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周翔]台湾原住民盘瓠神话类型与来源研究
  作者:周翔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17 | 点击数:893
 

摘    要:盘瓠神话在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流传十分广泛,学界一直将其视为苗、瑶、畲三个民族的族源神话。从分布来看,苗族、瑶族、畲族、仡佬族、黎族以及台湾原住民地区都有盘瓠神话流传。根据狗立功情节的不同,盘瓠神话可以分为三个类型:立战功型、取谷种型、治病型,台湾原住民盘瓠神话属于治病型。不过盘瓠神话在台湾原住民中并未被广泛接受,流传度也不高。通过对神话类型进行比较分析,推断盘瓠神话很可能是先从我国东南沿海传至冲绳(琉球),再由冲绳(琉球)传至台湾,但归根结底,还是源自我国大陆地区。 

关键词:台湾原住民 盘瓠神话 冲绳(琉球) 来源研究

作者简介:周翔,女,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副编审,中央民族大学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台湾原住民文学。 


   

   本文所论盘瓠神话是指以“狗立功娶女子”为基本情节的神话,包括那些故事主角名称并不称为盘瓠的神话。这类神话的流传地域十分广泛,我国南方瑶族、畲族、苗族、仡佬族、黎族等少数民族地区都曾搜集到,尤以瑶族、畲族还有苗族东部方言区流传最为丰富且最具代表性。具体来看,根据狗立功情节的不同,又可以把盘瓠神话分为立战功、取谷种、治病三种类型。

  其中立战功型最为常见。汉文典籍《风俗通义》《魏略》《搜神记》《后汉书》所记载的盘瓠神话以及瑶族、畲族和贵州台江苗族地区所搜集到的盘瓠神话都属于这一类型。《搜神记》的记载比较典型:“时戎吴强盛,数侵边境,遣将征讨,不能擒胜。乃募天下有能得戎吴将军首者,购金千斤,封邑万户,又赐以少女。后盘瓠衔得一头,将造王阙。王诊视之,即是戎吴。‘为之奈何?’群臣皆曰:‘盘瓠是畜,不可官秩,又不可妻。虽有功,无施也。’少女闻之,启王曰:‘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盘瓠衔首而来,为国除害,此天命使然,岂狗之智力哉!王者重言,伯者重信,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国之祸也。’王惧而从之,令少女从盘瓠。”

  流传于湖南江永与广西金秀地区的瑶族盘瓠神话属于立战功型,比如1986年采录于湖南江永县千家峒瑶族乡的瑶族神话《盘瓠》中说:高王和平王争夺天下,高王出榜招贤,哪个杀死平王,就把三公主许给他做老婆。招贤榜贴出来后一连两天都没得人敢去揭。第三天傍晚忽然来了一只毛色光亮的大黄狗,伸出前爪一把撕下了皇榜。高王以为是戏弄他,大黄狗说话了:“皇上莫发气,皇榜当真是我揭的。”高王一惊,才晓得是神仙下界,当下封它做三军大元帅,带兵出征,还给它取名叫盘瓠。盘瓠没要一兵一卒,独自翻山越岭,到了平王的京都。平王平日最喜欢打猎,当他带领军士和猎犬来到城郊围猎时盘瓠趁机钻进了猎犬队里。围猎开始了,盘瓠施起神威,把那些野兔、山鸡、黄鼠狼一只一只叼到平王马前。平王大喜,把盘瓠留作随身猎犬。忽然他觉得有点肚胀,下马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解手”。盘瓠悄悄跟过去,一口咬脱他的鸡巴,他惨叫一声,当场死去。盘瓠叼着平王的头来见高王。高王大喜,加官封职,重赏金银,把三公主许给他做老婆。三公主听说父王把自己许配给一条黄狗,很不乐意。洞房之夜她才晓得,原来那黄狗一到床上就变成了一个美貌男子。1979年采录于广西金秀县六巷乡古陈村的瑶族神话《盘瓠王》主要情节与此类似,说的是评王养有一只身披二十四道斑纹的龙犬,名叫盘瓠,日夜巡逻,警卫着评王和宫殿。有一年,番王兴师动兵,向评王的国土扑来。评王叫大臣张贴告示,许愿谁若灭了番王,重重有赏——金银财宝任他要,三个公主任他选。结果,龙犬口衔告示奔上殿来。龙犬飞跑到海边,游了七天七夜登上番王国土,直奔番王宫殿。番王一见是评王豢养的爱犬,问:“树倒猢狲散,你早早离开评王,是不是你看出他的国家快完蛋?”龙犬点了三下头。番王见龙犬点头,心中大喜,便把龙犬收养,举行国宴欢迎它。第二天清早,番王如厕时,龙犬趁着四下无人,猛然咬下番王的睾丸,番王昏倒在地。龙犬又赶紧将番王的头颈咬断,衔着血淋淋的头颅,冲出王宫渡海回国。

  畲族地区流传的盘瓠型神话一般都有耳虫化犬、龙犬变人、凤凰山祭祖、畲族四姓由来的情节。例如1987年4月采录于广东潮州的《龙犬驸马》说:高辛帝宫有个左耳奇大的大耳婆。御医替大耳婆治耳病,用一把小银勺在她的耳朵里抠出一只蛋来,惹得天上的凤凰领着地上的百鸟,日夜在它四周跳舞唱歌。高辛帝知道这是祥瑞之物,就叫御医把蛋打开,蛋里跳下一只五彩小犬来。小犬养了八个月,身长八尺八,身高四尺四,是个龙犬。海对岸的夷番房突王带兵过来骚乱,朝廷屡战屡败。高辛帝只好出榜招贤,说谁能打败番王,就可以在三个公主中任选一个做老婆招为驸马。榜在城门楼前贴出好几天,都没人揭榜。正当皇帝、大臣急得团团转时,龙犬突然跑上来,一口把榜撕下,龙犬对高辛帝说:“我有阳战之术,变化无穷。”龙犬辞别了皇帝,渡海来到番邦。番王用好酒好菜招待它吃,还留它在宫中睡觉。龙犬趁番王酒醉未醒,发狠咬下他的头颅,然后跳海逃跑,顺利渡海回国。番兵失掉了首领,乱作一团,再也不敢欺负邻国了。《中国少数民族神话》中收录的畲族神话《高辛和龙王》说高辛皇帝耳朵痒,怎样也治不好,痒了三年,竟扒出一条金虫来。金虫有三寸长,放在金盘里,金虫日夜长,一天一夜长大了,浑身五彩斑纹,能在水里游,能在天上飞,能大能小,高辛称他为“龙王”。龙王飞到海里去了。番王领兵来围高辛和他的人民,高辛就带着人民爬上封金山。番王不退兵,高辛张贴榜文说:谁能杀掉番王,谁就娶我的三公主、继承我的王位、得到我的仓库。龙王咬下榜文,去见高辛。龙王就地一滚,变成一只麒麟向番营跑去,一直跑到番王跟前。番王抚摸着麒麟笑了,摆酒庆贺三天。番王醉得伏在桌上睡了。麒麟窜上去一口咬掉番王头,脚一蹬,跑回来了。高辛见杀了番王,带兵杀下山,把敌人消灭了。

  贵州台江地区(苗语黔东方言区)流传的苗族盘瓠神话也属于立战功型:故事说很久以前,有一个王正登基接位。这时有位非常勇猛的敌人来攻打他。朝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死伤的人很多。王把大官小官(文臣武将)们叫来商量。他说:“谁要是把这个敌将杀了,我就把女儿嫁给他。”结果还是没人能够战胜。不久王的脸上忽然长了个肉瘤,越长越大,后来自个儿掉下来了。他拿了顶帽子将它盖在桌子上。过后不久,王揭开帽子一看,肉瘤变成了一条小狗,王就给它起个名字叫“邦尕”。后来小狗慢慢长成了大狗,有一天它把那个敌将的头衔了来,王见了敌人的头反倒没了主张,他问文臣武将怎么办好。还是王的姑娘自己出来说:“只要我爹的天下太平,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我的命。”她觉得再住家里也不好意思,就带着狗顺河向西方来了。

  第二种类型取谷种型主要出现在湖南西部与南部。在这一类型的盘瓠神话中,狗帮人取来谷种而立下功劳,比如湘西泸溪县流传的苗族神话《盘瓠和辛女》话说有一年,长江一带阴雨绵绵,连月不晴,洪水泛滥,一片汪洋,庄稼全被淹死,颗粒无收,吃饭成问题,来年的种子也没有着落。皇上急得抓耳挠腮,召集群臣说:“谁能去江南弄来谷种,我把公主辛女许配与他。”没人敢去。这时一只黄狗跑了进来,跪在他前面,眼鼓鼓地看着他,他觉得奇怪,对黄狗说:“你愿去江南取谷种,就点三下头。”黄狗把头点了三下,跑出皇宫去了。黄狗游过长江,上岸来到一块晒谷坪,打了一个滚,沾了一身谷子,又游了回来,只剩头顶上、尾巴尖上的谷子没被水冲掉。进皇宫黄狗把谷抖落在皇上面前。皇上很高兴,命人收去做谷种。又比如湘西凤凰县流传的苗族神话《马媾取谷种》:从前人们没有五谷种,吃的是草根树皮。轩辕黄帝出了一个告示,谁取来五谷种子,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告示出了好久,没有人敢来揭榜。皇帝的一条名叫马媾的狗,把告示揭了下来,表示愿去取五谷种子。马媾走了好多路,都没有发现五谷。有一天走到一个地方,正碰人家在晒谷,就躺在谷子堆上打了一个滚,全身上下粘满了谷子,飞快地往回跑。路过一条河时;身上的谷种都被河水洗脱了,只有尾巴翘出水面,上面还有五颗谷子它带了回来。所以原先全身都结谷子的禾杆,只有像狗尾似的禾穗了。在湖南邵阳绥宁县苗族地区也有取谷种型盘瓠神话流传,与泸溪、凤凰等地的神话情节类似。此外,在瑶族地区流传有瑶女盘姑所养的黄狗到平地人那里为瑶人取来谷种的神话,还有尝新节时要先敬狗、之后家人才开吃的节日习俗。

  第三种类型治病型主要流传在仡佬族、黎族地区。仡佬族的神话是说土王的女儿腿上长了恶疮,狗用嘴舔好了:土王的女儿腿上长了一个恶疮,用许多方法都没有治好,土王十分焦急,他张出榜:“哪个能医治好姑娘的病,我就把姑娘嫁给他。”土王家的黄狗揭下了榜文,它用嘴舔好了姑娘的恶疮。犬娶了土王的女儿为妻,到山洞里住下。

  黎族神话《天狗》也属于治病型,主要讲述天狗爱慕天皇的女儿“婺女”,黄蜂帮天狗的忙,咬了婺女的腿,天狗舔好了伤口。天狗与婺女成婚后不被允许留在天上,从此天地分开,他们在地上安了家。天狗变成了黑犬,被不明真相的儿子杀死。神话还加入了因为血缘婚而纹面的黎族习俗解释。值得注意的是,仡佬族和黎族的盘瓠神话都提到了星象,仡佬族神话说“天上的两个星宿楼星和女星也下凡到人间土王家,楼星变成一只黄狗,女星变成了土王的女儿”。黎族神话中提到的婺女指婺女星,即“女宿”。相传此星常在海南岛黎母山降现,因名黎婺,音讹黎母,黎族人们将此星当作天帝之女下凡。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邓启耀]不离本土的自我传习与跨界传播
下一条: ·[王宪昭]论文化始祖神话传承中的“变”与“不变”
   相关链接
·[毛巧晖]社会秩序与政治关系的言说: 基于过山瑶盘瓠神话的考察·[王宪昭]广西瑶族盘瓠神话田野调查引发的思考
·[刘亚虎]瑶族文学文化的闪光点·[孟令法]口述、图文与仪式:盘瓠神话的畲族演绎
·[冯智明]瑶族盘瓠神话及其崇拜流变 ——基于对广西红瑶的考察·[刘亚虎]盘瓠神话的历史价值及其在武陵的源起与流传
·东吴大学鹿忆鹿讲台湾原住民的故事·[鹿忆鹿]台湾原住民与大陆南方民族的洪水神话比较
·[杨利慧]世界视野中的台湾原住民神话和故事·[庄美芳]台湾原住民日月神话的时空观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亚洲文化论坛第38讲:12月12日·[陈芷凡]台湾原住民口传文学、作家文学的研究现状与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