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李丽丹]“三言”异类婚故事研究
——兼论民间文学与作家文学的关系
  作者:李丽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14 | 点击数:2889
 

  一部《聊斋》,因其众多缠绵悱恻的花妖鬼狐之恋而名垂文史;《白蛇传》《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因人与妖、人与仙、人与鬼矢志不渝的爱情而名列“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无论文人墨客,还是乡野村夫,都对人与异类的婚姻爱情显示出强烈的兴趣,而二十世纪初的周作人在《童话研究》一文中提出欧洲童话的“美与兽”与中国的“蛇郎”故事都属所谓之“物婚”,包括“毛衣女”一类动植物化为人后与人的婚恋,也指未化为人的动物抢亲之类的故事等。近九十年后,黄景春博士在《中国古代小说仙道人物研究》中辟专章论述“神仙与凡人的婚恋故事”,认为“所谓异类,乃是相对于人类而言的,在现实视野中指动物、植物等,在宗教视野中则指神仙鬼怪等观念性产物”。高木立子博士在对河南民间流传的异类婚故事进行研究时,曾就“异类婚故事类型群”的定义作过一番研讨,认为异类婚故事类型群系指“以人与动物、精灵、妖怪等超自然物之间的不可思议的婚姻为主题的民间故事的总称”。

  对异类婚故事的研究,鲜有将民间流传的与文人创作的故事对比进行考察的,即使偶有提及,也只限于现象描述,而未能深入探讨。因此,本文拟选取冯梦龙“三言”中的“异类婚故事”作为研究对象,采用民间文学的类型和母题分析的研究方法,窥视民间故事与作家对“三言”异类婚故事的贡献,探讨作家文学与民间文学双重视域中的异类婚故事,并由此来反思作家文学与民间文学的关系。需说明的是,本文所取“异类婚故事”舍弃了“人与动物”的婚姻故事,而专指人与能幻化为人形的动物(即俗所谓“妖”)和人的鬼魂等异类的婚恋故事,故而在“三言”一百二十篇短篇小说中,选取了十篇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其篇目如下:

  《喻世明言》卷三十四、卷二十四之《李公子求蛇获称心》《杨思温燕山逢故人》;《醒世恒言》卷三十一、卷十四之《郑节使立功神臂弓》、《闹樊楼多情周胜仙》;《警世通言》卷八、卷十九、卷十四、卷十六、卷二十八、卷三十之《崔待诏生死冤家》《崔衙内白鹞招妖》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小夫人金钱赠年少》《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一、“三言”异类婚故事的民间文学渊源

  关于异类婚故事的起源有多种说法,一般认为它是神话的遗留物,源于人类早期的图腾崇拜,如中国的“启母石”神话讲述涂山氏(狐)与禹(大熊)结合,后涂山氏变石生启,即是中国早先的一个异类婚神话。随着人类思想的演变、文明的发展,神话蜕变为传说和故事,尤其是宗教思想中的鬼神世界触发了人们的想象,产生了人神、人妖、人鬼等之间的婚恋故事,而原始的人与动物直接婚配的故事反而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历代文人笔记如汉魏六朝时期《洞冥记》《博异志》《搜神记》等,大量记录了异类婚恋故事,这些作品既有录自民间的,也有道听途说后加工而成的。此外,历代文人一直有以异类婚故事为题材的创作传统,尤其是在唐代,开始出现以异类婚故事为题材的传奇,如《柳毅传书》《任氏传》。宋元明清时期也大量涌现此类作品:《艺文类聚》《太平广记》等类书杂说、各家笔记小说,通俗小说如“三言二拍”、文言小说如《聊斋志异》《荧窗异草》《夜雨秋秋录》等,也有将之创作或改编为戏剧的,如《离魂记》《白蛇传》等。

  李福清强调,研究中国文学要注意民间文学对作家创作的影响。笔者认为,这点对“三言”来说尤其重要,因为里面的故事多是冯梦龙从藏书中“抽其可以嘉惠耳里者”,追溯其源流,无论是从宋元话本还是从志怪小说而来,都可看到民间文学的影子。冯梦龙正是有技巧地利用了民间文学资源,才创作出动人心魄的异类婚恋小说。这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于民间文学异类婚故事母题的运用;二是对民间异类婚故事所蕴含的文化精神的吸收;三是对民间故事叙事技巧的运用。以下分而述之。

  1.“三言”异类婚故事中的民间文学母题美国民间文艺学家史蒂斯·汤普森(Stith Thompson)认为,“母题”(motif)就是指民间故事、神话、叙事诗等叙事体裁的民间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的最小叙事单元,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一个民间故事可能只有一个母题,也可能由多个母题复合而成,如果由若干母题按相对固定的顺序组合,就成为一个“母题链”,或称为“类型”。“三言”异类婚故事既有对单一母题的运用,也有对于“类型”的运用。李福清认为,民间故事内部母题在发展变化中有其自身的规律,“一个母题可以有三种不同的形式:一般的形式、淡化(减弱)或强化的形式。”按照这一理论,笔者通过对“三言”异类婚故事母题的历史轨迹及其发展进行分析,并与民间异类婚故事史上的有关母题进行比较,认为民间异类婚故事母题在“三言”异类婚故事中主要以三种形式存在:作为创作主体的民间文学关联母题、作为创作中介的过渡母题及作为创作链接的复合母题。

  1.1 母题强化:作为创作主体的民间文学关联母题“母题强化”是指,民间故事中的母题虽经时间的洗礼,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异,但在通俗小说中仍起着关联全篇的作用,是通俗小说的“关联母题”,小说的主要内容均围绕此母题而展开。在“三言”中,作为创作主体的民间文学关联母题出现的异类婚故事篇目有:《李公子救蛇获称心》《崔衙内白鹞招妖》《杨思温燕山逢故人》和《崔待诏生死冤家》等。本文以《李公子求蛇获称心》为例,兼及其他文本进行分析。

  晋干宝《搜神记》卷二十载“断蛇丘”地名的来历,即有“得报”的雏形,今本《搜神记》卷四载《商人欧明从青湖君求婢女如愿》,梁宗懔著《荆楚岁时记》中转载《山堂肆考》“挞如愿”习俗,录有《录异记》《异记》中的“乞如愿”条,鲁迅校录的《古小说钩沉》中对《录异传》“求如愿”一则进行注解时,注明校补底本有《类林》《初学记》《类林杂说》《御览》《海录碎事》等书。可见,“求如愿”的故事曾被广泛地记录下来,“求如愿”的民间风俗十分盛行。现将《古小说钩沉》所校《录异记》中“如愿”一文录入如下:

  昔庐陵邑子欧明者,从客过。道经彭泽湖,辄以船中所有多少投湖中,云以为礼。积数年,后过,见湖中有大道,道上多风尘,有数吏单衣乘车马来候,云是青洪君使要。明知是神,然不敢不往。须臾,遥见有府舍门下吏卒,明甚怖,问吏,恐不得还。吏曰:“无可怖!青洪君以君前后有礼,故要君;必有重送,君皆勿收,独求如愿尔!”去,果以缯帛送,明辞之。乃求如愿。神大怪明知之,意甚惜;不得已,呼如愿使随去。如愿者,青洪君婢也,常使之取物。明将如愿归,所欲辄得之,数年大富。意渐骄盈,不复爱如愿。岁朝,鸡一鸣,呼如愿,如愿不起。明大怒,欲捶之。如愿乃走。明逐之于粪上。粪上有昨日故岁扫除聚薪,如愿乃于此得去。明不知,谓逃在积粪中,乃以杖捶使出。入无出者,乃知不能。因曰:“汝但使我富,不复捶汝。”今世人岁朝鸡鸣时,转往捶粪,云使人富也。

  宋刘斧《青琐高义后集》卷九“朱蛇记”载大宋李元事,元无名氏《夷坚续志前集》卷二“放龙获报”的内容与“朱蛇记”相似。明《六十家小说》中也收录了这一故事,原名为 《李元吴江救朱蛇》。冯梦龙《李公子救蛇获称心》取材的文本可能直接来源于《青琐高义后集》与《夷坚续志前集》,并吸取了民间故事中“救蛇得报”的母题。

  “三言”龙女故事的关联母题已经形成一个早已较为固定的关联母题链,可归纳为:“救蛇—入水—得如愿—如愿助夫—失如愿”。就源流而言,最早的“救蛇得报”母题在晋代便已出现,所得报酬为夜明珠,救蛇人为隋侯,宋代已具备较完整的李元故事的情节。季羡林、刘守华等先生认为,中国的“龙女”故事与印度的佛经故事有关,吕微也对此表示赞同。但无论如何,一则吸收了外来因子的“龙女”故事,本是解释民间风俗或者民间风物的传说,到了明代历经民间说话、民间杂剧等形态,最后由冯梦龙改编为通俗小说,这是“龙女报恩”这一母题不断得到加强的过程。纵观“龙女”故事的发展,自《搜神记》中的《商人欧明从青湖君求婢女如愿》传说始,以下几个母题始终未变,而且出现在每一个文本中:母题A“救助”;母题B“入水”;母题C“秘嘱”;母题D“得宝”;母题E“失宝”或“惩罚”。至冯文,除母题C“秘嘱”外,这些母题都出现,虽有一些改变,但仍可视为民间传说与几代文人创作相融合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只是不可避免也打上了冯梦龙自己的烙印。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民俗研究》微信公众号2016年4月11日
【本文责编:张倩怡】

分享到:
上一条: ·[张勃]打捞“失落”的民间故事
下一条: ·[杨利慧]我对“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相关链接
·[张举文]“定亲”型故事中“月老”形象传承的文化根基·[漆凌云]基于高被引视角的近四十年中国民间故事研究述评
·[洪展]黄振华满族民间故事的生态观研究·[林继富]创新民间故事传承:一起到走马镇品茶听故事
·[李丽丹]“小红帽”故事的精神分析学研究之批评·[刘守华]论民间故事的“改写”
·今天如何重述中国民间故事?·欧洲首部民间故事文集《五日谈》引进出版
·为中国的孩子建一个中国故事库·失落的民间故事需要“徐荣耀们”来打捞
·[刘加民]民间故事的“两个版本”·《东北民间故事》出版,抢救寒地黑土的民间文学奇葩
·[祝秀丽]包公传说“五鼠闹东京”的类型与意义·[谢开来]全球化与民俗化背景下的中国动画对民间故事的一次再发掘
·[王婷婷]汉藏兄弟型民间故事的比较·[穆昭阳 张梦琼]“非遗时代”的民间故事搜集整理
·[李丽丹]鄂尔多斯蒙古族民间故事中的蟒古思·[霍志刚]曹雪芹传说与民间故事类型
·[黄郁惠]缅甸蛇郎故事的历史起源探讨·林继富:《汉藏民间叙事传统比较研究:基于民间故事类型的视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