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刘魁立]活鱼须在水中看:谈中国传统村落保护
  作者:刘魁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6-07 | 点击数:803
 

  刘魁立,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乡愁文化发展中心顾问。

  2016年5月27日,当银发飘飘、82岁的刘魁立先生健步行走在江西省玉山漏底古村的时候,这位民俗学界著名的“银发老人”眼底尽湿。

  面对漏底村庄世外桃源般的自然风光,面对漏底村中不时看到的破落的仍存江南特色农村风貌的房屋,面对村里为数不多的生活水平显然落后的村民,这位多年以来不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竭心尽力奔走的、虽饱经岁月风霜依然谦和乐观的老人,时不时会不由地扼腕叹息、心思起伏。

  传统村落如何保护?农村民俗文化何去何从?

  魁立老师为在场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提出三点充满深情的、宝贵的关于当今古村保护和修建的理念、原则和建议。

  一、中国的农村应该姓“中”

  现在的中国农村建设,千村一面的现象比比皆是。处处是彩色钢板、山寨洋楼,甚至在许多旧有建筑风格仍然保持得还算完好的古村落中,突兀地出现几栋完全不搭调的洋风格建筑,与整体风貌格格不入,破坏了村落的整体建筑格局。每至此时,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农村,它到底应该姓什么?

  当一个传统的古村落(比如漏底村)还保有历史的风貌、还没有根本“改姓”、还没有“被别人收留”、没有被其它味道改变之时,在对它进行重建或是复兴的过程中,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便是:让它姓什么?保持姓什么?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前提和理念。如果不进行一些相关的思考,不把“姓中”这个理念贯彻好,就难以说是重建或者复兴。

  这里要提到一个“再创造”的概念。目前最为提倡的创新或是振兴,如何在遗产保护中贯彻实施,是个很重要的大问题。当说“创新”的时候,涉及继承传统的核心议题,实际上介于可管与可不管之间,词义本身并没有限定。但是,“再创造”一词则不然,一定是在原来的、传统的基础上延续,更新和不断发展前进的,它与历史紧紧关联。中国的农村在建设的过程中,如果能特别关注到这个前提,我个人以为,这样的农村才有前途,才能向我们的国人、向我们的后代、向外国人骄傲地说: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中国农村,这是属于我们的优秀传统。这一点是我们在传统村落保护和重建中,必须思考和把握的一个关键原则。

  二、中国的农村应该是中国农民的农村

  现在,一些地方的农村,几乎已经不大再是中国农民的农村了,而是城市来的旅游者的农村、是外国游客的农村、是企业家开发商的农村……,独独不再是农民的农村。

  究其原因,农村在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出现了许多问题,比如:随着土地规模越来越小、经营方式集约化等,出现了大量的劳动力富余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兄弟从心理需求到主观行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当一部分人从田野劳动中解放出来了,或者说被解放出来了,但是要去干什么,却没人指导或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只好去城市打工,干点粗劳力杂活,由于缺乏相应的技术,甚至连蓝领都谈不上。在这个意义上说,实际上并没有很好地设计好农民的出路。通常说,“安居乐业”,然而,只有“乐业”才能“安居”,如果农村能够容得下农民,能够为农民提供“就业”“乐业”的机会,他们何苦要背井离乡去寻找生活的出路 呢?

  所以说,农村的建设,说一千道一万,漂亮话是没用的。因为农民不适宜在这儿生活下去了,没办法生活下去的时候,他们必然进行另外一种选择。也即俗语所谓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辩证地讲,若想让农民留在农村,便要为他们设计出更好的适合他们自己的谋生方式;而若想让农村成为真正的农村,那它一定是、也应该是能够留得住农民的农村。

  当然,进入新世纪的农民,不会再是扛着锄头下地,回来喂猪养鸡、“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民了。而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型农民。

  三、中国的农村可以是现代化的、幸福的、和谐的、可人的、令所有人羡慕的

  毋庸置疑,中国的农村可以是现代化的、幸福的、和谐的、可人的、令所有人羡慕的地方。农民不仅在新的条件下乐业安居,而且能够和城市居民一样,尽享新时代提供的一切现代生活的便利条件。如果本着这样的标准来进行建设,农村才会真正地发展,才会真正地回归,才能保住我们脚下这片非常宝贵的净土。与此同时,传统文化就真的有了良好的传承基地,传统文化就得以彻底回归了,农村也就真正是农民兄弟的“欢乐之乡”“幸福之乡”,也是我们心中的美丽田园了。

  说话容易,讲理念也相对容易,但是实践起来,就很困难。而且理念也可以是集思广益,不只是一个模式,建设的途径也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不应定于一尊。我不过是发表了个人意见,不对的,请大家批评纠正。

  我觉得,如果农村都城镇化了,文化的多样性不就完全消失了吗?连传承的基地都没有了的时候,那传统的保护还将如何进行呢?

  什么是城市文化?什么是城市传统?什么是城市风格?我们大家都知道、都记得,过去有所谓“北京胡同的生活方式”,有上海石库门的生活方式,也有乡村的生活方式,我们都能回忆的起来,都能描绘得出。然而今天,让我们心痛的是,乡村文化已经无法描述出来。那种“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的景象已经很难看到。难道说我们看到的八十岁的老太太,她孤独无奈地坐在破败的房子前,就是现今的乡村文化吗?我们在城市之中,人们彼此也是不大相干的。我们每天行走在现代化的宽敞的大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流密集,摩肩接踵,然而我们却相互冷漠,将彼此关在心门之外。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和谐吗?没有交往,哪来的和谐?

  因此说,农村建设的方向,它应该是幸福的,现代化的、和谐的、彼此亲密的。也只有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才能说:中国的农村,它“姓中”;中国的农村,它是中国农民的农村。

  正如魁立老师的一句被弟子们奉为名言的口头禅:活鱼须在水中看。中国的农村,是“姓中”的农村,是中国农民的农村,也一定是现代化的、幸福的、和谐的、令所有人羡慕的农村!

(原载于《民俗中华》微信公众号 2016年6月6日)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分享到:
上一条: ·[孙正国 田兆元]“猴年马月”终于到了!原来这竟是好运的日子?
下一条: ·全域旅游视角下的乡村发展之路
   相关链接
·古村落保护需要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刘魁立]民间叙事的形态研究
·[刘魁立]中国人的时间制度·[张娜 高小康]后工业时代手工艺的价值重估
·[方云]传统家规家训与现代乡村社会治理·刘魁立:尊重传承人的权利和遗产的特性
·民俗大家刘魁立“释”新时代慈孝:不限家庭和形式·[刘魁立]中国的农村应该姓“中”
·[刘魁立]周老的立德、立功、立言·传统村落保护 期待嘉兴模式
·[刘魁立]话说端午·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国际高峰论坛举行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国际高峰论坛在慈溪举行·[郭志超]社区营造视野下的畲族村落变迁与发展研究
·刘魁立:为整体性保护提供现实范例·城镇化进程中乡村文化的保护与变迁
·我国传统村落文化保护须用好“互联网+”·刘魁立:更应关注世遗背后人文历史价值
·民俗大家刘魁立:听风 采风 追风·潘鲁生: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村落保护与改善民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