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李延年]情感是偶戏之魂
  作者:李延年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18 | 点击数:214
 

      在世界偶戏史上,很少有哪个国家像中华民族的木偶皮影戏一样,文化传承如此久远,地域分布如此广阔,品种风格如此多样,文化意蕴如此厚重,生命繁衍如此顽强。探究其缘由,乃其人文情感所致。

      中国木偶、皮影戏具有丰富的人文情感,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这门古老的艺术,蕴含着丰富的道德理念和规范,在大量的作品中,以传扬诚信忠孝仁、温良恭检让、感恩向善、除暴安良、保疆卫国、勤俭刻苦、崇尚礼义廉耻等精神为主要内容 ,具有鲜明的民族特性和精神气质。

      中国偶戏不仅具备深厚的文化内涵,更有斑斓多姿、灿如繁星般的历史传说、民间故事、神话传奇、名著改编……经过历代艺人加工筛选,积累了大量演出剧目,这些作品中跳跃着一个共同脉搏,就是剧情中所蕴含的情感律动,一个“情”字流淌古今,这便是亲情、爱情、乡情、友情。长期以来,艺随人亡的现象十分严重,大量的偶戏作品如今已失传。在我们尚能看到的一些剧作中,多能影响人的情感、陶冶人的性情,这类剧目如今仍能令人动情难忘,如:表现以程婴为首的一群忠义仁善之士,为救忠良之后不惜献出亲人和自己生命的《赵氏孤儿》,为医母亲疾病,十几岁的少年冒着被豺狼虎豹所伤的危险只身入深山寻药的《鹿乳奉母》,公正廉明不畏强权,申冤断案的《包青天》《施公案》,为解除民间水患,敢与龙王争斗的《哪吒》和为治水患“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治水》,以天下苍生为念,炼石补天的《女娲》,用神弓射下九个毒日头的《后羿射日》,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花木兰》,以德报怨的《芦花记》,因家境贫寒卖身葬父的《槐荫树》,保家卫国一门忠烈的《杨家将》,护卫皇嫂千里寻兄的《关羽千里走单骑》,被困雷峰塔下、与亲生之子只能梦中相认的《哭塔》,表现对爱情忠贞忘我的《盗仙草》《牛郎织女》,为取真经,唐僧师徒不畏鬼怪妖魔与艰难困苦,矢志不渝,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西游记》系列,愤泄科考不公,撞柱而亡的《钟馗》,弘扬行孝乃做人第一德行的《木连救母》,义薄云天的梁山好汉化装进城搭救卢俊义的《大名府》等传统剧作,难以胜数。继承了情感丰满的优良传统,现代偶戏作品中表现人间情感的优秀佳作,已成偶戏艺苑的靓丽风景。皮影戏《人狼同舞》《沉香救母》《观世音传奇》,木偶戏《琼花仙子》《胡桃夹子》《嫦娥奔月》《丝路驼铃》《卢俊义》《留守大山的孩子》《卖火柴的小女孩》《哪吒》《火焰山》《三打白骨精》等一大批久演不衰的偶戏新作,深深感染了广大观众并受到欢迎。

      蕴含着中华优秀美德和人文情感的作品,在大量的传统及现代偶戏中比比皆是。这些人文情感丰富的偶戏作品的精神内核是爱,这是剧作的文化支点。纵观古今,偶戏优秀之作最突出特点是表现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爱,对父母的爱,对劳苦大众的爱,对廉洁奉公、尽忠行孝、善举侠义、明君贤臣的爱。中华偶戏自古以来就传承着以技娱人、以情化人的良好传统。把艺术的感化功能,提到了高出娱神娱人的层面,已成为历代木偶皮影艺人的自觉行为。中国偶戏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宝藏,它的文化价值和文化地位有待更进一步去认识、去发掘,去提高。正是这些看似无生命,但又令观众心灵可感可通的偶之精灵,千百年来如同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曾滋养了多少中华儿女的心灵。

      中国的木偶皮影表演艺术家们认为,没有情感的作品,不足以感人,更难以流传。表现偶人情感是木偶演员一辈子的追求,演员带着角色的情感去感知、去品味偶之情、去享受偶之韵、去表现偶之魂、偶之美。演员与手中之偶情感融为一体,是偶戏表演的最高境界。古往今来,大凡经典偶戏之作,必达人偶一体的境界。偶戏创作亦是如此,主创人员与偶戏中的人物,寻到了爱恨情仇的共同结点,舞台上的偶形才会熠熠生辉触动观众心灵。不了解偶戏之神韵,便跨界导戏,绝难产生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佳作,顶多也只能做到“传情达意”。情感是偶戏之“魂”,偶戏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愉悦,更有养心、养神的社会效益。

本文原载:《中国文化报》2017-09-18 第3版:理论评论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华觉明:高屋建瓴,擘画传统工艺振兴蓝图
下一条: ·[吴翔之]民俗视野中的女性话语建构——以女性禁忌民俗为例
   相关链接
·开创非遗当代传承发展的生动局面·[韦杨波]“刘三姐歌谣”考辨——兼谈作为非遗的“刘三姐歌谣”的保护与传承
·中青年非遗传承人研讨传统节日文化·青海召开非遗传承人群研培工作座谈会
·做连接非遗与公众的桥梁·四川摩梭甲搓舞:非遗在每一个美好的夜晚跳动
·40年演出15000场 皮影戏老艺人讲述非遗传承五年巨变·乌兹别克斯坦:五彩斑斓的手工业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黄仲山]应慎用“去粗取精”思维
·“大国非遗项目工匠专项公益工程工美项目”启动·苗族蜡染普及培训班有成效
·非遗保护要“与时间赛跑”·福建非遗展演亮相厦门
·[秦毅]非遗不是无情物 关注现实更喜人·第九届浙江·中国非遗博览会开幕
·旅游景区非遗演出别演过了头·山东潍坊启动非遗教育“薪火工程”
·香港“非遗”中的宗教文化传统 ·非遗大型网络传播活动启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