和匈奴长期时战时和的史实相吻合。下一句的“符离”与上一句的“单于”对应。而“符离”则是指一民族名,“窟”是喻指这个民族或部族所居住的地区。这样,“探符离之窟”是说汉武帝亲自探望游历当时的某一民族地区。“符离”为古突厥语böri的音译,为“狼”之意。《汉书·西域传》中,乌孙王有名“拊离”者,[1]《周书》卷五十《突厥传》曰:“侍卫之士,谓之附离,夏言亦狼也”。[2]符离、拊离、附离,皆突厥语böri的音译,意即“狼”。古突厥民族自称“狼种”。因此这里“符离”归根到底是指古代崇拜狼的突厥语诸部族;[3]“符离之窟”则喻指古突厥语族民族所居住区。这个名称来自古代突厥语族民族先民曾经居住生活的山里洞穴,即来自神话传说中的突厥语族民族“先祖之窟”。史籍神话传说对这种“符离之窟”有较详细的描写。如《周书·突厥传》所载一则神话传说,且称《突厥狼始祖传说》:

  “突厥者,盖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别为部落。后为邻国所破,尽灭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其小,不忍杀之。乃刖其足,断其臂,弃草泽中。有牝狼以肉饵之。及长,与狼交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者见狼在侧,并欲杀狼。狼遂逃于高昌国之北山,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茂草,周回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大,外托妻孕,其后各为一姓,阿史那即其一也,子孙蕃育,渐至数百家,经数世,相与出穴,臣于茹茹。居金山之阳,为茹茹铁工。金山形似兜鍪,其俗号兜鍪为‘突厥’,遂因以为号焉。”[4]

  上述是突厥民族狼祖神话传说的一个变体。《周书》成书于7世纪,而与之同时期或稍晚时期的相关史籍,如《北史》卷九九《突厥传》、《隋书》卷四八《突厥传》、《通典》卷一九七《突厥上》、《太平寰宇记》卷一九四《突厥上》均载录该传说。其中《北史·突厥传》云:

  “突厥者,其先居与西海右,独为部落,盖匈奴之别种也,姓阿史那氏。后为邻国所破,尽灭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其小,不忍杀之。乃刖足,断其臂,弃草泽中。有牝狼以肉饵之。及长,与狼交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者见在狼侧,并欲杀狼。于若有神物,投狼与西海之东,落高昌西北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茂草,周回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外托妻孕,其后各为一姓,阿史那即其一也,最贤,遂为君长。故牙门建狼纛,示不忘本也。渐至数百家,经数世,有阿贤设者,率部落出穴中,臣于蠕蠕……世居金山之阳,为蠕蠕铁工。金山似兜鍪,俗号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5]

  《北史》所载神话传说承袭于《周书》,并有增饰,但对“符离之窟”的描写两者同出一辄,未有变异。这里虽不见“符离之窟”一语,却有“符离之窟”的描写。即母狼逃匿并生十男的山中洞穴便是“符离之窟”,即孕育突厥人始祖之地。有的学者认为“阿史那”为古代蒙古语čino或čina(狼)的音译。[6]蒙古语称狼为“赤那”(čina)。“阿史那”和“赤那”是同源词。这样,母狼生突厥始祖之窟曰“阿史那窟”,即“狼窟”—“符离之窟”。

  事实上,《突厥狼始祖传说》的原初形态初见于《史记·大宛列传》[7]和《汉书·张骞传》。[8]传说称,古代乌孙国的始祖昆莫在婴儿时,部族被邻国灭绝,他被生弃于荒野,有牝狼和乌鸦来到其旁照料。该传说中未见昆莫与牝狼婚媾,生部族始祖等母题情节,更不见“符离之窟”的描绘。而《史记》、《汉书》、《周书》等之后的文献中继续记载着上述狼始祖神话传说的变体,其中不乏描绘其“先祖之窟”,即“符离之窟”。如17世纪文献记载突厥语族维吾尔人中流传的神狼神话传说,其中亦出现“符离之窟”的变体。人们称该传说为《神狼救助维吾尔》:

  一次,维吾尔人打了败仗,他们被敌人围困在一个山腰上,无路可走,面临覆灭的危境。这时,突然见一只狼朝山的方向走来。处于险境的维吾尔军民尾随着这只狼,走到山脚下。狼走进一座山洞,维吾尔人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们在黑暗的洞穴里走了很长的时间。最后狼把他们带到山洞的另一个出口,眼前变得豁然开阔、明亮起来。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水草丰茂、如天堂般美妙的大草原。维吾尔人从死亡线上被拯救了出来。从此,他们把狼视为一种神圣的动物加以崇拜。[9]

  该神话传说载于阿布勒哈孜·巴哈迪尔汗(Abu'l Ghazi-Baghadur,1605-1663或1664年)的《突厥世系》(Sajara'i Turki)一书。作者为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后裔。《突厥世系》一书的古代部分史料多承袭拉施特《史集》,而作者所处时代的部分资料可能是他亲自搜集的。因此,可认为该神话传说是阿布勒哈孜·巴哈迪尔汗从当时的突厥语族民族民间整理而成。而我们仔细分析《神狼救助维吾尔》这则神话传说,它的原型显然与上述突厥语族民族狼始祖神话传说有关。但由于神话传说流传时代已经靠后,人们的神话观念逐渐淡薄起来,从而其情节母题遂发生变化。[⑩]如神话传说中不仅未见战争幸存者与母狼交合,生育氏族始祖等古老的神话母题情节,而且,其中的“符离之窟”也有变异。如《周书》等史书所载《突厥狼始祖传说》中的“符离之窟”在“神狼救助维吾尔”中已经“移到”洞穴的“另一出口”,已回到现实生活中的游牧世界环境。但是只要运用比较的方法,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两者之间的先天联系。

  此外,最近搜集的民间口头资料显示,在哈萨克族乃蛮部民间也流传狼始祖神话传说,称之为“额尔捷涅·孔乃蛮人的传说”:

  从前,居住在阿尔泰山麓的乃蛮部的一支突然遭到外族入侵。敌部烧杀掳掠,把这一支乃蛮人都杀光了,只留下一位年老力衰的巴特尔(baater)。[11]他们砍断巴特尔的四肢,把他扔到荒野,企图让他羞愧地死去。但是,敌部退去以后不久,忽然一只母狼出现。母狼用舌头舔这位巴特尔的伤口,巴特尔的伤竟然痊愈了。后来,母狼把巴特尔藏到阿尔泰山的一个峭壁岩穴里保护起来,并且一起过上了夫妻生活。他们后来有了孩子。子孙繁衍,这支乃蛮人重又发展起来。因为母狼和巴特尔当初藏身的峭壁岩穴是在名叫额尔捷涅·孔的山巅,所以后来人们就把这支乃蛮叫做额尔捷涅·孔乃蛮。[12]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分享到:
上一条: ·[冯智明]沟通阴阳与修“阴功”:红瑶架桥仪式及其人观研究
下一条: ·[刘晓春]乞巧拜仙 金针度人:宋以来广州地区的“七娘会”
   相关链接
·何红艳:《科尔沁蒙古族说唱文学研究》·[王宪昭]论蒙古族神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质
·民俗学家扎格尔·[浩·桑布拉登德布]蒙古国民俗学研究综述
·[赵秀华]蒙古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会音巴雅尔考证·[乌兰其其格]蒙古族乌珠穆沁部落关于民歌审美意识的地方性表述
·[乌春雷]东蒙地区蒙古族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行动与实践研究·[白晓梅]内蒙古裔美国学者包国义及他的科尔沁村落民俗系列调查记录
·[陈岗龙]《娜仁格日勒的故事》和《琵琶记》比较研究·内蒙古蒙古族非遗数据库一期工程通过验收
·[色音]蒙古族萨满文化:变容与保护 ·探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的新维度
·田野║ 从民俗生活实践走近地方文化:布里亚特蒙古族传统文化考察记·《蒙古族文学资料汇编》出版座谈会召开
·专访内蒙古非遗保护中心主任贾凡·敖其:让蒙古族民俗文化世代传承
·深切悼念江格尔奇加·朱乃先生·[巴莫曲布嫫、朝戈金、毕传龙、李刚]蒙古英雄史诗的数字化建档实践
·[孙心乙]辽西农耕蒙古族聚落演变的建筑学阐释·[任甜甜]浅议《元曲选》中蒙古语词所体现的物质民俗及其贡献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