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杨利慧]《中国神话母题索引》使用的资料以及编纂过程
  作者:杨利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12-15 | 点击数:2808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神话和民间故事?这个问题大约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因为几乎所有的族群都拥有自己五色斑斓的神话,故事的数量往往更是多得如同漫天的星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丰富多彩的民间叙事往往呈现出一定的模式性。比如,中国东汉时期的典籍《风俗通义》的佚文里,记载有女娲用黄土抟制人类的神话,不约而同,《圣经》里也说上帝耶和华用地上的尘土创造了人类的男性始祖亚当,古希腊神话中说普罗米修斯用土和水——一说是他的眼泪——塑造了第一个人体,而爪哇的神话里也说创造神用粘土造出了第一个男人。可见,泥土造人是一个流布广泛的神话元素,它在不同时期、不同的地区和族群中反复出现,具有模式性的特点。依据这种模式性特点,能够将世界上浩如烟海的民间叙事文本进行分类。而分类,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其深入发展的基本前提。母题的划分以及母题索引的编纂,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

  使用的资料以及编纂过程

  本索引所参考的资料主要有五种来源:

  第一,索引类。主要包括了汤普森母题索引和艾伯华所著《中国民间故事类型》。汤氏索引卷帙浩繁,我们在对中国神话母题进行抽绎和编排的同时,尽力查对了汤氏索引中A类的“神话母题”部分,并对相关的原文做了翻译,以方便读者参考。艾氏索引虽然主要关涉故事类型,但是其中不少与神话母题相关,所以也附在“对照”中,便于读者扩展参照。丁乃通所著《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因为特意“扫除中国神话”, 基本与神话无关,所以就略去不提了。

  第二,古代文献。中国古代神话的记录比较零散,往往分散在各类经史子集中,甚至也出现在注疏、类书和古籍佚文里。我们对古代文献中所记录的神话母题的把握,主要依赖中国神话学者近几十年间辑录出的古神话选释类著述,主要包括袁珂著《古神话选释》(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以及袁珂、周明合编《中国神话资料萃编》(成都:四川省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版),也部分参考了刘城淮著《中国上古神话》(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资料在引用时经过了核对。目前本索引涉及的古籍有94种以上(个别碑文如《好太王碑》等未列入参考书目),包括了从先秦时期的《易经》、《尚书》直到清代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等。

  第三,综合性的现代口承神话资料集。共计7种。这部分资料集多为国内神话学、民俗学领域的专家编著,在学界常被征引,有着良好的声誉。其中既有公开发行的出版物,也有内部印行的书籍,除《中原神话专题资料》一书外,其他各书所收入的神话往往来自全国各个地区和众多民族。《中原神话专题资料》一书虽然主要以河南省的口承神话为主,但是也包容了个别更广泛的“中原”地区的资料,所以也放入综合类中。

  第四,“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故事集成”的资料。共计267种。“三套集成”工程是由中国文化部、民族事务委员会与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由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现改名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具体执行的一个重大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程,于1984年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以搜集民间故事(包括神话、传说、幻想故事、笑话、以及其他形式的散文叙事体裁)、民间歌谣与民间谚语,并由县(市)而至省(自治区),陆续汇编成民间故事集成资料卷、民间歌谣集成资料卷、民间谚语集成资料卷。该工程于2004年基本结束。在搜集过程中陆续编纂形成的各县市以及各省区的故事集成卷(一般被简称为“县卷本”和“省卷本”)中,收录了非常丰富的各地各民族中流传的口承神话。利用这笔珍贵的资料进行中国神话母题索引的编纂,是笔者申请该课题时一个殷切的心愿。但是,由于作者精力所限,实在无法对全国范围内涉及56个民族的浩瀚的集成资料一一进行母题划分,因此,我们有针对性地在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西北六个地区,分别选择了辽宁省、河北省、浙江省、河南省、四川省、陕西省等六个省的县卷本故事集成资料,以及在此基础上汇编形成的资料集(例如《四川神话选》和《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四川卷(少数民族)》进行神话母题的抽绎。选择这六个省的主要理由是:1、现实的可行性。由于各省省卷本中的神话比较单薄,而我们又无法全面兼顾全国各省区的县卷本,所以决定选择几个有一定代表性的省份做县卷本的母题分析,它们与综合类的全国性资料集配合起来,“点”与“面”相结合,以更好地反映中国神话母题的丰富多样性。2、地域的均衡性。这几个省分别分布在中国的东北、华北、华东、中南、西南、西北六个地区,涵盖地域广泛,民族众多。3、这六个省的故事集成工作在所属地区成绩较为突出,文本采集和整理工作也较为规范。六个省的县卷本做完之后,为适当增强本索引在民族和地域上的覆盖广度,又陆续依据黑龙江省和西藏自治区的省卷本故事集成资料、广西壮族自治区在县卷本的三套集成资料集基础上编辑出版的《广西民间文学作品精选》丛书,对三个省区的神话母题进行了抽绎。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陈泳超]写传说──以“接姑姑迎娘娘”为例
下一条: ·[马克·本德尔]关注史诗认知的数字化运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