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杨洪恩]重温历史——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抢救始末
  作者:杨洪恩   摄影/图:杨恩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11-21 | 点击数:7281
 

著名艺人扎巴在北京动物园看老虎(1986年) 杨恩洪 摄影并供图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值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各项事业百废待兴之时,各民族文化传统得到了高度重视,其间以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下简称“格萨尔”)为重点的抢救各民族民间文化的热潮在全国兴起。在抢救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的事业中,一个响亮的名字进入人们的视野--扎巴(1906-1986),这位藏族格萨尔说唱艺人的杰出代表,也是艺人中最年长者,他说唱的格萨尔内容丰富、故事起伏跌宕、在民众中享有极高的威望。

  这位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于1978年由西藏大学的前身西藏师范学院的教师们发现,1979年春正式成立抢救小组,开展了专门对扎巴说唱的史诗格萨尔进行录音、记录、整理及出版工作,直至1986年11月3日扎巴老人辞世,在这8年的时间里,他们共抢救扎巴艺人的说唱录音近千小时,计26部,至今已出版17部,取得了另人瞩目的成就⑴。从而为后人研究活态史诗积累了极具价值、无可取代的宝贵资料。

  20世纪80年代持续8年的抢救,在扎巴老人浪迹高原、行吟说唱的生涯中,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也是最幸福、最闪烁异彩的8年。他克服年老多病带来的困扰,竭尽全力,积极配合抢救工作小组,尽可能多地将自己记忆中保存的格萨尔故事留给后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扎巴老人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史诗记忆的珍贵篇章,同时也为人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为保护民族文化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是对养育了他成长的藏民族的深情回报,也是对给予民间说唱艺人崇高社会地位的伟大祖国与时代的无限热爱与感激之情。

  在抢救扎巴老人说唱的过程中,西藏大学有一支常年默默无闻、奋战在抢救工作一线的团队--格萨尔研究所⑵。他们是最初赴林芝抢救组组长:登真,成员:洛桑顿旦、扎西旺堆(2012年去世)、强巴旺秋(1995年去世)、强俄巴·次央。1982年3月后,扎巴被请到拉萨,此后不断有新生力量加入到抢救队伍中来,他们是:阿旺顿珠(1980-1995年去世)、索丹(1980-1990年去世)、丹巴饶丹(1978-1985)、平措(1986-至今)、普布次仁(1989-)、边央(1989- )、巴桑(1995-至今,现为副主任)、保罗(1993-1995)、那姆杰(1996-至今,现为主任)、措吉(女、博士,2004-至今)。他们常年战斗在抢救工作的第一线,从事着最困难且繁复又耗时的录音、整理工作,由于抢救工作的紧迫,他们全身心地投入了这一工作,其中一些人由于没有“研究成果”(学术论文)的发表,而失去了获评学术职称的机会,而职称又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是紧紧相连的。他们之中不少人已经离开了我们,如今许多后人在利用这些宝贵的资料从事研究而获益,然而他们的奉献精神与辛勤劳动却少有后人的关注。

  西藏大学历届领导,始终对扎巴艺人的抢救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与具体指导,在没有前人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努力探索、持之以恒,他们坚持以人为本、充分尊重民间说唱艺人。在关怀、改善艺人生活、提升艺人社会地位的前提下,以极为认真、科学、谨慎的态度从事录音抢救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成为全国格萨尔抢救工作中的突出典范,谱写了20 世纪80年代抢救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华彩篇章。值得人们去总结、借鉴。

  一、 历史的回顾

  1、 缘起

  藏族史诗格萨尔在民间传承千年,主要是以口耳相传、代代传承的方式把史诗从远古带到现代社会,这主要归功于众多的文盲说唱艺人,是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把史诗故事保存在大脑中,在浪迹高原、游吟说唱的过程中,把格萨尔保存并传播开来,使之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成为藏族百姓喜闻乐见的精神食粮。由于在旧社会,民间大众文化得不到上层主流社会的重视,民间说唱艺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靠流浪游吟说唱格萨尔为生,长期处于社会的最底层。西藏和平解放后,民间说唱艺人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根本改变,他们成为国家的主人,获得了生活的基本保障。50年代末在青海率先开展了对藏族史诗格萨尔的抢救运动,其间搜集出版了多种藏、汉文本,成为传世的珍贵资料。20世纪60年代的一场政治风暴又摧残了这一正含苞待放的奇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正如一场适时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给濒临消亡的史诗格萨尔带来了新的生机。1980年5月全国第一次格萨尔工作会议在峨眉山召开,从此,一场以格萨尔为重点的抢救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工作蓬勃展开,这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界是史无前列的。1984年2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了以抢救藏族史诗格萨尔为主要内容的“关于加强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和资料搜集工作的通知”,之后在全国乃至史诗流传省区成立了《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的支持与重视;在全国藏区形成了“格萨尔文化热”,使这一抢救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并在广泛普查的基础上,不断发现艺人,搜集版本,以及出版和研究随之展开,在我国抢救少数民族文学史上堪称史无前例、成绩令世人瞩目。

  如今,抢救格萨尔的工作已经持续了30余年。当年人们是怎样发现扎巴的,又是如何把他的口头说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抢救与保护下来的?这些本来不被人们熟知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渐渐淡出了学界的视野,而当年从事这一工作的人们有些已经辞世,如何把这一段珍贵的历史重现,让后人铭记这一历史记忆,成为笔者心中的一个不了情结。2011年末,终于得到机会再次赴拉萨调查、采访,2013年夏又赴拉萨作了资料的核对与补充。本文即是试图回答上述问题、重温那段珍贵历史的一个尝试。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本文责编:郑艳】

上一条: ·[杨杰宏]南方民族史诗的类型问题探析
下一条: ·[朝戈金]“多长算是长”:论史诗的长度问题
   相关链接
·[卡尔·赖希尔]最后的歌者:口头史诗的未来·陈永香 等:《彝族史诗的诗学研究——以<梅葛><查姆>为中心》
·[丹珍草]《格萨尔》文本的多样性流变·[孟令法]文化空间的概念与边界——以浙南畲族史诗《高皇歌》的演述场域为例
·[杨杰宏]多元化的南方史诗类型思考·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
·一个美国人与三语版《苗族史诗》的故事·[尹虎彬]作为体裁的史诗以及史诗传统存在的先决条件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史诗”专家组成立· 中国“三大史诗”抢救保护和传承工作取得新进展
·[马克·本德尔]举证策略:以彝苗史诗民间物质文化和环境意象为例·[黄静华]拉祜族史诗的生长和延展:书写文本的意义阐释
·[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从历史走向未来 延续民族史诗文化血脉
·“三大史诗”保护成果公布 搜集整理工作基本完成(CCTV-13 新闻直播间,2018年5月26日)·[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杜梅齐尔的东方神话研究
·以学术自觉推进中国史诗研究·面向人类口头表达文化的跨学科思维与实践——朝戈金研究员专访
·[卡尔·赖希尔]迈入21世纪的口头史诗:以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为例·[卡尔·赖希尔]口头史诗之现状:消亡、存续和变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