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皇天上帝开天辟地创造万物——中国创世神话

皇天上帝开天辟地创造万物——中国创世神话

皇天上帝开天辟地创造万物
                                               ---邱建平
       遂古之初,上下未形,昏昏默默,芒芠漠閔,澒蒙鴻洞,上帝乃会王母于昆仑,阴阳三合,遂生混沌。混沌如鸡子,有金木水火土五者混于其内,硬者如瓜子,软者如瓜瓤,内有白青黑赤黄五色,亦溶化其中。太一生水,汪洋平靜,寂然清澄,横之而弥于四海,乃有四帝四神四龙(《天问》《乩仙天地判说》《太一生水》《淮南子》)。《山海经.西山经》有曰:“天山……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为帝江也。”《神异经》则云:“昆仑西有兽焉,……有腹无五脏,有肠,直而不旋,食物迳过。天使其然,名曰浑沌”。黄帝,既有道、易、一、大、太、太一、太极、太帝、帝俊、帝鸿之诸异称,其实乃上帝。混沌为黄帝子,亦即俗呼之盘古也。《神龟文》即言:“盘古又曰浑敦氏”。黄帝亦作皇帝。皇帝者,皇天上帝之谓。《庄子•齐物论》:是皇帝之所听荧也。释文:“皇帝,本又作黄帝”。《吕氏春秋•贵公》:丑不若黄帝。毕沅校曰:黄帝刘本作皇帝,黄、皇古通用也。《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上帝监民……皇帝清问下民……”此皇帝即上帝,亦即黄帝已明。
       话说“太极之初,混沌未分”(《七启》)。“阴阳未分,其气混沌。”(《鹖冠子•泰鸿》)。“太极生两仪”(《易.系辞传》)。《淮南子.说林》则云:“黄帝生阴阳”。《庄子》乃详曰:“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遇于浑沌之地 ,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浑沌既为倏忽所凿开,天地乃为之诞矣。由是“清陽爲天,含白青黑赤黄,为五色祥云;濁陰爲地,亦含白青黑赤黄,为五色石泥。硬者带去上天,人观之为星。神于天,聖于地,天高一丈,地厚一丈,如此一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故天去地九萬裏。上帝既命水神倏忽剖混沌氏,以支节为山岳,以肠胃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气成风云,声为雷霆,一旦虑其掀然而兴,则下无生类矣。於是孕铜铁於山岳,滓鱼盐於江河,俾后人攻取之。”(《三五历记》、《五运历年纪》、《乩仙天地判说》、《 谗书.蒙叟遗意》)。上帝黄帝因之乃曰:“群群沌沌,窈窈冥冥,为一囷。无晦无明,未有阴阳。阴阳未定,吾未有以名。今始判为两,分为阴阳,离为四时,刚柔相成,万物乃生。行法循道,是为牝牡。牝牡相求,会刚与柔。柔刚相成,牝牡若形。下会于地,上会于天。得天之微,若时者时而恒者恒,地因而养之;恃地气之发也,乃梦者梦而兹者兹,天因而成之” (《黄帝四经》)
      《楚帛书》:曰故大能雹䖒(青帝伏羲),出自华胥,居于雷夏,氒佃渔渔,未有男女,梦梦墨墨,亡章弼弼,鄙晦水沔,风雨是於。乃取  [虔娓]氏子之子曰女填(女娲),是生子四神。是襄天地, 是各参化。法兆为禹为禼(契),以司堵襄。咎天步数,乃上下腾传。山陵不卫,乃命山川四海,之热气沧气,以为其卫,以涉山陵,泷汩凼澫。      
      未有日月,四神相弋,乃步以为岁,是惟四时。伥曰青檊,二曰朱四单,三曰翟黄难,四曰油墨檊。千又百岁,日月夋(黄帝)生。九州不平,山陵备侧。四神乃乍,至于覆,天旁动,攼蔽之青木、赤木、黄木、白木、墨木之精。炎帝乃命祝融以四神降,奠三天,维思敷,奠四亟。曰:“非九天则大侧,则毋敢蔑天霝。”帝夋(黄帝)乃为日月之行。
       共工夸步十日,四时失度,四神则闰,四时毋思;百神风雨,晨祎乱乍。乃逆日月,以传相毋思。又宵又朝,又昼又夕。
      《辨乐论》曰:“昔伏羲氏(青帝)因时兴利,教民田渔,天下归之,时则有网罟之歌;神农(赤帝炎帝)继之,教民食谷,时则有丰年之咏;黄帝备物,始垂衣裳,则有龙衮之颂。”
       混沌初开,天地已成。《天中记》卷十一引路氏曰:“帝俊是黄帝字”。《山海经•大荒南经》:“羲和者,帝俊(黄帝)之妻,生十日。”《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帝俊(黄帝)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海外东经》:“黑齿国……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尸子》:“少昊(白帝)金天氏邑于穷桑,日五色,互照穷桑”。《国语》:“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颛顼(黑帝)之所建也”。
       上帝既从混沌中开天辟地,分阴阳生日月,复于“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问礼俗》)。《荆楚岁时记》曰:“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莱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薄为人,以贴屏风,亦戴之头鬓。又造华胜相遗”。然此造人工程者实乃女娲也,故《风俗通义》曰“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絚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凡庸者,絚人也。” 《淮南子》亦曰:“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
      天地初不足,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女娲本是伏羲妹而夫妻,恐天怒,故捣炼五色石,引日月之针,五星之缕补天之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川,积芦灰以止滔水。又往日中放老鸦,月里栽桂养蛤蟆。其后共工氏与颛顼(黑帝)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辰星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列子》、《淮南子》、《与马异结交》)。
      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腹)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山海经•海内经》)
      逮后“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豖希、修蛇皆为民害。帝俊(黄帝)赐羿彤弓素缯,以扶下国,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希于桑林。万民皆喜”。(《淮南子•外八篇》、《山海经.海内经》)。《史记.历书》:“日归于西,起明于东;月归于东,起明于西”。《述异记》:“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上有天鸡,日初出,照此木,天鸡则鸣,天下鸡皆随之鸣。”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黄帝偕伏羲女娲规天划地,播日月布星辰,四时万物渐成,宇宙由是始。《管子.五行》复云:“昔者黄帝…作立五行以正天时,五官以正人位。人与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
     故《易经》总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太一生水》则云: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天地复相辅也,是以成神明。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四时复相辅也,是以成沧热。沧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燥。湿燥复相辅也,成岁而止。故岁者湿燥之所生也。湿燥者沧热之所生也。沧热者四时之所生也。四时者阴阳之所生也。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天地者太一之所生也。是故太一藏于水,行于时。周而或始,以己为万物母;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天不足于西北,其下高以强;地不足于东南,其上低以弱。
       皇天上帝既开天辟地,乃建凌宵宝殿于九天之上,坐镇紫微宫,统御诸天,综领万神,主宰宇宙。“黄帝乘龙升云,登朝霞,上至列阙,倒影,经过天宫”(《皇览》)。《淮南子》曰:“太微者,太一之庭;紫宫者,太一之居。”《天文大象赋》注云:“天皇大帝一星,在紫微宫内,勾陈口中,其神曰曜魄宝,主御群灵,秉《万机神图》也”。宋均注:“天皇大帝,北极之神,即昊天上帝,都统精光,总理运治,其神即曜魄宝”。黄帝最初之神职盖为雷神,以管治三界众神故改谓北极神皇天上帝太一。“黄帝名轩辕,北斗神也,以雷精起”(《河图始开图》),“轩辕,主雷雨之神也”(《春秋合诚图》)。“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黄龙之体,主雷雨之神”(《大象列星图》),“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携龙角,衔殷南斗,魁枕参首,是谓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方,分别阴阳,建于四时,均立五行,移应节度,定诸纪纲,太一之事也。”(《春秋运斗枢》、《黄帝占》)。
      黄帝化身混沌开天辟地创造万物而为上帝,四海之帝晋升为四方之帝,即青帝、赤帝、白帝、黑帝。四海之神仍为:东海之神禺猇、南海之神不廷胡余、西海之神弇兹、北海之神禺彊。四方四色龙闻之,四海翻腾鼓噪。黄帝乃斩草除根:“帝以甲乙杀青龙於东方,以丙丁杀赤龙於南方,以庚辛杀白龙於西方,以壬癸杀黑龙於北方。”(《墨子.贵义》)。《晋书.天文》云:“黄帝之神,黄龙之体也”。此中四色龙正是四方帝之坐骑,主角"帝"实乃“上帝--中央黄龙黄帝”。四方帝对属神被杀,心有所不服,乃又有黄帝胜四帝之说。《孙子•行军》云:凡此四军之利,此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蒋子万机论》复云:黄帝之初,养性爱民,不好战伐。而四帝各以方色称号,交共谋之,边城日惊,介胄不释。黄帝叹曰:‘夫君危于上,民安于下,主失于国,其臣再嫁。厥病之由,非养寇耶?今处民萌之上,而四盗亢衡,递震于师’。于是遂即营垒以灭四帝。《黄帝伐赤帝》细曰:“黄帝南伐赤帝,至于交趾,战于反山之原, 右阴、顺术、倍冲,大烕有之。三年休民,埶榖、赦罪。东伐青帝,至于襄平,战于平壤,右阴、顺术、倍冲,大烕有之。三年休民,埶榖、赦罪。北伐黑帝,至于武隧,战于幽陵,右阴、顺术、倍冲,大烕有之。三年休民,埶榖、赦罪。西伐白帝,至于武刚,战于流沙,右阴、顺术、倍冲,大烕有之。已胜四帝,大有天下。暴者由兹俯首臣服,咸尊黄帝为中央天帝,是为皇天上帝。黄帝得天之道、地之理、民之请,以利天下, 故而天下四面归之。”
      《尸子》曰:“古者黄帝四面”。《太白阴经.人谋》云:“黄帝独立于中央而胜四帝”。黄帝既胜四帝,神国组织于以建立,于是乃有如《淮南子•天文、时则》中所描绘之美妙景象:“东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东方之极,自碣石山过朝鲜,贯大人之国,东至日出之次,木之地,青土树木之野,太皞、句芒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即祝融),执衡而治夏;南方之极,自北户孙之外,贯颛顼之国,南至委火炎风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万二千里。……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制四方;中央之极,自昆仑东绝两恒山,日月之所道,江汉之所出,众民之野,五谷之所宜,龙门、河、济相贯,以息壤堙洪水之州,东至碣石,黄帝、后土之所司者,万二千里。……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西方之极,自昆仑绝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国,石城金室,饮气之民,不死之野,少皞、蓐收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北方水也,其帝颛顼,其佐玄冥(即禺疆),执权而治冬。北方之极,自九泽穷夏晦之极,北至令正之谷,有冻寒积冰、雪雹霜霰、漂润群水之野,颛顼、玄冥之所司者,万二千里”。黄帝遂为五帝之中央天帝,位居中央,临制四方。“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得大常而察于地利,得奢龙而辨于东方,得祝融而辨于南方,得大封而辨于西方,得后土而辨于北方。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蚩尤明乎天道,故使为当时;大常察乎地利,故使为廪者;奢龙辨乎东方,故使为土师;祝融辨乎南方,故使为司徒;大封辨乎西方,故使为司马;后土辨乎北方,故使为李。是故春者土师也,夏者司徒也,秋者司马也,冬者李也”(《管子》)。“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韩非子﹒十过》)
[/fon

TOP

        黄帝胜四帝之战,其中与赤帝及其后蚩尤之战尤为激烈,为黄帝神话之最精彩者,故详述之。《吕氏春秋•荡兵》云:“兵所自来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何故?昔天之初,诞作二后,“炎帝黄帝各有天下之半,成而异德。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二帝用师以相挤也”,“黄帝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新书》、《史记•五帝本纪》、《国语.晋语四》)。帝杀四色龙后,“黄神与炎神争斗逐鹿之野,将战,筮于巫咸。巫咸曰‘果哉而有咎’”(《归藏》)。于是“黄帝召地典而问焉,曰:‘吾将兴师用兵,乱其纪刚。请问其方?’地典对曰:‘天有寒暑,地有锐方;天有阴阳,地有曲直;天有八纪,地有五理;天有十二时,地有六高六下;上帝以战胜,以守固,以攻取! ’”(《地典》)。因之“黄帝出师涿鹿,以鼓为警卫,其曲有十:一曰《震惊雷》,二曰《猛虎骇》,三曰《鸷鸟击》,四曰《龙媒蹀》,五曰《灵夔吼》,六曰《雕鹗争》,七曰《壮士奋》,八曰《熊罴哮》,九《石荡崖》,十曰《波荡壑》”(《云笈七签》)。 “帝以玉为兵。帝服黄冕,驾象车,六蛟龙,大丙为御,载蛟龙之旗,张五牙彩旗引之,以定方位。东方青牙旗,余各依方色,赤南、白西、黑北、中黄是也。帝之行也,常有五色云气,状如金枝玉叶,止于帝上,如葩华之象,帝因令作华盖”(《轩辕本纪》)。如此气势磅礴,何等壮观!“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炎帝无道,作火,以火承木,黄帝乃设八阵之形:车厢洞当,金也;车工中黄,土也;乌云鸟翔,火也;折冲,木也;龙腾郄月,水也;雁行鹅鹳,天也;车轮,地也;飞翼浮沮,巽也。然炎帝为火灾,来锐阵,烽火连天,硝烟蔽日。故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以曲阵攻之,上帝复帅熊、罴、貔、貅、貙、虎为前驱,雕、鶡、鹰、鸢为旗帜,夔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龙骧虎变,血流漂杵,威震天下。如此锐来曲应之,以定火灾,三战然后得其志,故黄帝用水克火而擒之。”(《列子•黄帝》、《大戴礼•五帝德》、《新书》、《吕氏春秋•荡兵》《太白阴经》)。是黄帝胜赤帝之战,奮揚武德。義誅信行,威燀旁達,莫不賓服。烹滅彊暴,振救黔首,周定四極。
       四帝兵败,蚩尤崛起,欲为赤帝诸帝复仇。“蚩尤者,炎帝之后,与少昊(白帝)治西方,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主金,起九冶,始作铠、戟、戈、酋矛、夷矛,兄弟七十二人,铜头铁额,食铁石,日寻干戈,恃甲兵之利,残暴不仁,以贼乱为政,闻黄帝独王于中央,将欲胜四帝,恃甲兵于涿鹿。”(《太白阴经.遁甲》、《五帝纪》、《拾遗记》、《述异记》)。黄帝既战炎帝于阪泉,复战蚩尤于涿鹿。是黄帝与蚩尤之战,乃黄、炎战争之继续,且较前更为惊心动魄。《黄帝内传》云:“蚩尤之暴,威所未禁,而蚩尤幻化多方,徵风召雨,吹烟喷雾,师众大迷”。 《尚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黄帝内传》复云:“帝誓剪蚩尤,乃斋三日。帝与蚩尤战,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献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应。居数日,大雾,冥冥书晦。玄女降焉,乘丹凤,御景云,服九色彩翠之衣,集于帝前。玄女即献帝六甲、六壬兵信之符,《灵宝五符》策使鬼神之书,制、通灵五明之印,五阴、五阳遁甲之式,太一、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图,五岳、河图策精之诀,九光、玉节、十绝、灵幡命魔之剑,霞冠火,龙戟霓旗,翠辇绿,虬骖虎骑,千花之盖,八鸾之舆,羽龠玄竿,虹旌玉钺,神仙之物,五龙之印,九明之珠。九天之节,以为兵信,五色之幡,以辨五方。玄女献帝金钺以主煞,为帝制甲胄以备身,制司南车当其前,记里车居其后;请帝铸钲铙,以拟雹击之声; 玄女为帝制夔牛鼓,又请帝制鼓鼙,以当雷霆。制角二十四,以警众像;制玄纛十二,以主兵。” 《史记•五帝本纪》云:“于是作指南车,以示四方”。《山海经.大荒北经》:“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黄帝四经》复云:“黃帝於是出其鏘鉞,奮其戎兵,身提鼓枹,以遇蚩尤,因而擒之。剝其皮革以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賞。翦其發而建之天,名曰蚩尤之旌。充其胃以為鞠,使人執之,多中者賞。腐其骨肉,投之苦醢,使天下啜之。上帝以禁。帝曰:毋乏(犯)吾禁,毋留吾醢,毋亂吾民,毋絕吾道。乏(犯)禁,留醢,亂民,絕道,反義逆時,非而行之,過極失當,擅制更爽,心欲是行,其上帝未先而擅興兵,視蚩尤共工。屈其脊,使甘其俞,愨為地楹。帝箸之盟,盟曰:反義逆時,其刑視蚩尤。反義背宗,其法死亡以窮。帝曰:謹守吾正名,毋失吾恒刑,以示後人。”
      《龙鱼河图》云:“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殄伏”。蚩尤兵败被诛,而又有夸父、刑天、共工之属,或炎帝之裔,或炎帝之臣,均前仆后继,为炎帝、蚩尤复仇,虽皆泯殁,猛志常在。后黄帝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皇帝……乃命重、黎,绝地天通”(《尚书.吕刑》)。“乃命少昊(白帝)清为鸟师,以正五帝之官,故曰质。天用大成,至今不乱”(《逸周书.尝麦》)。
      “黄帝既斩蚩尤,天下乃无不克,海内安然”(《黄帝内传》)。天下既定,圣德光被,群瑞毕臻:“日月精明,星辰不失其行;风雨时节,五谷登孰;虎狼不妄噬,鸷鸟不妄搏;凤凰翔于庭,麒麟游于郊;青龙进驾,飞黄伏皂;诸北、儋耳之国,莫不献其贡职”(《淮南子•览冥训》)。“帝俊(黄帝)有琴曰电母,每夏月电光一照则弦自鸣”,以贺伐叛之功。“因击壤之欢,庆云之瑞,黄帝作律、作《云门》、作《棡鼓之曲》十章, 复使伶伦造磬,荣成铸钟,岐伯做短萧、铙歌、军乐,所以建武扬德、风劝战士”,庆功行赏。吉日良辰,“太一黄帝皆仙上天,张乐昆仑虔山之上”(《紫阁图》、《古今注》、《归藏》、《晋志》),“黄帝乐曰《咸池》、《大卷》”,“黄帝习乐昆仑,以舞众神,玄鹤二八翔其右”(《孙氏瑞应图》),“祝融取榣山之榇作琴,弹之有异声,致五色鸟舞于庭中”。“黄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曲《白雪》,哀不自胜”,故“大鸿鼓清角之琴以娱帝”。后“素女播都广之琴,温风冬飘,素雪夏零,鸾鸟自鸣,凤鸟自舞,灵夀自花”。“用声和乐于中郊,为黄帝之气,后土之音,歌《黄裳》、《从容》,致和散灵”(《世本》、《纬书集成》)。上帝下都,黄帝之宫,天地鬼神,济济一堂,蟠桃玉膏,是食是飨,仙乐飘飘,鼓瑟齐鸣,龙盘虎踞,百鸟飞翔,彩云祥瑞,紫气升腾,好一派歌舞升平欢庆热闹景象。
     《禹本纪》言:“昆仑山高三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淮南子•地形训》:“昆仑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悬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天,登之乃神,是谓太帝(黄帝)之居”。昆仑乃是上帝黄帝与女神西王母所居之神山,正所谓佳偶天成,旷古无双英雄黄帝偕绝世美人王母于此开辟乾坤,呼风唤雨,并肩战斗,爱由心生,遂成天人之愿;乃日后民间所称之天公玉皇大帝与天后王母娘娘两夫妻,此是后话。《庄子》云:“黃帝遊乎赤水之北,登乎崑崙之丘,昆仑之虚,黄帝之所休”,《山海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在昆仑虚北,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昔者,羿狩猎山中,遇姮娥于月桂树下。遂以月桂为证,成天作之合”。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窃不死药服之,奔月。将往,枚占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月精。然不忍离羿而去,滞留月宫。广寒寂寥,怅然有丧,无以继之,遂催吴刚伐桂,玉兔捣药,欲配飞升之药,重回人间焉。羿闻娥奔月而去,痛不欲生。王母感念其诚,允娥于月圆之日与羿会于月桂之下。(《淮南子•外八篇》、《归藏》)
       《黄帝内传》复曰:“王母遣西方白虎之神献黄帝玄羽之衣,乃与帝会于孤竹之野。帝钦命斋戒,严驾而行,既至孤竹,见空中千乘万骑,或有丫髻青衣童子数百人,或五彩羽服,或乘飞龙,或乘飞虎,或乘鸾、鹤,或执珠幢、锦伞、霓旌、绛节,或持如意、九曲几及前后歌舞妓乐,不可名状。俄见宝车一乘,驾五色斑龙,九头,上有羽盖九重,中有女仙一人,著黄金褡襡,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玄璚凤文之舄。视之可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隐隐而至。左右侍从有仙童一人,谓帝曰:‘王母驾到也。’帝接至,母令仙童二人侍帝坐,贺帝曰:‘圣躬安、天下宁矣。久即戎事,得无劳乎?’帝谢曰:‘朕幸天时地利人和,得宁天下,岂敢称功乎?’母乃会阆风瑶池之上,命饮筵,上花果罇罍,器皿光赫,大小各异,而不能辨其一焉。复遣仙女宋妙英歌《万年长生之曲》。歌罢,母献帝茹芝数枚,食之不饥不渴;又献《修真七昧之书》、玉函玉笈之书与《神芝图》十二卷”。
      “黄帝在位,王母遣使,乘白鹿集帝庭,献以地图”(《集仙录》)。“西王母献白环”(《瑞应图》)。“黄帝得河图书,昼夜观之,王母赠帝洞霄盘云九华灯檠二,乃令力牧采木实制造为油,以绵为心,夜则燃之读书;王母饮帝以碧霞之浆,赤精之果,帝既与王母会于王屋,乃铸大镜十二面,随月用之。王母为帝列七宝登员之床,敷华茸净光之褥,设九真十绝妙帐,置九华灯檠,于灯有檠,则注膏油以为灯,明其前有也。有博山炉,盖王母遗帝者。王母又会帝于嵩山,饮帝以护神养气金液流晖之酒,又有延洪寿光之酒。又赠帝二仪本形图,还丹十九首。帝乃作礼,置于高观之上,亲自供养,后妃臣妾莫得睹之。其观上常有异色云气,奇香闻数百步。王母既会帝于蓬莱,帝归,乃筑圜坛以祀天,方坛以祭地,乃服冠冕,因乘车辂,筑城阙,建宫室,立台榭,濬池沼,剏舟楫、杵臼,设棺椁,置冢墓,始傩。地神献草木,述播种之利,因之广耕;蚕神献綵丝,称织纴之功,因之广织。乃命容成造历以司天,命大挠造甲子以正时,命仓颉造文字以变质,命邑夷造车以便民。命勾芒等司五行”(《黄帝内传》)。“皇帝乃命三后,恤功于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种,家殖嘉谷。三后成功,惟殷于民”(《吕刑》)。“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臾区占星气,伶伦造律吕,隶首作算数”(《世本》)。“夫黄帝始垂衣裳,造书契,置史官,服牛乘马,立栋宇,重门击柝,以待暴客,作弧矢,以威天下,造律管,兴封禅。……帝王之功,莫此为盛”(《鬻子》)。“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国语》)。“于是针经脉诀、天文地理、卜法算术、吉凶丧葬无不备也,凡伎术皆自轩辕始”(《黄帝内传》)。
       黄帝既为天地人三界万神之宗--宇宙永恒的最高统治者上帝,乃又有神游昆仑下都、遺玄珠化三珠树、鼓与钦坞谋杀葆江、贰负之臣、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董永和七仙女、都江堰治水、二郎神劈山救母、大闹天宫等美丽神话出现,此不再赘。至于《山海经•西次三经》称黄帝偕天地鬼神服食玉膏于峚山,《史记•封禅书》称“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者七十余人” 及“鸡犬升天”云云,则为上帝黄帝神话仙话化之始。后世《西游记》等诸多民间神话传说中之“玉帝”“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实乃上帝黄帝(皇帝)即皇天上帝与西王母之演变,不过令其由远古神话演绎成现代神话传说,象人间之皇帝皇后一样,变得也有七情六欲,故事情节也越来越显得神奇瑰丽,异彩纷呈,令人向往。。。。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3-3-26 01:53 编辑 ]

TOP

黄帝威仪,指南战蚩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3-9-23 13:3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中国神话是一个神奇瑰丽的宝库,在古文献与出土简帛文献资料中,隐藏着不少神话碎片,根据袁珂等前辈学者的研究成果及最新资料,恢复出宏篇巨制的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美丽神话画卷,已是完全可能的了!!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3-3-3 21:40 编辑 ]

TOP

本文就是試圖根據古文獻與出土簡帛文獻資料參考袁珂等等相關專家的研究成果以及自己的理解将散碎的神話資料用淺近文言文連綴整理而成一篇方便廣大讀者閱讀的中國創世神話。具體引用就不再一一注釋了!希望能起到抛磚引玉的作用,得到各位專家學者與同學朋友的指導!謝謝!

TOP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3-9-23 13:32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一些新出土的简帛神话资料,如《太一生水》《黄帝伐赤帝》《楚帛书》《黄帝四经》《地典》等出土文献神话资料. 充实了神话的内容和系统性。

TOP

近年新出土的简帛神话资料,大大充实了神话的故事内容和系统性,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且值得欢呼的大喜事!!。新增的有关黄帝的神话如《太一生水》、《老子》、《恒先》、《黄帝伐赤帝》、《楚帛书》、《黄帝四经》、《地典》、《归藏》等出土文献神话资料,

TOP

好文章,只是现在人不太容易读懂,因为现在人不敬畏天地万物。思惟万式变了,世道就变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莲池溪音 于 2013-3-8 13:37 发表
好文章,只是现在人不太容易读懂,因为现在人不敬畏天地万物。思惟万式变了,世道就变了。
是呵,现在的教育确实存在问题,对古文古典文学已经不重视了!反而全民学英语,导致本民族的语言都学不好,文言文就更不用说了!!

TOP

太一生水,汪洋平静,寂然清澄,横之而弥于四海,乃有四帝四龙。

上文中四帝是上帝太一生水后,形成的四海之神即东海之帝、南海之帝、西海之帝、北海之帝。
四色龙是:东方青龙、南方赤龙、西方白龙、北方黑龙。

TOP

遂古之初,还没有形成天地,上帝就化身成混沌,并化生水,水之神就是东南西北四帝,其中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东海西海之帝为斧凿,倏忽用斧凿劈开浑沌,于是天地开辟。这就是郭店楚简《太一生水》所云:“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

TOP

按浑沌又写作混沌、浑敦、混屯、混沦、浑沦、渾沌等等,有圆浑、质朴、敦厚、醇粹、温纯、昏懵、混浊、无分、元始等等含义。混沌可以说是上帝黄帝的前身或化身,也可以说是黄帝的儿子!《 世本 》:“黄帝又曰帝鸿氏”。《左传•文公十八年》杜注:“帝鸿,黄帝”。《 五帝本纪 》正义:“黄帝,……又曰帝鸿氏”《左传.文公十八年》:”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德,丑类恶物,顽嚣不友,是与比周 。天下之民,谓之浑敦。”,

TOP

扎实的工作,这对汉语创世神话研究大有助益。汉语神话历经改造和文字化,只留下只言片语。新出土的文献是最直接的证据。汉语神话遂得以口头-文字-口头诸般转换,这也是它不同于汉藏语其他语种口头神话的地方。

TOP

谢谢张管理员的肯定与支持!!希望中国创世神话能有更完美的形式出现!!

TOP

有人问:谁是最早的神?可以肯定地说,皇天上帝就是最早的神!!上帝黄帝的儿子是浑沌,水神南海北海之帝倏忽以七日凿浑沌而开天辟地,和郭店楚简所云:“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是相当吻合的!!

TOP

关于浑沌与盘古的关系,《神龟文》言:“盘古又曰浑敦氏”。《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卷八十三引《补衍开辟》亦说:“天人诞降大圣。曰浑敦氏,即盘古氏,初天皇氏也。”盘古的说法是后来的,有研究说是从印度传入的,也有说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至今仍在流行盘古神话!不管怎样,中国原始开天辟地大神应该是混沌,也就是上帝黄帝化生出的浑沌!上帝续化生出的水之神四帝,起到了辅助帮手创造世界的作用!!

TOP

关于黄帝与炎帝水火之战,有相关文献:
《银雀山汉简二.阴阳时令占侯之类—238页》釜法:此黄帝之见敌,不假灼龟而卜
兵阵.木阵直。土阵圆。水阵曲。.金阵[方。火阵锐]。(二)2016
……[北方以水阵,司]寇先应。南方以木[阵]2017,[司空先]应。东方以金阵,司马先应。西方以火阵,[司徒先应]……2018
(一)斗,北斗七星。咸池,星宿名。《史记.天官书》:“西宫咸池,曰天五潢。”《正义》:“咸池三星,在五车中,天潢南,鱼鸟之所托也。”
(二)《北堂书钞》卷一一七“圆者土,方者金”下引《黄帝闻玄女兵法》:“敌人为曲阵,已以圆阵攻之。圆阵者,土阵也。敌人为直阵,已以方阵攻之。方阵者,金阵也。”《太平御览》卷三O一引《黄石公纪》:“彼以直阵来者,我以方阵应之。方来锐应之。锐来曲应之。曲来圆应之。直木,方金,锐火,曲水,圆土也。各以能克者应胜之。”阵者,土阵也。敌人为直阵,己以方阵攻之。方阵者,金阵也。”

TOP

关于黄帝与炎帝水火之战,有相关文献2:
《文子》赤帝为火灾,故黄帝擒之。
《吕氏春秋.荡兵》 兵所自来者久矣,黄、炎故用水火矣。

TOP

上帝是未有天地前最古的天帝,先生浑敦后生水,开天辟地分阴阳生日月,四时循环造人万物茁。这个上帝是谁?就是黄帝!因为黄帝是皇帝,也就是皇天上帝或昊天上帝。《尚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上帝监民……皇帝清问下民……”此皇帝即上帝,亦即黄帝已明。开天辟地混沌可以说是上帝黄帝的儿子!《 世本 》:“黄帝又曰帝鸿氏”。《左传•文公十八年》杜注:“帝鸿,黄帝”。《 五帝本纪 》正义:“黄帝,……又曰帝鸿氏”《左传.文公十八年》:”昔帝鸿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谓之浑敦。”

TOP

[唐]罗隠撰《 谗书.蒙叟遗意》: “上帝既剖混沌氏,以支节为山岳,以肠胃为江河,一旦虑其掀然而兴,则下无生类矣。於是孕铜铁於山岳,滓鱼盐於江河,俾后人攻取之,且将以苦混沌之灵,而致其必不起也。呜呼,混沌则不起矣,而人力殚焉。”

TOP

回复 17# 的帖子

盘古神话源于南方古代民族应当是可以肯定的。其一,盘古出现在汉文古籍的时间较晚,且为引述。其二,盘古神话在中原并无普遍崇拜,特别是跟女娲、伏羲的庙宇和崇拜相比更甚。其四、南方民族地区盘古崇拜盛行,特别是广西来宾。其五,苗瑶、壮侗语族创世神话中有印证。
还想请教老师,您认为创世神话与造人神话、洪水神话关系如何?创世神话在神话学研究中是否占据核心地位?

TOP

引用:
原帖由 张多 于 2013-3-30 22:30 发表
盘古神话源于南方古代民族应当是可以肯定的。其一,盘古出现在汉文古籍的时间较晚,且为引述。其二,盘古神话在中原并无普遍崇拜,特别是跟女娲、伏羲的庙宇和崇拜相比更甚。其四、南方民族地区盘古崇拜盛行,特别是 ... 您认为创世神话与造人神话、洪水神话关系如何?创世神话在神话学研究中是否占据核心地位?
呵呵,谢谢管理员的关心与支持!!我可不是老师,只是一般的神话爱好与研究者。我认为创世神话与造人神话、洪水神话之间是互相关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不可分割的。天地是人类生存的舞台,只有开天辟地才有万物与人,将开天辟地作为创世神话的主体是毫无争议的。俄国学者李福清在《神话与鬼话》中指出“人类起源神话是创世神话的一部分,而且大概是较古老的部分,因为宇宙观是较发达意识的产物,所以通常较原始的民族没有创造宇宙或解释宇宙结构的神话,只有人类起源神话。”我国学者陶阳,牟钟秀也在《中国创世神话》中指出:“人类起源神话在创世神话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它不但与天地开辟神话一起,共同构成了创世神话的两大基本主题,而且往往是系列创世神话的中心。”洪水神话是世界性的关于宇宙毁灭和人类再生的神话,也可以说是创世神话的后续部分。

TOP

整理融合修改稿第一部分:
上帝开天辟地创造万物
                                            ---邱建平
       遂古之初,上下未形⑴。恆先无有,朴、清、虛。朴,大朴;清,太清;虚,太虚;惟虚惟无;虚清为一⑵,有一而未形⑶,神微周盈,精静不熙;幽清寂寞,冥昭瞢闇,惟帝存焉。帝者,上帝也,字道,名太一,号黄帝,又号自然,更有太帝、帝俊、帝鸿之诸异称。帝也者至贵,莫知其原,莫知其端,自古以固存;帝者体太一,散形为混沌元气,聚形乃无极道身,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合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盖生物之主,众神之本,兴益之宗也⑶。浩漫太虚,寂兮寥兮,立于中央,浮游六虚,出入幽冥,神与化游,獨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 ,可以爲天地母⑷。
      恍兮惚兮,惚兮恍兮, 如是一千七百五十劫,观混合之未别,窥浊清之未分,帝乃启迪元功,含元出气,气是自生⑸,生其六气--水火金木土谷:谷之气,轻纱曼舞, 幽艳缭绕,太阴之元气也,西华至妙之气为其最美者也; 水火金木土之气,五彩缤纷,变幻万千,五行之气也。上帝有好生之德,亦有情有信,观此新气象,执大同之制,含元秉阳,舒精吐光,帝无碍平等神通之光普放,照烛一切,恩宥在非常;复流精生一,灌浇甘露之水,恩泽遍于十方;再调泰鸿之气,六气为之感焉。水为一也,一也者,形变之始也,有一而有气,有气而有意,有意便有气化形。
谷沐浴于神光甘露,萌芽吐叶,茁壮成长为一黄金树,树高千丈有余,摇曳生姿于宸阙前。倏忽三千载,金花七十二为之开。如是又三千载,七十二金花幻形为七十二妍姝。其最艳丽者乃西华至妙之气所化,彼仰吸天元,时感帝之情真意切,遂脱去花卉之胎,幻形为一女体,人形具足,名之曰西王母,即金母。王母天姿绝妙,出而能言,然五内郁结一缠绵难尽之意,时常暗叹:“我惟帝女,上圣好生之德,将奚以报之也?”其余之金花亦幻化为玛祖婆、观音、华胥、女登、女节、 羲和、常羲、雷祖、彤鱼、斗姆等七十二神母。⑹。
      西王母者,谷神,亦云浴神或毓神,即月神⑺,阴之宗也,姓自然⑻,字太虚,号王母。谷神不死,死则又育,莫知其始,莫知其终,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⑼,上帝乃会王母于天之央昆仑,阴阳交欢,西姥戴胜,黄神啸吟⑽,一上一下,合而成章,共浴爱河,絪緼玄黄,五行期化,遂生混沌。混沌既为黄帝之元子⑾,亦即俗呼之盘古也⑿。混沌究为何状?古经书有云:“天山昆仑有神焉,身长千里,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视为昼,暝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是识歌舞。有腹无五脏,有肠,直而不旋,食物迳过,不饮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天使其然,名曰浑沌”。然则其内又如何?曰:混沌如鸡子,浑然太虚,实乾坤之橐籥,昏昏默默,芒芠漠閔,澒蒙鴻洞。有水火金木土五者混于其内,硬者如瓜子,软者如瓜瓤,内有黑赤白青黄五色,亦溶化其中⒀。却说太一生水,汪洋平靜,寂然清澄,横之而弥于四海⒁,恩泽五行之气,黑赤白青之气乃喜遇神母而幻化为四海之帝忽倏凿斧及四海之神禺彊、不廷胡余、弇兹、禺猇与黑赤白青四色龙;黄帝曰:“土气胜”。土气胜,故其色尚黄,其事则土 。土之黄气乃感遇神母附宝而幻化为中央土神后土与黄龙,后土与黄龙遂为上帝之佐,以抚四方,余各归一方。
        话说“太极之初,混沌未分”⒂。“阴阳未分,其气混沌”⒃。《易.系辞传》曰“太极生两仪”。《淮南子.说林》则云:“黄帝生阴阳”。是时,东海之帝为斧,西海之帝为凿,“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遇于浑沌之地 ,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⒄。混沌既为倏忽挥斧凿所开,天地乃为之诞矣。由是“清陽爲天,含白青黑赤黄,为五色祥云;濁陰爲地,亦含白青黑赤黄,为五色石泥。硬者带去上天,人观之为星。神于天,聖于地,天高一丈,地厚一丈,如此一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故天去地九萬裏。混沌长息仰卧于斯矣,上帝既剖混沌氏,以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其中头为东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是为四极以承天;腹为中岳昆仑,乃地之中,脐为昆仑之瑶池,玉籥(命根)为地之柄昆仑之天梯建木,上可通天;以血液为河流,以肠胃为江湖,脂膏为海洋,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气成风云,声为雷霆,一旦虑其掀然而兴,则下无生类矣。於是孕铜铁於山岳,滓鱼盐於江河,俾后人攻取之。”⒅。上帝因之乃曰:“群群沌沌,窈窈冥冥,为一囷。无晦无明,未有阴阳。阴阳未定,吾未有以名。今始判为两,分为阴阳,离为四时,刚柔相成,万物乃生。行法循道,是为牝牡。牝牡相求,会刚与柔。柔刚相成,牝牡若形。下会于地,上会于天。得天之微,若时者时而恒者恒,地因而养之;恃地气之发也,乃梦者梦而兹者兹,天因而成之⒆”。
       有熊雹䖒,又曰太皞伏羲,东海之帝斧也;出自华胥,居于雷夏; 昔黄帝以雷精起, 龙身人头,始为雷雨之神,临居于雷泽;一昼黄帝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使风伯扫尘,令雨师洒道,电以为鞭策,雷以为车轮,云腾雾驾,五龙比翼,神游于华胥之国,观夫山川胜状,怡然自得,喜而鼓腹,电闪雷鸣,普降甘霖,印大迹于华胥之州;王母孪生妹华胥游其上,乘空如履實,云雾不礙其視,雷霆不亂其聽,美惡不滑其心,山谷不躓其步,至雷泽奄见上帝之大足迹,心忻然悦,以足履之,足不能满,履其拇指之处,心体歆歆然,青气萦绕,遇上帝之甘露化作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三年而生宓牺与女娲。伏羲长九尺一寸,望之广,视之专,其相日角龙颜,蛇身人面,牛首虎鼻,龟齿龙唇,渠肩大腋,珠衡骏亮,修目白毫,须垂委地。是襄天地,是格参化,以助上帝。未有男女,梦梦墨墨,亡章弼弼,鄙晦水沔,风雨是於。乃取  [且徙]氏子之子曰女填,字曰女娲,实乃伏羲妹也,人面蛇身,牛首虎鼻。洪水滔天,伏羲女娲依青龙上天,得存其命,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伏羲左巡行,女娲右巡行。帝感其诚,亦尔相知,契许相逢,遣其和合,於是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今时人取妇执扇,象其事也;伏羲复以樹葉覆面,女蝸用蘆花遮面,共為夫妻,今人交禮,口昌妝花,自此而起,懷任日月充滿,是生子四神:伥曰青檊,字秉,秉司春,春神也;二曰朱四檀,字且,且司夏,夏神也;三曰翏黄橪,字玄,玄司秋,秋神也;四曰油墨檊,字涂,涂司冬,冬神也。未有日月,星辰未亮,昼夜昏冥,四神相代,乃止以为岁,是惟春夏秋冬四时⒇。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4-8-18 23:35 编辑 ]

TOP

上帝既从混沌中开天辟地,又创造万物,遂于“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其中造人工程最为繁复,皆因万物悉备,莫贵于人,惟人万物之灵。黄帝主德,物得以生,乃聚女娲、王母、伏羲、后土、上骈、桑林诸神而谋,杂然相许。女娲以七十化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女娲之肠又化生十女神相助,纤纤众手巧而妙,乃引绳絚于泥中,举以为人。后土则助女娲生骨骸,黄帝助生阴阳,上骈助生耳目,桑林助生臂手,然则后土禀以形体,王母教以言语,上帝授以魂魄。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凡庸者,絚人也。后人每岁为此纪念:“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莱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薄为人,以贴屏风,亦戴之头鬓。又造华胜相遗”
       千又百岁,日月夋生。黄帝字曰俊,妻羲和,生十日而作占日。汤谷上有扶桑大木,居水中,叶似桑树,又如椹树,长丈,大二千围,两两同根生,更相依倚,羲和浴日于甘渊扶桑,十日嬉戏沐浴,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日旦出扶桑,暮入细柳、若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问曰:日长几许,形儿何似?答曰:日者火龙之精,有四头,披金银璧玉鸟,有十六足,足长一千里,热如火,周匝一万八千百里,有金暖日光,是以天下热。帝妻常羲,生月十有二而作占月,亦浴月。问曰:月广长几许,中有何光?答曰:月者是水龙之精,有四头,披金银宝璧玉,周匝一万一千六百里,亦有十八足,足下有一千里冷如冰。中有暇蟆及兔子,此之是也。黄帝命大挠,作甲乙十干以名日,立子丑十二辰以名月,又以鸟兽十二辰属之,以成六旬,谓造甲子也。历者天地之大纪,上帝又观伏羲之三画成卦,八卦合成二十四气,即作纪历,以定年。暾出东方,人丁兴旺,万物霜天竟自由,伏羲氏因时兴利,教民田渔,时则有网罟之歌;神农继之,教民食谷,时则有丰年之咏;黄帝备物,始垂衣裳,则有龙衮之颂。”


[ 本帖最后由 日剑 于 2013-10-28 13:56 编辑 ]

TOP