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关注】中国尚待被识别的23个少数民族

【关注】中国尚待被识别的23个少数民族

                                                                                   中国尚待被识别的23个少数民族

                                                                                 这是一个尚待被中国政府所识别的少数民族条目
艾努人 Aynu 归为维吾尔族 说艾努语。

八甲人 Bajia 未识别民族 有人认为八甲人迁徙自缅甸,应属哈尼族一支,但未能证实。八甲人聚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勐海县勐阿镇勐康村委会的上、下纳懂、曼倒,纳京村委会的2组、6组、7组、8组,贺建村委会的6组、7组、8组,少部份散居在机关单位,共有人口1106人。八甲人自称“八甲”。八甲人有自己的语言,与傣语比较接近,能与傣族相互交流。八甲人的住房为汉式平房,过去有自己的服饰,妇女包包头,穿对襟连身裙,后围围裙。男子穿对襟衣,头顶上结发结。现妇女还保留着自己的民族服饰,但只在过年过节或结婚时穿,平时穿汉装,男子则已改穿汉装。八甲人信仰原始宗教,建有小庙,逢年过节要到庙里杀鸡献祖。八甲人死后行土葬,正常死亡者葬入公共墓地。八甲人的姓氏有捧、刀、李、罗、马等。八甲人过火把节、春节、七月半。

菜族人 未识别民族 主要分布在贵州山区一带。

穿青人 Chuanqing 归为汉族 中国西南地区80多万的族群,民族问题含糊,但按少数民族优待。 1950年代, 费孝通等民族学家的研究结果是“穿青人”属于汉族。1980年代,xxx大力优待少数民族,这一段时间,凡是有一个少数民族亲戚的汉族,乃至祖上几百年娶了几个少数民族的汉族,都被地方政府鼓励\乃至强制改为少数民族。就是为了改成自治县,得到中央的财政优待。所以,1986年,贵州省又做了一份《贵州省穿青人民族成份问题的重新调查报告》,其用意就是推翻1950年代的汉族结论。现在“穿青人”自认不是汉族, 原因就是和“穿蓝”(屯堡人,明朝军屯人的后裔)有矛盾。 “穿蓝”自认是汉族,穿青就不愿意登记汉族,怕吃亏.承认少数民族,可以受政府照顾,不会再受穿蓝人的气。以下关于穿青人民族识别的材料,根据费孝通《民族与社会》,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转自<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分布现状!
      我们的民族识别工作是很细致的,这可以对贵州穿青人的民族成份的识别为例来作一点说明。所谓穿青人,住在贵州西北部,有二十多万人。他们是汉人,但要求承认他们是少数民族。他们的理由是:过去他们有“老辈子话”,是跟当地汉语不同的语言;他们在乡间有一大片村子,形成自己的聚居区;他们有不同于当地汉人的信仰和风俗习惯的特点;他们的妇女有不同于当地汉人的服饰。对于他们的识别工作,首先从语言分析入手。原来他们的语言就是贵州人普遍使用的汉语,是汉语中的一种方言。所谓“ 老辈子话”,跟早年江西、湖北、湖南通行的汉语是有渊源的。但说汉语的人并不一定就是汉族。于是查阅历史材料,证明穿青人的祖先是明初随军迁入贵州的民户,因得不到土地,不得不向当地彝族租地,当彝人的佃户。因此,他们的社会地位低下。但因文化水平和生产技术水平未被彝族同化,保持了汉族的民族特点。明末,到贵州游宦经商的人渐多,形成了聚居区。这些人社会身份高,看不起先来的汉人,逐渐形成所谓穿青人和穿兰人的对立。解放后,穿兰人登记为汉族,穿青人因怕吃亏,不愿登记为汉族,希望被认为少数民族,从而得到照顾。在全国人口中占绝大多数的大民族中,居然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承认自己是汉人,这是我们很难以想象的。经过这次识别,穿青人的识别问题解决了。

僜人 Deng 未识别民族 僜人现多住在西藏自治区南部近麦克马洪线边界附近。西藏民主改革前,僜人备受歧视,被蔑称为“猴子”、“野人”,有人把僜人称为“米什米人”,意思就是“不开化的人”。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生活。民主改革后,僜人的社会地位和生活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他们积极向中国政府申请识别成为独立民族。

革家人 Gejia 归为苗族,黄平县称之为未识别民族约五、六万人。人群民族问题未明,他们没有文字,自称是上古传说中的射日英雄羿的后代.中央电视台的《探索·发现》栏目曾在2003年作过一次专题节目介绍革家人,较为详细的介绍了革家的起源、历史发展以及民俗风情,革家人遂开始为世人所关注。于是他们开始积极请求政府承认为独立民族。

格鲁人 说嘉绒语,分布在四川阿坝州的马尔康、黑水、理县、汶川、金、川、小金等县,雅安地区的宝兴县,甘孜州的丹巴县。使用嘉绒语的人口约11.69万人。

顾羌人 说贵琼语,分布在四川甘孜州康定县的舍联、时济、前溪、麦笨、三合等乡,泸定县的长征、烹坝、泸桥乡以及雅安地区宝兴县硗碛乡的部分村寨,人口约6千人。

克木人 Khmu 未确定族称 现有二千余人,居住在云南省。

苦聪人 Kucong 居住在云南省边睡的哀牢山、无量山一带海拔1800米的山区,人口约4万。《新唐书》记载的“锅挫蛮”,就是源于古代氏羌部落的苦聪人。清代前后,又称苦聪人为“郭搓”,“古宗”等。苦聪人世世代代生活在高山峻岭中,对亚热带森林中各种动、植物的识别和利用有许多独到的经验知识。苦聪人划归拉祜族,目前他们积极向中国政府申请识别成为独立民族。

土生葡人 Macanese 归为葡萄牙后裔居民(《澳门基本法》第42条)是一个由多种族群混合而成的群体,难以分类。土生葡人在中国澳门特区通常为葡萄牙人或其人于东南亚各地的后裔与澳门当地的汉人结婚后生下来的人群。现时大多数人只在澳门及东南亚生活。中国澳门特区政府把土生葡人法律确定为澳门少数族群,享有法律认证的政治权利;中国大陆把土生葡人定为未识别民族。土生葡人主要说葡萄牙语,一些人说中文;他们曾经创造过土生葡文,作为自己的语言。

芒人 Mang 未确定族系 1985年统计有82户,568人。一般认为芒人和越南人同一族源,都是骆越人的后裔,约自10世纪起开始分化成两个民族。芒人主要从事农业,以生产糯稻为主,并种植棉花、竹子、桐油树、茶油树;普遍养牛、养蜂,织布、染布。妇女是主要劳动力。过去盛行酋长 制度,后被废除。
摩梭人 Mosuo 云南归纳为纳西族,四川归纳为蒙古族 中国唯一一个母系社会为主的人群,人口约6万人,民族识别问题未明。部分摩梭人实行走婚制度,在文化大革命年代曾经被“强迫”一夫一妻。

茂族人 说扎贝语。分布在四川甘孜州道孚县的亚卓乡、红顶乡、仲尼乡、扎拖乡、下拖乡和雅江县的瓦多乡、木绒乡,人口约8千人。
掸族 Shan 部分人被归纳为布依族或壮族,也有人被归纳为未识别民族。 与壮族及布依族同源,语言可互相沟通。人群分布在中缅边境附近,通用缅甸语。

夏尔巴人 Sherpa 主要居住在尼泊尔境内,部分散居在中国西藏喜马拉雅山山上,民族问题未明。人口大约二千人,通常以登山向导为生。


图瓦人现为蒙古族的分支 归为蒙古族 主要居住在中国新疆阿勒泰喀纳斯湖附近。。

布里亚特人 Buryat 归为蒙古族 主要居住在中国新疆和内蒙古附近。布里亚特人现定为蒙古族。

马来人 Utsul 归为回族

西家人 Xijia 归为苗族 但西家人却不认同自己是苗族,当外人问他是哪个民族的时候,他们会说是西家人。目前他们积极向中国政府申请识别成为独立民族。

羿人 Yi 未识别民族有人口约300余人。史料把羿人称为“羿子”和“白猡猡羿子”;羿人自称“gau”(告),苗族称他们“qie”,当地汉族叫他们“羿子”。有自己的语言 ----香谈,现已失传。羿人信奉“子童”菩萨。

犹太 Youtai/Jews 有部份被划为回族,有部份被划为未识别民族传统上被称为“蓝帽回回”,所以被划为回族的一部份;但实际上,其民族组成与回族无关,尽管犹太人跟回族的组成部份阿拉伯人是兄弟民族。中国的犹太人散居于中国大陆各处,尤其是在黑龙江省和与俄罗斯犹太自治州连接的中俄边境附近。

者来寨人 归为汉族 居住在甘肃永昌县境内的者来寨,有人口200-400余人。者来寨的村民们讲汉语,族系也为汉族,共有400多人,其中200多人有欧洲人的相貌特征。中国科学院古人类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对者来寨300多人进行了DNA分析,认为这里的村民们确实有欧洲人血统。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谢小冬博士研究组在者来寨大规模采集血测试,证明生活在这里的很多人是“罗马战俘后裔”。由此他们积极向中国政府申请识别成为独立民族。

文章来源:颍上论坛

TOP

应该还不止23个

TOP

回复 2# 的帖子

是的,说得很对。这仅是网上公布的。

TOP

原来知道有未被识别的民族,但是不知道这么详细

TOP

引用:
原帖由 folkman 于 2009-11-17 19:56 发表
应该还不止23个
民族划分以民族语言为主。事实上我以为当今广东“粤人”和“客家人”不应列入汉族分支,而属于少数民族,应该予以政策上的优待。如此看来已不止23个,还可在此基础上增加9个。对此我就不具体划分了。

TOP

回复 4# 的帖子

推荐读一本中国民族志,上面有很详细的介绍

TOP

回复 5# 的帖子

一切只能期待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代启福 于 2009-12-29 11:07 发表
推荐读一本中国民族志,上面有很详细的介绍
是什么民族志,请详告。

TOP

回复 8# 的帖子

中央民族大学出了一本《中国民族志》,
最近他们又将出了本更新的。

TOP

这个清单很好。希望再能传更多的“族”的情况。谢谢!

TOP

坚定支持代总对中华民族的正确认识!

TOP

楼主之文,发人深思,很有启发意义!

TOP

引用:
原帖由 代启福 于 2009-12-30 19:45 发表
中央民族大学出了一本《中国民族志》,
最近他们又将出了本更新的。
看过此书,写得不错!

TOP

引用:
原帖由 覃和平 于 2010-5-10 15:15 发表
坚定支持代总对中华民族的正确认识!
应该坚持民族划分的原则!

TOP

民族划分与否,它都是现实存在的。正如尚未划分的23个民族一样,真实的存在于世间,谁都抹杀不了!

TOP

自古以来,民族在不断变迁,身在民族院校,在校园环境中感觉民族间差异不是很大,另一方面汉文化的强大扩张力,很多少数民族同学已经不能讲其民族语言,有的也是对民族文化也知道的不多,在教育普及的今天,使用的是汉语,学的是汉文化,其部分民族特性在不断的减少,民族认定的标准也应该在不断调整。

TOP

对  民族划分不能强制和硬性去规定 要按照他们的生活习性和传统习惯来分
引用:
原帖由 马向阳 于 2011-9-10 22:23 发表

应该坚持民族划分的原则!

TOP

要说族群的话,中国有几百个都不止。。问题在于民族识别的标准问题。布里亚特是蒙古族的一支,要是处理成单独民族的话,那蒙古各部都可以单独划,比如卫拉特。我国56个民族的识别在基诺族之后就停止新增,主要考虑的不是说他是不是单独的民族,而是不能划分太细,不然不利于社会管理和政策执行。原则就是尽量将人口过少的族群划入亲缘民族,并不是说不承认你的民族文化特点。像穿青人,我有个好朋友就是,本来就是汉族嘛,如果穿青人都可以划出来为一个民族,那汉族可以分成几十个民族了。。。。一个洱海边白族和汉族的差异,也许比一个广东汉族和辽宁汉族的差异还要小。所以没必要再纠缠于56个民族的容量问题,我们知道未识别族群的独特文化,并加以研究和保护,不就可以了。再说民族政策他们一直都在享受啊,就算是穿青人,人家身份证上照样写的是“穿青人”。。。(我是少数民族,可从没享受过民族政策

TOP

回复 18# 的帖子

赞,说的真心的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