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濒临消失的中国古村落:10年间减少90多万个
  作者:记者 王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2 | 点击数:283
 

  每天消失1.6个 抢救濒危中国传统古村落迫在眉睫

        祭祀、老水车、山间新绿……一座村子或一个“老庄子”往往寄托着很多人的无限乡愁。但现实是,这些并不遥远的乡村生活正在慢慢远离我们。

  有这样一组出触目惊心的数据,记者从近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古村镇大会获悉,近15年来,中国传统村落锐减近92万个,并正以每天1.6个的速度持续递减。多位专家呼吁,要以最快的速度为传统村落建立档案、盘清和抢救传统村落的家底,并出台一部专门针对中国传统村落进行保护的法律法规。

  濒临消失的古村落

  中国古村落之殇10年消失90万个

  如今,我国传统村落整体上呈现南多北少、东多西少,集中分布于西南、华东地区,云南、贵州两省数量最多。据昨日(10日)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智库、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太和智库、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我国首部中国传统村落保护报告显示(《中国传统村落蓝皮书: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调查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自2003年至今,我国先后公布了6批276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4批4153个中国传统村落。

  但古村落的抢救和保护进度,远赶不上古村落逐渐消失的速度。

  “如果这些古村落都没有了,都消失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们到哪里去寻找‘乡愁’?”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冯骥才曾忧虑地说到。

  而在消失的村落中,其中有不少是具有历史风貌的传统村落。自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多万个,平均每天消失80到100个,其中包含大量传统村落。

  古村落除了在数量上的不断锐减,部分传统村落毁坏的现象也在持续“上演”。

  去年7月,在茶马古道滇藏线支线上的一个古村,以一条老街贯穿,两侧的民居皆临街而建,却因遭遇的一场大火,老街7户房屋遭到严重毁坏;川渝地区某苗寨,多建于清代到民国时期的木制干栏式建筑因村庄空心化严重,部分瓦面严重破损....。。

  在全国,类似以上古村落遭毁坏的例子不胜枚举,“在川渝地区,也有很多村寨由于村庄空心化严重,缺乏管理,有些是房屋结构松动,倾斜明显,一些精美的门板、窗花木雕掉落。”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川渝调查组告诉记者说。

  由于各种原因而毁坏的村落不计其数,上述报告的江浙组调查员也发现该区域不少传统村落破坏较严重,如枫溪村、花桥村、泽随村、山头下村、山下鲍村、大窑村、徐畈村、杨湾村等村落均由于各自不同的原因而破败不堪。

  与时间赛跑被抢救的古村落该如何“活”下去?

  但很多致力于古村落文化研究的专家、志愿者的担忧不仅局限于此。

  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面临后继乏力现象,专攻村落文化的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的吴灿举例说,在云南考察组考察的14个传统村落中,列入申报资料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般在十几个。

  可在调研过程中发现,大多村落除了保留较好的民族传统节俗外,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村落中已经很难找到。

  不仅如此,古村中的古桥退变为垃圾场、游客大量涌入沿街两侧的食物残渣腐烂发臭……不少传统村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面临环境破坏与污染的威胁。

  据11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传统村落消失局面得到遏制,已进入复苏期,在今年启动的第五批传统村落调查中,预计总数将超过5000个村落将被基本纳入。

  抢救传统村庄“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也在敦促各方最快的速度为传统村落建立档案、盘清和抢救传统村落的家底……可这些似乎“治标不治本”。

  吴灿坦言,一定要出台一部针对中国传统村落进行保护的法律法规,鼓励传统村落订立村落保护的乡规民约。“同时,还要将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纳入新型城镇化总体规划。”

  “建立‘保护责任追究制’,将传统村落保护纳入政绩考核体系,要把文化保护作为加快城镇化的主要任务之一。”吴灿还发现,当前中国对于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利用工作的开展,形成了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的模式,但是在相关参与主体中,原住居民话语权容易被忽视。

  因此,他建议,在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或利用进行规划设计时,政府也可适当下放管理权,让原住居民有机会参与到对传统村落的保护中去。

  目前,中国各地也正在加速拯救正在消失的传统村落。 

  文章来源:央广网 2017-12-11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第三届湘鄂赣皖非遗联展将办
下一条: ·华阴老腔传承与发展新篇章
   相关链接
·古村落保护如何留住乡愁·古村落:学术研究不可忽略的角落
·乡村振兴战略拓宽古村落活化之路·中国古村落活态保护大会在河南鹤壁召开
·保护古村落 留住我们的乡愁·古村落保护需要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
·大数据如何为古村落画像?·中国各地拯救正在消失的传统村落
·[陈新民]对高演古村落重塑乡土民俗调查·[应超群]关于浙西应氏古村落文化生态的调查报告
·[魏娜]槐树信仰的生活化体现及不同视角下的表达·[高忠严]社会变迁中的古村落信仰空间与村落文化传承
·[邓启耀]谁的祠堂?何为遗产?·传统村落保护 期待嘉兴模式
·[刘魁立]活鱼须在水中看:谈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安徽黄山:以产权流转破题古民居保护利用
·[苑利]中国非遗保护的启示深深影响其他遗产的保护·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国际高峰论坛举行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国际高峰论坛在慈溪举行·[郭志超]社区营造视野下的畲族村落变迁与发展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