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发布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发布

  人民网电,6月2日上午,由国家网信办传播局指导,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的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在京召开。会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了《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
  
  报告指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不断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的扩大加深。互联网语言的不断更新,反映出网民趣味的交流、智慧的调侃、创意的批评,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一些生活中的污言秽语经由网络变形而广泛传播,输入法造词产生的象形创造、英文词汇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中文化也产生了不少秽语新词,另一方面,网民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的一些词汇也在网络间疯狂生长。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正在前所未有的加深。互联网语言的不断更新,反映出网民趣味的交流、智慧的调侃、创意的批评,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一些生活中的污言秽语经由网络变形而广泛传播,输入法造词产生的象形创造、英文词汇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中文化也产生了不少秽语新词,另一方面,网民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的一些词汇也在网络间疯狂生长。
  
  本文选取网民使用的部分低俗词汇进行检索统计,不完全地展示出网络低俗语言的现状,经过对此类词汇使用情况进行梳理解析,呼吁互联网语言环境的自净和文化氛围的提升。
  
  本文认为,互联网作为现实社会的延伸和投射,净化网络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治理,不能幻想打造网络语言的“无菌玻璃房”。唯有严肃的文本教育、公认的文化认知、共同的社会操守、严格的约束机制,方能实现现实与虚拟世界的正向联动,促生网络语言的健康革新,让低俗语言日渐淡出,让文明优美回归生长。
  
  一、凝聚共识需净化网络语言环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的扩大加深。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微博账户已达到12亿个,新浪、腾讯微博平台每日新增帖文2.3亿条;已经发展多年的即时通讯软件QQ日均发送信息60亿条;异军突起的微信用户达到6亿,其中境外账户达到1亿、微信系统日均发送信息更达到160亿条。
  
  从社会的发展角度看,网络语言是一个阶段内社会多元文化的印证。以社会学、心理学梳理网络语言,是掌握一个阶段内社情民意的重要补充,如此看来,网络语言就具有了历史意义。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投射,互联网的虚拟特性在一定程度上也放大了社会公众的消极情绪和烦躁心态,而对于低俗语言的再组合,再创造,无疑更进一步拉低了网络空间的文化氛围。
  
  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并非是要打压网络语言,统一网络言论,也并非要求网民“出口成章”,而是要在文化、社会的层面上营造网民生活的舒适空间。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我们既然抛弃了所谓“埋儿奉母、尝粪忧心”的文化糟粕,自然也不应接受“逼格”“屌丝”成为时代的文化沉淀,更不能让代指身体器官的攻讦谩骂侵蚀舆论主流。
  
  只有一个干净、舒适的网络语言环境,才能更多发挥公共讨论平台的作用,促进互联网对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正向意义。因此,推动线上舆论生态与线下舆论生态的良性互动,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将进一步为中国改革事业提供稳定的网络民意基盘。
  
  二、网络低俗语言概况
  
  网络语言作为网民交流不可缺少的“通行证”,经常会自我更新以贴近生活现实,反映时事热度,但网络语言低俗化的现象也越发突出。首先,一些生活中的脏话经由网络变形而受到广泛传播,例如“草泥马”“尼玛”等词语的同音利用。其次,也有一些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例如“艹”“我屮艸芔茻”“我凸(艹皿艹 )”。再次,英文发音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也使网络低俗语言不断翻新,例如“碧池(bitch)”“逼格(bigger)”“装逼(zhuangbility)”“滚粗”,另外,网民自我矮化、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近年也有增多,例如“屌丝”“土肥圆”“穷矮搓”“绿茶婊”等。
  
  曾有学者就“情感结构”概念分析“屌丝”一词,认为这个看起来幽默诙谐的网络用语,表明年轻人对于缺乏向上流动机会的幻灭感,然而梳理更多网络语言的低俗构成,仍不得不让人唏嘘网络造词的粗鄙、恶俗存在。值得注意的是,网络语言低俗化向部分纸质媒体转移已有显现,一些市场类刊物、文化类报纸甚至党报党刊管理下的都市晨报、都市晚报为吸引眼球,故意制造应用网络低俗语言的标题。例如《绿茶婊只是明骚 女汉子才是暗贱》,《马年将到 “草泥马”给您拜年了》,《让明星情侣“撕逼”飞一会》等,此类文章无禁忌地使用网络低俗语言,不仅表现出社会文化对女性的不自觉的歧视,也反映出部分文化载体无视社会责任的恶俗狂欢。
  
  语言是交流的产物,是否在表达低俗,是否具有攻击性的确需要具体分析语境空间,鲁迅先生早在1925年的《论“他妈的”》文章中,就辨析国骂也有可能表示惊异和感服,但是否网络低俗语言都能够用娇嗔或玩笑对待呢?显然在各个网络热点事件的网民评议中,语言的低俗化是没有玩笑的意味的。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根据网民用到的低俗词语,进行简要的筛选统计,选取25个(组)网络词语进行信息检索,可以发现2014年全年,16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千万次以上,其中4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了亿次以上。检索中文报刊媒体发现,媒体在标题中使用最多的三个用词是“屌丝”,“逗比”和“叫兽”。而根据网民检索情况分析,网络低俗用词之间存在较高的关联性,“尼玛”“你妹”“蛋疼”,“绿茶婊”“碧池”“小婊砸”有明显的网民搜索相关,网络语言低俗恶俗的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表 2014网络低俗词语排行
  


(数据来源:新浪微博、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中文报刊系统

数据截取日期:2014年1月1日-12月31日)

表 网络低俗语言搜索指数及相关性


(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好搜指数

数据截取日期:2015年4月29日-2015年5月28日 30天趋势)

  三、网络低俗语言的使用现象
  
  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使每一个网民都充分掌握了话语权,社会表达不再表现为一元态势,而呈现出多元共存的特征,互联网带来了话语权平等、去中心化、权威解构,同时也使得社会负面情绪、文化粗鄙现象经由网络放大,检视网络语言环境中低俗语言的使用,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现象。
  
  (一)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
  
  只要不带偏见,没有人能够抹杀互联网上公众发言的正向意义,每次公共事件,来自互联网的舆论监督都让人感叹社会良知的存在,每次自然灾害,来自互联网的爱心传递都让人体会社会互助的温暖。然而互联网发声中也存在谩骂淹没讨论主题,流言裹挟公众义愤的情况。有网民感叹当下的网络舆论逻辑:“警察和平民,警察错;城管和小贩,城管错;公务员,和谁冲突都错;官员,逢事必错;两个普通人,有钱的一方错;医院和病号,医院错;男人和女人,男人错; 两个开车的打架,开好车的那个错。”
  
  面对碎片化的互联网信息,部分网民在不深入了解事实的情况下,将情绪性的谩骂宣泄向公共空间。官员、城管、专家、医生、警察成为所谓的互联网“黑五类”,在历次公共事件中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放狠话、下“狠手”,因其虚拟性、匿名性而变得更为轻易。
  
  回顾近年的互联网舆论状态,部分网民以情绪宣泄的语言混淆美丑、颠倒黑白的情况多次出现。对官方慈善事业的丑化,对公共管理政策的反制。2012年重庆雷政富艳照门事件、2014年郭美美被批捕之后,网民言论受到部分网站噱头引导,出现夸大事实、恶意歪曲事件的恶意言论。
  
  近日,北外副教授乔木微博举报主持人何炅吃空饷一事,本来以何炅正式辞职良性收场。然而举报人却遭到网友辱骂、攻击和人身威胁,仅仅是私信就收了280页。 新浪微博上#北外乔木滚出北外#的侮辱性话题,阅读数就有861万,帖文近5000条。部分网民不以事实分析为基础,对举报的质疑就连绵不绝,举报动机论、借机炒作论、看人眼红论、虚伪找茬论等等不一而足,而每一种质疑之后,无不以情绪宣泄谩骂为主,部分网民更是极尽侮辱之能事,对当事人双方的家庭成员展开攻击。

表1 乔木举报何炅吃空饷后新浪微博话题数量


(注:截止到5月28日 数据来源:新浪微博)

  
  (二)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
  
  在互联网的语言使用中,低俗语言暴力的社会危害性最为突出。无论打开贴吧,还是微博,在时事热点的网民评论中,随处可见侮辱性词语,这些评论并不提出与事实辩驳的论点,也不以逻辑为根本。
  
  2013年年末,一名广东陆丰少女因被怀疑盗窃而遭遇网民围攻,各种性侮辱语言对这名少女造成极大压力,终于使一个年轻生命选择了自杀。2014年11月,四川泸州一名少年因感情受挫而在微博中声称自杀,跟评中不仅有各种辱骂,“不行博主必须死”等恶意评论不在少数,最终这名少年因未能及时救治而身亡。
  
  在近期的云南导游辱骂游客事件、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上海女教师撑伞事件中,网民通过“脑补”情节以补全自己认定的事实,进而对当事人进行各种低俗谩骂,对当事人而言,这可能会是一生的心理阴霾。由此可见,部分网民在互联网的虚拟空间中,将自己的现实压力、生活不满情绪转变为恶意中伤的暴虐释放,对网络语言空间产生严重毁伤。
  
  (三)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
  
  随着互联网与现代生活的联结,网络语言不断丰富,一些汉语中的词汇被重新发现,并被赋予更为多元,更为形象的意义。“囧”这个原本代表光明的字,在网络上却被赋予了无奈、叹息的意义,网民不再紧绷神经一本正经的说话,各种网络段子和创造性词语的使用,凸显了言论自由与社会包容的进步。
  
  另一方面,现实社会的粗鄙、市侩也在互联网上蔓延开来,并经由网络再创造,如野草一般疯长,论坛、微博、微信中广泛应用的“撕逼”“装逼”“逼格”等污言秽语着实污染了语言环境的清洁。部分公众人物,意见领袖也有推波助澜、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表达之风由此更为泛滥。在网络信息的海洋中,部分网民认为措辞平淡就无人问津,不能彰显个性,而种种隐喻身体器官的语言和变体,似乎显现出创造的智慧和表达的叛逆。然而“黑话”、“粗话”、“下流话”横行,绝非网络空间之福,更不能作为表达自由的象征。此类不是脏话的脏话,不断将话语容忍提到新的层次,有时文质彬彬的网民也会带着某种捉弄的快感参与使用、转发、以此与其他网民“同气相求”,从而实现社群心理的共同认知。
  
  四、文明理性应是网络言论根基
  
  网络语言环境应该拒绝低俗化,这不是要求社会对粗话脏话的极端去除,口语中部分词语的意义随语境、语气而转移,在不同人、不同语境的表达中褒贬极不相同,有时甚至是亲近的含义,但网络语言是固定后的“屏幕语言”,其低俗化的呈现显然让受众不适。网络语言低俗不仅扰乱了交流的善意、崩塌讨论的平台,其与现实社会的粗鄙、戾气彼此裹挟,也对社会整体情绪产生负效应。
  
  网络语言的多样化和个性化,应给予更多疏导和教育,暴戾、低俗的网络词语应予批评,而“给力”“点赞”等积极向上的词语也应获得社会肯定。互联网作为现实社会的延伸和投射,净化网络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治理,幻想打造网络语言的“无菌玻璃房”。严肃的文本教育、公认的文化认知、共同的社会操守、严格的约束机制,唯有如此能实现现实与虚拟世界的正向联动,促生网络语言的健康革新,让低俗语言日渐淡出,让文明优美回归生长。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出品,执笔:主任舆情分析师陈晓冉)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发布--舆情频道--人民网
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5/0603/c364391-27098350.html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网络语言是社会心态的表现,合理情况是建立一个指数体系,低俗语言频度和烈度在一定范围内就是反映社会心态健康。但不必强制把低俗语言控制在某个指标数以下。就如同封账号之类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