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中国民俗学会顾问柯杨教授   ·2017年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春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春节专题

鸡年说鸡:从“五德之禽”到“家常便肉”
  作者:林行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1-30 | 点击数:360
 

   在英国和德国任教的学者贺列德(M.Hofreiter)教授(联同多名中国籍学生)于2014年12月29日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题为“中国北方的家鸡”的论文,证实“人类懂得饲养鸡用作食材,最早可以追溯至一万多年前的黄河流域”。这是科学家从有万多年历史的化石鸡中,发现与现代鸡大致相同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因而得出这项“令人振奋”的结论。直至贺列德教授的发现,科学家一般相信最早养鸡的地区是中东,时间约在公元前五千年,即距今七千年前。

 
  国人最早饲养包括鸡的家禽,应无疑义;至于国人对鸡从何而来的理解,则免不了与神话挂钩,因为在远古时代,非如此无以“自圆其说”,亦可免去先有蛋或先有母鸡的争论。关于鸡从何来,最早的文字记载也许是汉代的术数典籍《春秋运斗枢》,它说“玉衡星散为鸡”,即鸡是星宿下凡变的(这确是解说不明来历物事最简便的方法,且此说是先有鸡后有鸡蛋);由于有传说指雄鸡飞进人群,伏地向行刑官员“引颈长鸣”,令有司有所感而赦免罪犯,自此鸡便成为“祭门禳恶”的祭品,因为“鸡主以御死辟恶也”(应劭《风俗通义》);鸡亦称“金鸡”,是辟邪求福的吉祥物。按,“金鸡”不是指金毛(色)的鸡。在水木金火土的阴阳五行中,金是“巽(八卦之一)神”,鸡为“巽主”,鸡上遂冠金字。
 
  
龙山文化陶鸡
 
  鸡在古代是灵禽,以其“首戴冠者,文也;足搏距(爪)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有这么多优点,鸡被视为“始祖灵禽”,实至名归。而鸡生蛋,蛋生鸡,再生复生,循环不止,灵禽之号,鸡当之无愧。关于鸡有“勇也”之性,应该稍作说明,以鸡性好勇善斗,斗鸡早在唐代已成为“官民一体”的赌博玩乐。陈鸿的《东城老父传》有文记唐玄宗在藩邸时酷爱斗鸡:“治鸡坊于两宫间。索长安雄鸡,金毫铁距,高冠昂尾千数,养于鸡坊……诸王世家,外戚家,贵主家,侯家,倾帑破产市鸡,以偿鸡直。”时民间斗鸡亦盛,韩愈有《斗鸡联句》:“天时得清寒,地利夹爽垲”(按:为干爽高地),说的正是清寒(明)前后“最宜此戏也”。事实上,唐朝之前斗鸡之戏已是时髦玩意,尚秉和的《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的“斗鸡”条,引《列子》:“斗鸡之戏最古,纪渻(按:省的本字)子为周宣王养斗鸡。”张岱的《夜航船》则引《庄子》(《达生篇》):“渻子为宣王养斗鸡,十日而问之曰:‘鸡可斗乎?’曰:‘未也。犹虚憍而恃气。’十日又问之。曰:‘几矣。鸡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矣。’”
 
  这个寓言之意是,起初斗鸡看似“好打得”,其实没“底气”;稍后此鸡虽看似凶猛,但一见“敌人”便很紧张;再后鸡的目光烱烱,威猛外露,仍不宜上场;最后此鸡呆头呆脑,有若木鸡,即已进入最高战斗状态,“敌人”一见便“掉头鼠窜”,不敢与之交锋。笔者写了这三两百字的“题外话”,旨在指出现在很多人错用“呆若木鸡”形容迟钝的蠢人,非也,它绝非贬词,而是指有“大将风范”、“大勇若怯”或“大智若愚”!
 
  三星堆二号坑出土青铜雄鸡
 
  《尚书》引《左传》有关为“斗鸡进补”使之更具作战力的记载:“捣芥子播其羽也,或曰以胶沙播之为介鸡。”张书则引刘孝威诗:“翅中含白芥,距外曜金芒。”历代王公贵冑“好斗鸡走狗”者不乏其人,而斗鸡“以清明节为最盛”。斗鸡为国人首创,应无疑问,以公元前已“成行成市”,时今日之斗鸡大国东南亚各国尚未开化;当然,尚未开化时的先人亦会斗鸡,但肯定不知为“斗鸡进补”之法……
 
  今东南亚多国仍盛行斗鸡,而“斗鸡大国”,肯定非菲律宾莫属,小城大镇都有斗鸡场,全国各地每年斗死“沙场”的鸡达一千五百万只,斗情之惨烈,不难想象。为期五天共六七百场赛事的“世界血腥斗鸡大赛”(The World Slasher Cup)每年在马尼拉有两万余座位的体育馆举行;座位分普通及贵宾数等,观众(赌徒)全男班(他们的妻女也许都赴外当佣工),赌注从十美元到一万美元,丰俭由人。菲律宾人除像我国古人在鸡毛及鸡足下药加锢,还饲斗鸡以维他命等“健康药物”……斗鸡是菲国全国皆狂的大事,七十年代大独裁者马科斯一度因担心斗鸡场可能成为“聚众谋反”渊薮而下禁斗鸡令,但因大鸡主马科斯夫人反对而告吹!香港所以没有斗鸡,和没有染上两广食狗肉习俗一样,皆因英国国会早于1835年禁止斗鸡之故;英人可合法猎狐(2005年才禁)而不准斗鸡,其多重道德标准的“性格”,路人皆见。
  
汉红绿釉桃都树
 
  鸡司晨守夜,风雨晦黑,不失其职,因此古人又名之为“常世之鸟”。“一唱雄鸡天下白”,是何等气势!鸡鸣天亮,宣告阴魂鬼魅猖獗的黑夜结束,鸡于是被视为具驱邪逐鬼的特异功能。由于鸡鸣太阳东升,因而又被目为能使太阳复出的神鸟!不过,鸡鸣亦有“不规则”之时,被古人视为不祥之兆,比如鸡啼叫时若不鼓动翅膀,预示“国有大祸”;黄昏鸡啼,则传递了“百姓有事”(社会不和谐)的讯息;而“牝鸡雄鸣(母鸡像雄鸡般啼叫),主不荣”(《易传》)。有“趣”的是,我国民间传说有“鸡生蛇”的记载,与中古时期欧洲出现蛇鸡的传说相近:蛇鸡是公鸡蛋(Basilisk egg)孵出形如蜥蜴、双目通红、人触其目光即死的“怪鸡”。为免其为祸人间,此怪物被瑞士地方法庭判处死刑——烧死,详见伊云斯(E.P.Evans)的《对动物的(刑事)起诉及(处以)极刑》(The Criminal Prosecution and Capital Punishment of Animals,10-11页)。
 
  鸡的普通话发音近吉,令其于驱逐妖魔鬼怪之外,还被赋予祈福纳“吉”的能耐……金鸡立于石上,题为“室上大吉”;牡鸡之冠鲜红突出,冠与官谐音,公鸡与鸡冠花合图,遂有“官上加官”的好意头。非常明显,在古人心目中,鸡具文、武、勇、仁、信的本质,是所谓“五德之禽”。然而,翻阅古书,横看竖看,五德俱全的鸡(或金鸡)虽有灵禽之名,但饶是如此,仍避不了成为“家常便肉”!
 
  西汉原始瓷薰炉
 
  战国时期主张“仁政必自经界始”的孟子在《尽心上》说:“五亩之宅,树墙下以桑,匹妇蚕之,则老者足以衣帛矣;五母鸡,二母彘,无失其时,老者足以无失肉矣;百亩之田,匹夫耕之,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这是孟子理想中的“农家乐”。这段话与本文文旨有关的只是,八口之家,养二母猪之外,还有“五母鸡”,适龄的母鸡天天下蛋,已不事生产的老鸡则可宰而食之,如此农家生活,乐何如之。据文物出版社的《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竹笥已见鸡蛋(壳),其“遗策”有“鸡白羹一鼎瓠菜”的“简文”,又有“鸡子五枚”的记载。可见数千年前先民已有以鸡和鸡蛋为食材的食制。显而易见,鸡是普通人家节日的祭品和待客的主要肉食,“杀鸡为馔”,常见于古人笔记中。
 
  李白写过一首七言古诗《南陵别儿童入京》,起首四句是:“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诗人于秋季农忙之际欣然入京(谋官职),有所憧憬,心情大佳,临别烹鸡酌酒与小辈同食之欢乐,跃然纸上。
 
  明成化门彩鸡缸杯
 
  从农家角度,“鸡是有功之物”,以其会“报时”,在未有漏斗、时钟的年代,鸡鸣的作用不小,因此不应成为日常肉食(如先人不食牛肉),但以鸡和鸡蛋含有米、麦所缺的丰富蛋白质,营养价值高且可口而杀鸡是不费工夫的举手之劳,“手有缚鸡之力”的古人,虽知鸡“有功于时”,然而,以其味鲜美且有营养,遂杀而食之,为此还制造了一堆理由,说鸡“以功较牛、犬为稍杀。天之晓也,报亦明不报亦明,不似畎亩(田地)、盗贼,非牛不耕,非犬之吠则不觉也,然较鹅、鸭二物,则淮阴羞伍绛、灌矣(‘鸡’比鹅鸭高一筹)。烹饪之刑,似宜稍宽于鹅鸭;鸡之有卵者弗食,重不至斤外者弗食,即不能寿之,亦不当过夭之耳。”上引为清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有关鸡的描写,他以为鸡鸣与不鸣,天都会亮,鸡的“功劳”因此不及耕田非其莫属的牛和狂吠退贼的狗,加以体小力弱,宰杀较易,因此家家养鸡食鸡肉鸡蛋,只要产蛋时和重不过斤时不食,“仁至义尽”矣!事实上,李渔这种看法,早他约两千年的《淮南子·说山训》已有类似的说法:“鸡知将旦,鹤知夜半(按:王充《论衡·变动》有云:夜及半而鹤唳,晨将旦而鸡鸣),而不免于鼎俎。”“知将旦”的鸡和“知夜半”的鹤,以“其肉肥美宜炙,可以饮酒为诸膳也”。因此古人不敢暴殄此送饭下酒皆宜之“天物”,把之作为拜祭礼品、家常肉食!
 
  应该一提的是,鸡蛋既是美食又能出鸡,因此,有价有市,尚书引《耳目记》(按:只知成于唐代,佚名)的有关记载:“新昌县令夏侯彪之,初下车,问里正曰,鸡子一钱几颗?曰三颗。乃取十千钱,令买三万颗……”买三万鸡蛋,所为何事?“令母鸡抱(孵)之,遂成三万头鸡,经数月长成,令吏与我卖却,一鸡三十文,半年之间,成九十万。”这是笔者所见唯一记蛋价鸡价(惜不知当时“钱”的购买力)的文献,养鸡利润不薄,亦可知唐代的养鸡农场规模之大不逊今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2017-01-28
【本文责编:商小琦】

分享到:
上一条: ·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
下一条: ·鸡年,你要懂点鸡文化
   相关链接
·漫谈中国文化中的“鸡”·感受文物里的“鸡”文化
·典藏中的鸡文化:一唱雄鸡天下白·百鸡图:民间剪纸里的吉祥符号
·鸡年,你要懂点鸡文化·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
·生殖崇拜到阳鸟瑞禽:金鸡怎成"文武勇仁信"化身·鸡年话鸡:光明吉祥之禽 有德勇武之鸡
·鸡年说鸡·新春话鸡 | 你知道吗?老祖宗曾把鸡当宠物养
·[侯仰军]鸡每日打鸣,原来是为了他们…·丁酉|吉(鸡)运亨通 事事顺遂
·[张自然]年画中鸡形象之文化内涵探源·[许多多]民间文献中的语音线索
·农场主郁倩文:鸡场追梦的民俗学硕士·[赵翠翠 李向平]民间信仰的类型及其建构
·第十八届鸡鸣山民俗文化庙会将于5月22日举行·“在现代政治谱系里,日常生活绝不仅是鸡零狗碎”
·在怀旧与创新间纠结:京城庙会,沦为“鸡肋”? ·“中国关陇方言民俗高层论坛”在宝鸡召开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