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二十四节气

首页民俗学专题二十四节气

“新的驿程”刚刚开始
——中国民俗学会“二十四节气保护工作专家座谈会”综述
  作者:谢颖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1-18 | 点击数:463
 

  11月28日,中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为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保护工作,探讨专业学会如何在今后的履约工作中发挥应有的作用,12月20日,冬至节气前夕,中国民俗学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二十四节气保护工作专家座谈会”。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学术研究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当代语境中怎样准确理解二十四节气?如何发挥二十四节气的文化创造力?学者们对这些保护工作的重要问题进行了深刻思考探讨。

  二十四节气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后,引起了人们广泛而热烈的讨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施爱东对此非常高兴,他感到,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会让我们唤起许多已经日渐丢失的传统文化,让我们拣回不少类似的“冷知识”,它们未必是今天物质文明发展的必备武装,但是,理解它们有助于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诗意和丰满。

  北京大学陈连山教授认为二十四节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地位重要,是中国人顺应自然方式的根本框架。中国古人强调人的行为与自然变化相一致,因此二十四节气规定了中国人四时的行为标准,至今在人们的生活世界中依然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山东大学刘宗迪教授高度关注二十四节气于当下的“再创造”,在他看来,在现代条件下,应当用新的表达形式和传播方式,对二十四节气文化中蕴涵的传统智慧进行提炼、升华、传播、弘扬,让这项古老的农耕智慧在现代社会中获得新的意义和新的生命,将二十四节气作为传播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重要内容。

  与申遗成功相伴随,在各种媒体平台上开始出现很多与二十四节气相关的研究和文章,起到了积极的传播作用。不过,也有一些说法欠缺科学依据。清华大学刘晓峰教授举例道,比如有人在报纸上发文章认为二十四节气起源于对于“十二”这个数字的神圣化,这既不符合二十四节气发展的实际情况,也不符合古代人的认识方式。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安德明进一步指出了关于非遗认识的一个误区:同许多处于濒危状态的非遗项目不同,二十四节气至今鲜活地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发挥着重要影响。这同相关学术界及社会上具有较大影响的把非遗同“濒危性”直接对应起来的认识之间,具有较大的差距,却恰恰体现了非遗的内涵,即“被各社区、群体,有时是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社会实践、观念表述、表现形式、知识、技能以及相关的工具、实物、手工艺品和文化空间”。由此可见,二十四节气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其意义不仅在于进一步加强二十四节气相关理念和实践的保护,还在于推广和深化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正确理解。

  与会专家指出,科学而准确地对二十四节气的相关方面展开深入研究,是今后保护和推广二十四节气最核心的环节。应当以申遗为契机,促进二十四节气相关知识的准确传播。

  “二十四节气”成功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势必要求国家动员各种社会力量,采取更加有组织、有计划的措施,从而积极履行申报文本中业已提出的五年保护计划。中国民俗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朝戈金研究员指出,二十四节气保护需要群策群力,构筑多元行动方的保护机制。“多元行动方不仅涉及到申报材料述及的10个社区、两个群体和9位传承人,根据《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精神及其对保护的定义,政府部门、大众传媒,乃至社会各界都应当纳入多元行动方,其中基层社区、年轻人和儿童更是确保该遗产项目代际传承的重要力量。因此,这次会议不是简单的学术探讨,而是走向‘保护’的又一次出发。按钟敬文先生的一部书名来说,‘新的驿程’才刚刚开始,需要共同努力,以利构筑多元化行动方协同增效的保护机制。”

  文章来源:人民政协网 2016年12月26日
【本文责编:程浩芯】

分享到:
上一条: ·把握契机 推进非遗保护传承
下一条: ·[陈广忠]《淮南子》与二十四节气的创立
   相关链接
·第二届“农耕文化遗产与现代社会”学术研讨会在南京高淳举行·非遗保护要“与时间赛跑”
·旅游景区非遗演出别演过了头·[袁曼琳]保护非遗,需再造其当下生存自环境
·非遗保护不是为表演 而是为回到生活·[赵千 王其领]“非遗”保护向何处去?
·非遗保护工作注重传承发展·访谈丨专访福建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陈秀梅
·[汪欣]若非乡土,如何非遗·[王学思]把思考留给每一位观众——观纪录片《老祖的声音》
·[徐旺生]“二十四节气”在中国产生的原因及现实意义·镇江:探索非遗保护新思路
·2017阿拉伯国家、非洲英语国家非遗保护研修班开班·专访广东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蓝海红
·讲座║ 朝戈金:政府、学界和民众在二十四节气的申报过程中的作用·专访内蒙古非遗保护中心主任贾凡
·[徐旺生]“二十四节气”在中国产生的原因及现实意义·专访辽宁非遗保护中心主任王吉祥
·陈通:非遗保护要精确管理·项兆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与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