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基地与中心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出版物
学会通讯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学会成立3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本网公告
   联系我们

2016年会专区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会议历届年会2016年会专区

[张凯歌]超生的身体:国与家之间的女性身体
  作者:张凯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0-26 | 点击数:598
 

 

 
超生的身体:国与家之间的女性身体
张凯歌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民间文学研究所)
 要:一九七九年我国出台了“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八十年代初“一胎化”的政策进入千家万户,直到2013年出台的“单独二孩”政策 ,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都是“一孩为主”。“一胎化”政策的实施在农村遭遇了极大的抵制,女性作为生育的主体,她们往往在国和家的双重裹挟下成为超生的实践者,被打上“超生女性”的标签。超生女性如何在宏观(国家)与微观(村落)的权力网络中成为被审视的主体,这种权力空间又如何让一些女性从不敢生育到背井离乡、逃往外地去“偷生”是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