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繁简之争是一场闹剧吗

大公报:汉字“繁简之争”勿受分析哲学误导

中国新闻网 2009年09月07日 16:17


  中新网9月7日电 香港《大公报》日前刊文说,近年来,随着对外开放日益深广,两岸三地交流日益频繁,汉字“繁简之争”愈演愈烈。现代占主流地位的“分析哲学”误导了许多事情,汉字“繁简之争”应以综合观视之,方能得出较为全面的结论。  

  文章摘录如下:

  近年来,随着对外开放日益深广,随着两岸三地交流日益频繁,汉字“繁简之争”愈演愈烈。“废简观”主张废除简体字,全面恢复繁体字;“挺简观”主张继续汉字简化,不应恢复繁体字。

  双方都理由十足,心拳拳,言切切,反映出国人对汉字传承的关注与挚爱。笔者历来主张“综合哲学”,日月星辰、人物草兽皆是综合的,而现代占主流地位的“分析哲学”误导了许多事情。汉字“繁简之争”应以综合观视之,方能得出较为全面的结论。笔者以为,教育部8月14日公开宣布“汉字原则上不恢复繁体”,乃理智之举。

  “挺简”与“废简”综合观

  “挺简”代表观点出自河南大学王立群教授,认为“汉字从简从俗是文字发展规律,数千年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因此,五、六十年代诞生的简化字,顺应了汉字从简从俗的原则,并无过错”。“专家尽可天天写繁体字,但是,涉及十几亿老百姓天天使用的简化字最好不要折腾了。”而“废简”代表观点出自文化学者朱大可先生,他提出简体字“原罪说”。认为发明简体字隐含了“诸多复杂的政治诉求,其最直接的恶果是导致了‘大跃进’以及‘文革’的产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陆,那些喝简体字奶汁长大的一代,缺乏对繁体字的文化亲情,更遑论对古典文化的热爱。他们无视简体字的原罪,也拒不承认它作为汉字灭绝工具的历史。”

  笔者以为,虽然观点鲜明对立,后者甚至上升到政治“原罪”高度,但仍有可综合之处:其一,都认为文字是信息传播工具;其二,都认为文字与文明传承密切相关;其三,都认为文字与大众关系密切。既有“综合之点”,就应“求同存异”。现代主流哲学喜欢把一切都“分析”开来,“对立”起来,连学术研究、真理讨论往往也搞得剑拔弩张、水火不容,产生大量偏激之见。汉字无论简、繁,既不可废之一方,亦不可统之一方,而是漫长的“简繁综合”过程。

  汉字演变是复杂的综合过程,从秦始皇统一文字到汉字简化改革,均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综合因素,把文字改革视为单一政治或其它什么单一因素,是“分析哲学”偏颇之见。文字只是一种信息传播工具,认为简化字导致“大跃进”、“文革”,缺乏说服力。改革开放三十年用的同样是简化字,却促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所长”与“所短”综合观

  简、繁的“长”与“短”,大致有三:其一,简、繁古今功能不同。简化字加速摘掉了我国“文盲大国”帽子,在大众传播与文化普及上居功至伟,三十年中国崛起,与简化字功绩是分不开的。但是,简化字在传统文明传承上不如繁体字。这并非简化字之过,而是大量古典没用简体出版。繁体字仍是传承儒、道、佛大量古代典籍的主流文字。

  其二,简、繁构字规律各具优势。汉字的构字规律有六种,学术讲六书,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繁体字经多年传承自不必说。但认为简体字违背构字规律也有偏颇之嫌。例如,“体”乃人之本、“从”乃人跟人、“众”乃三人成众、“泪”乃目中流水、“阴阳”乃日月之合……既符合六书规律,又更生动简捷。

  其三,简、繁使用人群难分伯仲。简体以大陆民众略计,繁体以港、澳、台及全球华人略计,综合考虑可谓旗鼓相当。

  其四,简、繁共性优势是“独特的几何性质”。汉字的横竖撇捺只有0、45、90三个度数,“笔顺码”不仅证明了汉字是世界上最便于计算机输入的文字,而且仅摁数字小键盘四、五个键,即可打出特定的大段文字,证明了汉字内在逻辑性超过西文。

  汉字很早就不仅仅属于中国,与使用汉字相关的国家有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汉字简化也不是中国为先,而是汉文化圈的普遍现象。我国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才开始简化字改革。使用简体字在亚洲范围内已有六十多年,在我国已经近五十年时间了。

  再说说西方,2006年美国高中开设中文课,50%的学校选择简体字,50%的学校选择繁体字。欧洲学中文用简体字的也越来越多。海外华人与外国人,均不是接受不了简体字。新加坡政府提倡写简体字,泰国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已经允许泰国华人中、小学使用简体字。在韩国、日本、越南包括其它东南亚一些国家,海外华人对简体字并非想象的那样陌生,并非都不识简体字,不懂简体字。(陈群)

TOP

连说话也是简体字的了

沈宏非


东方早报 2009-11-29 3:19:26




  几乎每一次都是这样——当阿拉伯数字被过度关注之后,为了放松一下,调剂一下,汉字的简繁之争,就要被拿出来聒噪一番。发言的,围观的,拿义正词严腔的,做痛心疾首状的,志士仁人,聚讼不休。今年出场的新人,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他的建议是:两岸可采取“书正识简”方式,即“应该要认识代表中华文化特色的正体字,在书写上可写简体字,但印刷体应尽量使用正体汉字”。马英九希望,两岸未来能在这方面达成协议。

  这个,两岸的网民大概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以火星文达成超文本协议(貌似早已达成了),但在真实的世界——比如正式的公文,大概还有相当的难度。还不仅是简繁之争,而是有的时候,每个字明明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每个字的意思,彼此却都懵懵懂懂,相见不相认,隔海睁眼瞎。

  近一年多来,台湾地区的司法部门频频就陈水扁和吴淑珍案发布各种规格之公文,行文中屡屡出现“大肆干政,搜括财物,紊乱体制,败坏官箴”、“知法犯法,实无可逭”以及“褫夺公权”等字眼。为了读懂其中的“官箴”、“逭”和“褫”,我专门查过字典,解惑之外,另有一个发现,即此三字均无简体。究竟是汉字简化的先驱们当初觉得这些字无法简化、无需简化,还是相信咱们今后大概用不着它们了,干脆就不简了?无论如何,在热烈探讨简体为好还是繁体更佳的同时,能不能也正视一下“同体字”及其给我们带来的困扰?

  以上是繁体字或简繁同体的公文,以下是纯简体字的。2009年也不知是怎么了,简体字公文中不断出现“操”和“狗日的”。先是深圳一陈姓男子因不服一审判决而提出上诉,并且在上诉书之“事实和理由”一栏中只写了一个“操”字。接着,又有广西钦北区法院的一名副庭长,在一起劳动纠纷案件的诉状上批注了“狗日的”三字。近期,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在公函中,又以“狗日的”、“疯狗”等一系列生猛字眼来抨击《中国妇女报》驻湖南记者站的某工作人员,据说援引的乃是当地人民群众的语言。

  技术上,因“操”和“狗日的”这四个字碰巧也没有繁体,因而我相信,台湾人民在“狗”、“日”、“的”这三个字的读、写、听三方面均无障碍,在两岸文字交流上应该是双向的,畅通的,但是,当这三个字一旦被组成一个词组,沟通成本可能就会陡然提高。带着这种疑虑,我又特地上网去查了台湾版的《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结果发现,第一声的“操”字共找到解释一百零七则,竟无一则能充分解释深圳陈姓男子在上诉书里写下的同一个“操”字。好在该辞典还负责任地单独列出了第四声的“操”,却又极不专业地不加任何注解,只说这是前列“操”字之“又音”。不死心,怀着和马英九同样美好的愿望,接着去查“狗日的” ——好家伙!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七百八十五则注解中,头一个跳将出来的,哈哈哈不是别人,偏偏就是更猛的“王八日”!不过,还没来得及拍案而起,定睛再看时,原来分明是“八王日”:“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称为‘八王日’。大藏法数:‘春秋八王日者,是天地阴阳交代日也。’法苑珠林.卷三十八:‘于八王日舆巡邑里。’”

  接下来,这本权威的繁体字“正字”辞典就更让我大失所望了,别说“狗日的”,就连单个的“日”字,也是前不见“我日”,后不见“你日”,人且如此,狗何以堪?真是无聊啊,“狗日的”难道不就是“大肆干政,搜括财物,紊乱体制,败坏官箴”以及“知法犯法,实无可逭”者的简体缩略语吗?你们这些“八王日”的!

  因此,在汉字的简繁之争中,我个人并没有(也不可能有)多坚定的立场和多明确的看法。我口道我心,我手写我口。说什么,就写什么;怎么说,就怎么写。我估计,在甲骨文时代,中国话听起来应该是很骨感的;而金文时代的语言,发音上大抵也该以“铿锵有力”为主旋律吧。写了大半辈子简体字,就别指望能说什么繁体的话来,反之亦然。所以,问题并不是什么简体繁体之争,“书”、“识” 之别,更扯不上什么“体用之争” 与“道器之辩”。每一个初小文化程度(含以上)的心口如一的正人君子,都会诚实地写他会说的,说他能写的。

  多音字容易让人犯错,那些简繁同体的字更容易让人搓火,而简繁既不同体又不同声的字们,则令人彻底崩溃。比如,碰上“幹”这个讨厌的繁体字以及 “干”这个变态的简繁同体字或简体字,又比如,究竟是“幹杯”还是“干杯”?到底是“幹部”还是“干部”?若是这些“幹部”们各干各的还则罢了,一旦聚到一个局上“干”起杯来,能不喝他个昏天黑地、五脊六兽么?不论是“书正识简”还是“书简识正”,临床结果都只能是精神分裂——你看,每次一碰到这种不三不四、恶形恶状的词,还都是狗日的简繁同体,真是活见鬼。

  既然我们已经习惯了“说”简体字,习惯了书写这种“天雨酸,鬼夜笑”的现代汉语,简繁之争,可以到此打住了,各自洗洗睡吧——“逭”,huàn,逃避。“逭,逃也”(《说文》);“行相避逃谓之逭”(《尔雅·释言樊》);“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太甲》)。

TOP

汉字的繁简之争,肯定不是一场闹剧。所谓的“闹”其实是赵本山式的“闹”,也就是赵本山小品中说的“闹心”之意。如果上升到民族文化的阐明上,就绝对不是“一场闹剧”,而是更高等次的文化使命的贯彻与持久。

[ 本帖最后由 张润平 于 2010-3-4 00:04 编辑 ]

TOP

繁简均要

繁简字都是需要的,不能只取一。在书法艺术等方面,繁体字占优势,在一般的文字里,大家习惯简体。问题是有许多繁体,年轻人不认识。我也在内。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TOP

问题不在于简与不简,而在于怎么简化,那些该简,那些不该简?

争论毫无意义,而且有炒作噱头之嫌.

总体看来, 很多繁体字是必须简化的, 有的繁体字多到50画以上, 不得不简

但有些字又过于简,  80年代曾有第三代简化字, 很多农村的人还在使用, 有些简化字把不该简化的文化"元素简化了, 如爱 ,亲, 等

汉字改革, 不要再争繁与简的问题了, 把简化不当的字进行必要还原, 把某些简化汉字的文化元素再找回来, 重新规定, 汉字不是一成不变的,  但是变化之中也要有反思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几次简化工程取得了成效, 但是错误也很多, 80年代后废除的第三代简化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是否第二代  第一代简化字就没有问题呢?  不争自明.  

现代汉语的专家们可以在行动上做一些尝试, 文化元素回归之后, 我想两边的人都没意见
坛友们如遇到任何注册问题,请随时咨询18018563977(QQ383512199)或发送邮件到CFNGroup@gmail.com。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民俗学论坛!

TOP

引用:
原帖由 一汀沚 于 2010-6-22 08:37 发表
繁简字都是需要的,不能只取一。在书法艺术等方面,繁体字占优势,在一般的文字里,大家习惯简体。问题是有许多繁体,年轻人不认识。我也在内。
确实, 汉字毕竟不同于西方文字, 还是要区分 使用 的方面, 平常交流,可以用简化, 但某些场合和时空下, 又需要用繁体.  所以基础教育 应该持这样一个原则: 繁简通识, 用简为主
坛友们如遇到任何注册问题,请随时咨询18018563977(QQ383512199)或发送邮件到CFNGroup@gmail.com。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民俗学论坛!

TOP

还是比较喜欢简体字,毕竟书写记忆什么的都比较方便。不过,会繁体字的也不错。

TOP

说这些虽然有趣,可对普通人来说,吃饭睡觉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用什么语言只要能生存,都一样。历史是难以为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的。

TOP

个人觉得,繁简的原则应该是:约定俗成、可表达思维。
约定俗成,是一个动态过程,并不是哪一个点上就完成了文字的所有变革。
可表达思维,则是文字的功能的重视。只要运用这一文字,可以表达观点,同时不影响交流,就不应该做大幅度改变。

汉字、汉语改革已逾百来年。其中不乏废除汉字、重造国际语的偏激方案,放诸当时语境,选择简化,恐怕是最符合历史发展,也是最温和的方案了。自新中国汉字改革以来,国人在文化交流、文化传承和文化教育层面并未遇到非常棘手的问题,甚至说部分港台海外人士也开始接受并使用简体字也能说明部分问题。

TOP

简体字 是历史趋势  繁体字 要保护 这也是 趋势   我觉得 日常工作生活 用简体字 而 繁体字我们要把它当做一种文化来保护 来传承!

TOP

什么都觉得是“文化”,动辄就谈“保护”,那么你为谁保护?谁来保护?如何保护?保护是否就意味着民间的接受和大众的普及?

想当然的推测和下定论,并不解决问题吧。

TOP

简体字繁体字均可传承文明

光明日报   发表于2013-07-18 11:52

  不论是作为文明载体,还是作为表达工具,繁体字到简体字的演变,只是载体和工具状貌的变化,并不会构成对文明内涵的损害与削减。

  香港知名演员黄秋生近日在微博发声:“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哎,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他所说的中文正体字即指繁体字,此言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

  部分地区民众以及部分海外同胞,至今仍在使用繁体字;研究文字学的学者以及部分书法爱好者,对繁体字也有较深的文化情结。不过,这不能说明繁体字和简体字有“正”“偏”之分,对大多数国人来说,简体字已经成为日常工作生活交流表达的熟练工具,上了年纪的人或许还认识一些繁体字,上世纪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绝大多数不识繁体字,也没有谁觉得不正常。

  繁体字只是简体字过去的形态。单就字体形式来说,繁体字身上确实部分承载着简体字所不具备的文化元素,但是从甲骨文、金文开始,汉字的嬗变、演进总是不可避免地失掉一些文字学、历史学等意义上的好东西,繁体字演变到简体字,同样如此。

  然而换个角度看,简体字身上亦承载着繁体字所不具备的文化元素。从本质与功用上看,繁体字、简体字都属于人际、社会交流工具,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使用简体字与使用繁体字,都能够传承华夏文明。

  华夏文明,包括整个人类文明发展演变到今天,其实都有一个删繁就简的过程。人们都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喜欢被繁文缛节束缚,简洁的价值观与人类追求单纯明净的趣味也非常契合。可以说,简洁是生活的高境界,也是文明所追求的很高的境界。

  不仅如此,较繁体字而言,简体字更容易识记学习与书写运用。作为易学好用的工具,简体字可以更好地帮助人们了解与熟悉中华文化,从而更好地传承与普及华夏文明。不论是作为文明载体,还是作为表达工具,繁体字到简体字的演变,只是载体和工具状貌的变化,并不会构成对文明内涵的损害与削减。

  黄秋生因过半人不识繁体字而得出“华夏文明已死”结论,大概是一种调侃、戏说,我们不妨一听,然后一笑而过。真正传承华夏文明,我们要做的是多一些虔诚的敬意,无需在交流工具、文明载体上厚此薄彼。

TOP

简体繁体字各有所长,写的时候用简体好,看的时候繁体美观!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这,而是英文词侵入汉语!现在中国的某些单位或部门乃至媒体严重违反国家语言文字法,搞一些老百姓看不懂的东西!!但却根本没有人管理!!君不见:媒体文章或专栏经常使用英文单词或缩写词:“GDP”、CPI、“PMI”、“PM2.5”、“CBD”、CEO、“IBM”、“NBA”、“CBA”、“IT”、“LED"如此等等,开口闭口都是鸡的屁,好象说话写文章没有夹一个英文词,不说一句鬼话洋话,就不时尚新潮,就不高人一等,实则是崇洋媚外的心理在作怪!!诺大一个中国,竞然没有一个专门机构及时作权威翻译,老百姓也只好自行给其翻译为:“鸡的屁”、“屎屁来”、“骗妈爱”、“屁马爱点我”、“擤鼻涕”、“屎一屙”、“爱病吗”、“牛逼呀”、“屎飚呀”、“挨踢”、“老一灯”,如此崇洋媚外,破坏中华文化,不知相关部门何时解决此类老百姓最反感的问题呢?所以香港人黄秋生提的意见也是有部分对的!!

TOP

回复 63# 的帖子

神的标准化。。。
文字的标准化。。。

比如计算机语言,必须标准化才能操作。

因此,从物理语言来讲,简化是标准化运作的手段。

但是从文字的文化性来讲,怎么阐释都有道理,特别是语用角度。

研究汉子简化运动应该有一个国家视野、政治学视野和现代性文化的视野。

TOP

静观其变。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TOP

顶上去,温故而知新。

TOP

支持中文繁体字“申遗”!

TOP

只有经历过古籍文献整理之人才能深切感受到部分简化字之恶究竟有多严重。因字的简化导致把部分汉字深厚的意义也给简化掉了。别说《现代新华字典》,就是《辞源》也未脱其厄运,害得我经常需要检索台湾版《中文大辞典》方能解决问题。希望学术界呼吁首先把繁简字不能合理转换的字恢复过来,能够合理转换并不引起歧义,就好了。这样的字不多,就几十个。

TOP

要完全恢复繁体字,既不可能,也不现实,但恢复几十个,既合理,也现实,也非常有必要,总之,只要繁简转换没有障碍、不出差错就行了。这样就功莫大焉。

TOP

汉字繁简的再审思

汉字繁简的再审思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DSZZ201609012.htm

汉字改革之争:写繁体字显得有文化吗?
http://mini.eastday.com/a/160911171414568.html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回复 70# 的帖子

看了,但是只有经历过古籍文献整理之人才能深切感受到部分简化字之恶究竟有多严重。非有此经历,是不会有深切感受的。

TOP

幸好研究古籍文献的人只是亿万万人民中的极少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